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曲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割腥啖膻(2)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割腥啖膻(2)

作者:诸夭之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长安曲最新章节!

    上官皓月眸色极淡地看了苏浅一眼。直接漠视了她的批评。

    一个手快的玉米桩子伸手够她丢掉的那块肉,上官陌手一挥,肉落入炭火之上,滋啦啦一串响声,瞬间一股焦香。手快的玉米桩子一脸冷汗踉跄闪了人。

    其他人就都擦了擦额角。

    “干嘛吓唬人?”苏浅含笑嗔了他一眼。

    “手痒,挠一挠,没留神。”上官陌淡淡看了她一眼。

    苏浅抖了一抖。

    “你们别光顾着吃,还有两个炉子,去帮忙烤肉。”三皇子上官克白了一眼大快朵颐的浅陌二人。

    苏浅扬了扬手中的鹿肉,笑嘻嘻道:“吃,我就可以,烤就别指望我了。只怕烤出来没人敢吃。”话落,眼角的余光瞥向上官陌。尊神在此,谁还敢造次?

    克三皇子没漏掉她眼角余光,轻哼了一声,不屑地道:“你怕他做什么?银样镴枪头,只会唬人罢了。”

    苏浅吃吃笑了两声,唬不唬人,你克三皇子不是最清楚么?

    上官陌从袖中拿出一方丝帕,拭了拭苏浅嘴角的酱渍,又给自己擦了擦,将丝帕叠得整整齐齐搁在一旁,挽了她的手,来到闲置的那个炭炉子旁,笑着道:“你帮我挽挽袖子。既然说我很会做菜,总不能让别人说是你故意夸大其词我,白担了个银样镴枪头的名声。”

    他一笑起来,仿若流风之回雪,闲适从容中带了点飒飒凉意,围坐的不但含羞草们心扑扑跳,连小萝卜头子玉米桩子也是一滞,心里眼里只觉得他这种做派连男人也能动容,想要从他手中抢得美人青睐是绝无可能了。但又一想,今日能有幸来此一睹美人芳容,已算心满意足矣。

    苏浅眨了眨眼。克三皇子口中的银样镴枪头是这般解释的么?将他的袖口往上挽了挽,刚好把袖口玫瑰刺绣遮住,露出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手来。瞄了一眼,又将衣袖往下松了三分,遮住一半玉手,低声道:“真想把你雪藏了。你看那一串想要吃了你的目光,简直如狼似虎。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上官陌还未开口说什么,就听上官皓月道:“师兄如今越发不拘小节了。”自然是在讽刺他大庭广众之下让苏浅给他挽袖子与她眉来眼去。

    上官陌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低下头从容拿过两把串好的肉串,极是熟练地烤了起来。边烤边低声与苏浅道:“其实我更想雪藏你。今日赏的不是梅花,是桃花。温饱思其它,说的就是这些人。”

    苏浅哧哧笑了两声,拿一枚炭镊子帮他翻弄炭火,道:“你居然连烤肉这种事都会。啧啧。”

    “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上官陌答得诚实诚恳。

    苏浅瞪大了眼睛。她知道上官陌素有天纵奇才的美名,很有本事。但所谓的本事不包括庖厨里的事吧?这人居然连庖厨的事都这么有天赋,无事便能自通,堪称……“变态。”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上官陌偏头看向她。

    她抖了一下,立即反口:“我说杀鹿的人很变态。你有没有也这么觉着?那么可爱的野生动物都忍心下杀手,你说不是变态是什么?在我们那里野生动物是受保护的,就不能随意乱捕杀。”

    一圈的人便恍然:原来苏国是这么仁义仁善的国家。以前倒没听说苏国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条文……貌似,听说苏皇有时候也会搞搞围猎的活动。

    上官陌语气平淡地道:“你开始吃荤以后反倒心变得仁慈善良了。以前杀人的时候也没见你手软一下,亲上战场杀人如砍瓜切菜你都没眨过一下眼睛的。”

    一圈的人就讶异地睁圆了眼珠子,心里又惊又怕:本来以为是个女娇娥,谁想竟是个女修罗。还是特狠辣那种。想起来传言中说苏浅杀人如麻,干净利落狠辣无比,今日从上官陌口中得到证实,倾慕她的纨绔们心都凉了半截。

    是吓凉的。

    苏浅白了一眼上官陌,剪剪桃花她不反对,但用这种丑化她的方法她会很难过好不好?再者,她是上过战场,但都是作为指挥者观战,亲下战场杀人这种事她真没干过,私心里以为杀武功高强的强者她能下得去手,但战场上的兵哥哥在她看来其实算是弱者,她真下不去手。

    吧唧吧唧嘴巴,声儿有点大:“你手上染的血不比我少,杀人如麻说的就是你。不知道一会儿哪位少爷公子小姐的敢吃你烤的肉。”

    上官克拍了拍手,“我真喜欢你们互相拆台。鼓掌,继续。”

