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101章 乖乖的,不要乱跑

第1101章 乖乖的,不要乱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沈亦修怀疑他不给嘉宝唱歌听,她能这么一直嘀咕下去。

    他微微侧头,开口道,“我唱歌不大好听,给你讲故事听吧?”

    嘉宝得逞的眯了眯眼,也不为难他,点头道。

    “好啊!那你讲吧。要讲好听的故事哦。”

    沈亦修沉默了一瞬,缓缓开口。

    嘉宝竖着耳朵,谁知道他却吐出一串她听不懂的S国地方语来。

    嘉宝一头黑线,抬起头控诉的盯着沈亦修。

    “你搞什么啊!”

    “讲故事哄你睡觉啊。”

    “可是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这叫什么讲故事!”

    嘉宝觉得他是诚心逗自己呢。

    “听不懂才容易睡着,要是听的懂,心神都用来听故事了,哪儿还睡得着呢?”

    沈亦修却安抚她道,他说着拍拍嘉宝的肩背,又讲了起来。

    嘉宝居然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她勉强接受了沈亦修的理由,靠着他闭上了眼眸。

    他又开始讲了起来,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不过声音是真的好听。

    低沉舒缓,而且S国的语言被他念得跟轻声吟唱一样,听一会儿,竟然觉得和唱歌有点像。

    嘉宝听着听着就睡了过去,唇边还挂着一丝笑意。

    沈亦修见她睡着,又抱着她坐了一会儿,他才将她放倒在床上,托着她的头将她安置在枕头上,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他今天一直没有去公司,需要去公司一趟,另外,下午他还约了杰森,必须去和他见上一面。

    虽然很想留在家里陪着嘉宝,但是沈亦修还是出了门。不过这一次,他从他的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并且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密码。

    弄好后,他又担心她自己乱跑会有危险,又在下面备注了一行。

    乖乖的,不要乱跑,我很快回来。

    沈亦修只在公司绕了一圈处理了两份加急文件就离开了公司。

    他开车从程氏大夏出来,前往和杰森约定的老地方。

    只是车开出三个路口,沈亦修便敏锐的察觉到了后头有辆车一直在跟着自己。

    他神情微凛,冷冷的勾了下唇角,突然扭转方向盘,将车穿插进了另一条车队。

    之后他就一直在穿梭,速度也跟着提了上来。

    “少爷,他发现我们了。”

    后头的车上,一个黑衣大汉开着车,目光紧盯快要消失在车阵里的黑色悍马说道。

    “追上去!”

    后车座,燕捷依靠着椅背,冰冷的脸上带着几分戾气,目光也盯视着前头沈亦修的车。

    他已经查,嘉宝到s国以后便和沈亦修这个男人碰到了一起,然后这个男人不知道将嘉宝带去了哪里。

    “是,少爷。”

    只可惜跟了两条街,他们还是将人给跟丢了。

    “废物!”

    燕捷有些恼怒,一直找不到嘉宝在哪里,这已经让他够暴躁了,现在居然还被沈亦修给甩掉了。

    他一脚踹在了驾驶座上,前头一米九多,两百斤的肌肉黑衣男也被踹的微微震了震,头上冒汗,大气也不敢出。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其实从公司跟出来的不止燕捷一个人,还有一辆车也不声不响的跟在后头,是程紫怡。

    只是程紫怡的车技太烂了,只跟了半条街就将沈亦修给跟丢了。

    完全失去了沈亦修的踪迹,程紫怡心里愈发焦躁不安。

    她想了想,调转车头直接往郊区开去。

    程紫怡的父亲程国栋六年前得了癌,一病不起,这几年连做了三次大手术,身体极不好。

    程家专门在郊区盖了一座清雅的别墅,特聘了不少的医疗人员照顾程父。

    程紫怡将车开进了别墅,下车就见程国栋坐在草坪的太阳伞下喝茶晒太阳。

    她跑过去便扑在了程父的膝盖上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紫怡快别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谁惹了我们程家的小公主伤心啊,爸替紫怡教训他去!”

    程国栋就程紫怡一个女儿,程紫怡的母亲早逝,程国栋心疼女儿年幼丧母,对女儿很是宠爱。

    程紫怡从小娇生惯养,性格任性,程国栋对这个女儿完全没有办法。见女儿哭的伤心惶恐,他忙不停的安慰。

    程紫怡抬起头,“爸,是修哥哥,他不理我了。”

    程紫怡说着就又哭了起来,程国栋蹙眉,有些头疼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呢,亦修就是性子冷,你别总胡思乱想,多关心关心他……”

    其实对于女儿和沈亦修,程国栋也非常的无奈。程氏是沈亦修救回来的,而他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过世。

    程紫怡能力不足,根本就受不住程氏,程紫怡是必须嫁给沈亦修的,若是没有沈亦修的庇护,等他过世了,这个女儿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可是偏偏程紫怡和沈亦修的感情一直都没进展,可这种事情程国栋也帮不上忙啊。

    “可我还不够关心他吗?他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呜呜,我这些年还不够努力吗?他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

    程紫怡愤懑的咬着牙,脸上是求而不得的痛苦和不甘。

    “紫怡,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程国栋让佣人拿了热毛巾,给程紫怡擦了擦脸才开口又问道。

    程紫怡摇头,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她在程国栋的身边儿坐下。

    “就是……就是感觉修哥哥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从他出差回来,我就只接机时见过他一面,后来我约他吃饭他也不应,发信息给他,他也都不回……”

    程紫怡没说,那天逛街她好像还看到沈亦修陪着个女孩子。因为她也没看清楚,所以并不确定。

    但是这让她心里都是不安,很恐慌。因为她很清楚,如今的一切都是靠欺骗得来的。

    沈亦修是因为感恩,所以才帮忙管理程氏集团的。他也是因为她骗他,以为他真的和她是他的青梅竹马,才默认她未婚妻的身份的。

    要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谎言,她肯定会失去他,失去现在的一切。

    “嗨,我当多大的事儿呢,原来就这些啊。”

    程国栋闻言摇头失笑,只以为是女儿公主病太敏感了。“亦修他的性子本就淡,许是公司最近太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