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232章 傅嘉贝,我喜欢你

第1232章 傅嘉贝,我喜欢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傅嘉贝,我喜欢你!】

    【傅嘉贝,我没有骗过你!】

    【傅嘉贝,我在对面3012等你!】

    看清楚三只氢气球上分别写的字,傅嘉贝呼吸狠狠一窒。

    他心跳瞬间便失速了,猛然转身冲出了办公室。

    总裁办,几个秘书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给搞的无比震惊和兴奋。

    想不到啊,竟然有女孩子敢这样高调的表白他们高冷的小傅总。

    这样难得一见的事情,他们简直比傅嘉贝都要激动,全部扑在了落地窗前,兴致勃勃的盯着外头的表白气球和无人机看。

    “我的妈呀,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生猛主动的吗?”

    “对面的3012?那不是酒店吗?这女的公然约炮咱们小傅总吗?厉害了!”

    “我赌咱们小傅总绝对不会赴约,这女的要悲剧了……”

    几个文秘助理正议论着,突听砰的一声响,几人回头看,就见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打开。

    接着傅嘉贝从里面一阵风般冲了出来,没等几人反应过来他已经快步进了专用电梯,彻底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电梯门关上良久,几个文秘还呈现原地石化状态。

    尤其是那个打赌傅嘉贝绝对不会赴约的秘书,整个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咱们傅总赴……赴约去了?不是吧……”

    “说不定傅总是怒气滔天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的算账去了呢。”

    小张开口猜测道,几个文秘竟然一致点头,觉得这样才符合他们家高冷小傅总的人设。

    这时候,办公室里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小张上前接了电话。

    电话是周瑾打过来的。

    傅嘉贝给周瑾打了电话,周瑾汇报了情况偏偏傅嘉贝这边一点回应都没有。周瑾无比担心,只好将电话又打进了总裁办。

    “小张,傅总呢?”

    “周助啊,傅总这会儿可忙着呢,你不知道,刚刚竟然有人用无人机和气球冲我们傅总表白嗳!我跟你说周助,你绝对是错过了一出世纪大戏!”

    小张兴奋无比的说着,周瑾却愣住了。

    表白?肯定是曾小姐了!

    怪不得傅少都不搭理自己了呢。

    而对面的大楼,曾明悦站在酒店的窗前,惦着脚尖,神情紧张的盯着对面。

    她手中紧紧拿着无人机的操控盘,放在手柄上的指节因为用力而微微发抖。

    曾明悦的额头和手心都冒出了汗,她无比的紧张,微微咬着唇,唇色都被咬的有些发白。

    她其实没去过傅嘉贝的办公室,并不知道他办公室的具体位置,她也不确定傅嘉贝现在是不是在办公室里,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表白和解释。

    这是她给自己的最后的机会,如果他看不到,或者他没有在办公室,亦或者他看到了,但是无动于衷。

    那么她就真的要放弃了,放弃这一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暗恋。

    因为暗恋真的是太苦了,尤其是在靠近了他以后,曾明悦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当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时,曾明悦心跳都停止了。

    她猛地转过头,目光紧紧盯着门,神情是惊喜紧张的。

    是他看到她的表白和解释,是他在门外吗?

    曽明悦迈步就往门口跑,慌慌张张的开了个房门,“傅……啊!”

    房门刚刚打开,曽明悦还没看清楚门外站着的是谁,就有不知什么东西泼溅在了她的脸上,液体溅进了眼睛里,火辣辣的疼。

    曽明悦不觉闭上眼睛,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曽明悦?”

    她闭着眼睛,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响起。

    曽明悦使劲揉着疼痛的眼睛,“你是谁?要做什么?”

    见她没有否认自己就是曽明悦,门外站着的两个女人顿时就发起了疯。

    “果然是你这个贱人,嫌贫爱富,老娘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女人!”

    “咱们女人的名声都是让你这种贱人给败坏了的!打不死你个狐狸精!”

    曽明悦鼻子里满是酒水的味道,她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被泼了一脸的是红酒。

    她睁不开眼睛,就听到两个义愤填膺的声音,接着她的头发就被抓住,使劲的撕拽,衣裳也被另一双手撕扯。

    “打死你这种女人!”

    “勾搭有钱人就那么好?给老男人当小三也比跟着为你险些丢命的穷男朋友好?老娘抓花你这张妖精脸!”

    两个中年妇女都是富家太太,同样饱受老公被年轻姑娘勾引的痛苦。

    因此两人刚刚看到曽明悦进了这间房,便相信了网络上的那些话,将曽明悦当成了抛弃痴情男友,一心要去攀附权贵,给人当小三的那种女人。

    她们找上门,简直将曾明悦当成了破坏她们家庭的小三一样,毫不留情的在曽明悦的身上发泄她们的怒火和生活上的痛苦。

    “我没有!网上的都是虚假新闻,我真的没有!你们放开我!啊!”

    “你们这样我……我要报警的!放开我……”

    曽明悦的眼睛里还充斥着酒液,根本睁不开眼睛,她被两个疯女人打的只能不停后退,狼狈躲闪。

    她们像是疯了一样,对着她又抓又掐,拳打脚踢,完全不听曽明悦的解释。

    曽明悦被狠狠推了一下,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往后倒,后腰重重撞在了靠近门口的长桌角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她疼的弯腰,生理性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

    “贱人还装可怜,让你哭!”

    其中一个中年女人上前,一脸凶狠的揪着曽明悦的头,迫使她抬起头,扬起大巴掌就恶狠狠的往曽明悦的脸上扇了过去。

    “啊!”

    只是她的巴掌没能落在曽明悦的脸上,反倒手腕被人狠狠拧了一下。

    那女人疼的惨叫一声,抓着曽明悦头发的手都不自觉松开了。

    “滚!”

    伴随着一声沉喝,曽明悦也落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耳边响起男人熟悉有陌生的声音。

    她身子僵了下,接着本能的往那怀抱缩了缩。

    察觉到曽明悦的动作,傅嘉贝心里更加自责和心疼,他揽在曽明悦肩头的手轻轻拍抚,低头柔声道。

    “别怕,是我。” 曽明悦的眼泪便一下子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