    一个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做大事的人哪个手上不染几个人的血?陌太子是天纵英才的英雄,谋的是大事业,杀几个人算什么?能吃到陌太子烤的肉,三生有幸。”苏浅转眸朝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这人她还真认识,叫李玉卿的,定国将军府的次女,正和楚鱼坐在一起。以前轩王过生辰的时候跳过舞的。

    烤肉的几位都朝这位望去。眸中各种颜色。

    “将门虎女,李小姐高见。”苏浅朝她竖了竖大拇指,又补了一句:“一会儿烤好了我先送几串给李小姐,难得有人如此为他说话。”

    李玉卿脸红了红,声音低了低,怯怯地:“天下间哪个女子不这么认为?玉卿不过是说了大家想说的。”

    烤肉的几位又望了她一眼。眸中只剩怜悯的颜色。

    苏浅抓了几串肉串,缓缓悠悠踱到她面前,往她盘子里一搁,笑道:“虽然每个女子都爱……呃,都仰慕他,认为他很好,但能像李小姐这么直言说出来的,还是第一人,谢谢你这么看得起他,这几串算是谢仪,李小姐别客气。他能为你烤肉吃,他的荣幸。”

    李玉卿看着碟子里还泛着血红色的肉串,脸色蓦地煞白,说话磕巴起来:“浅,浅萝公主这这这是在戏弄玉卿么,这肉根本没熟,怎么,怎么吃。”

    一旁的楚鱼补了一句:“这哪里是没熟,根本就是生的。”

    苏浅冲她粲然一笑,何其明朗的一张笑脸,楚鱼却只觉兜头一盆冰水,头皮都麻了起来。蠕了蠕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苏浅拿起一串肉串,冲李玉卿笑了笑,张口咬下一大口,嚼吧嚼吧,吞了,再咬一口,边咬边说道:“味道差强人意。李小姐尝尝。很难得的,下次再想吃可就不那么容易了,上官陌他不是经常有这种雅兴给别人烤东西吃的。”

    一圈的人脸色都惨白似雪。五六分熟的肉已经很是挑战他们的味蕾接受能力,这个连一分熟都没有。

    李玉卿脸色由白色转绿色。额角一颗冷汗,身体颤抖起来。

    茹毛饮血的蛮人!玉卿姑娘颤抖着想。

    苏浅继续道:“李小姐将门虎女,连这个胆子都没有?其实你回家问问你家老爷子,他上过战场,当该知道有时候战场上根本就不可能吃到烤熟的肉,一般就是把战马杀吧杀吧就生吃了。上官陌他其实也干过这事,楚渊表哥也干过,不信你问问。”

    楚渊胃抽了抽。战场上他饿肚子的时候有,生吃战马就真的没有了。这确属栽赃。

    却很从善如流,风轻云淡地点了点头:“大英雄都干过这事。”

    李玉卿更抖了抖。眸光看向一旁的楚鱼,那眸色是……怨毒?苏浅眨了眨眼,她觉得是怨毒。

    居然是怨毒。

    一身金粉牡丹的上官克搁下手上的活计,几步来到苏浅身边,扯起一根串子就吃了起来,吃完了又扯起一根,评价道:“不过如此。”

    楚鱼的脸白了白。她未来夫君啊。忒暴力野蛮。

    苏浅向他竖了竖拇指,做了个“你真仗义”的口型。

    上官克撇了撇嘴。回了个“你真愚蠢”的口型。

    “给李小姐留一串尝尝,你别都吃光了。上官陌烤的,李小姐素日求都求不来。”苏浅不满地望着他。

    李玉卿已经撑不住,眼里汪着两圈水泽,大颗大颗落了下来,呜咽了一声,抽身跑了出去。

    “咦,这不是定国将军府那位二小姐?这是谁把你欺负哭了?莫哭,有朕给你做主呢。”温厚的声音蓦然响起,众人都惊得起身离座,跪倒一片。

    有自称儿臣的,有自称臣女的,还有自称臣侄小子的,无不道一声“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楚皇正温和地看着委屈垂泪的李玉卿,身后是一大串的宫女太监,宫女手中全捧了酒坛,太监手中抬的却是梅花盆景。红梅开得正是娇艳时候,只可惜脚下雪景已凌乱不堪,实实当不上一个白雪红梅的艳景。倒是和沁梅苑中的梅树红白相映成趣。

    苏浅嘴角抽了抽,怪道楚渊说酒和梅都会有。

    李玉卿仪态万方地跪在地上,抽噎着道:“回,回皇上,并没有人欺负臣女。”

    将一个跪礼也能跪得仪态万方的,苏浅只见过楚皇后宫那些妃子们做到过。彼时她只觉得李玉卿是个胆子略大些的将门女儿罢了。几个月不见,真当刮目相看。如此进退得宜,十分有前途啊。她在心里叹了几叹,拎着根肉串子走上前来,道:“是我,皇上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