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制造商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八卦之心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八卦之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制造商最新章节!

    “行,那你睡吧,我走还不成吗!”李智想从床上蹦下去,不过被梦茹萍抢先一步把他给拉住了。

    “干嘛,你不是愿意我滚蛋吗,现在我就滚蛋,总行吧!”李智声音里带着几分火气,说心里话,他是真有些生气了。

    梦茹萍拉了拉他,小声嘟囔了句:“大男人家的,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

    开玩笑?

    “好了啦,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叫你人渣,行了吧。”梦茹萍把李智拉回来,抱着他,拍了拍安慰道:“乖哦,不闹了,咱们睡觉觉,你不是人渣,你可是世界首富,冰魂集团的老板,我生命中的贵人,怎么可能会是人渣呢!”

    “……”

    李智都让她给弄乐了!

    “今晚上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李智岔开话题,问道。

    梦茹萍躺在李智怀里,嘟囔着说:“有个很重要的客人,多聊了会,这才回来晚了的!”

    “什么重要的客人,还得你这堂堂坠星楼经理作陪不可啊?”李智皱了下眉头,有些不高兴的问!

    “哎呀,知道了,以后不陪他们了还不行,面子这东西,还不就是我给你,你给我,咱们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整天拉着个脸色,拽的二五八万似得,谁的面子都不给是吧?”梦茹萍笑着哄道。

    爬起来,趴着在李智胸口上,借着窗外月光,看着李智的脸,问:“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过我这里的,也没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准备一下呀?”

    “我来,你不高兴吗?”李智盯着她似笑非笑的反问。黑夜对李智来说,已经不是事情了,他能视黑夜如无物!

    梦茹萍脸上一红,嘟囔了句:“高兴,怎么不高兴,就是感觉有点不真实。”

    “哪里不真实了?”李智抬起手来,摸着她的头发,笑着问。

    梦茹萍想了想道:“反正就是不真实,你肯定是突然没什么意思了,才想到我的对不对?你们这样的人,是不是越得不到的东西,在心里越想得到,一旦得到了,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也就不会在惦记了呢?”

    李智苦笑着抬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下,没好气的问:“这都是谁跟你说的歪理啊?你堂堂坠星楼大经理,也不像是那种蠢女人啊,怎么我感觉着,你现在就剩下蠢了?那些精明都跑哪去了?”

    梦茹萍往旁边躲了下,揉了揉脑门,轻声哼了声,说:“我什么时候精明过呀,我就是个蠢女人,一直都很蠢行了吧,你愿意睡一个蠢女人嘛?不愿意就离开,我又没勉强你来!”

    娇蛮,自卑,卖萌,还有微微的紧张,各种情绪都在梦茹萍身上表现着。兴许是借着酒意装疯卖傻,也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智才好。

    她总感觉着,自己和对方,是两个世界,不能交融到一起的人。

    “梦茹萍,你其实一点都不蠢,你是在这里跟我装蠢呢!”李智抱着她,问:“现在给你一个正式选择的机会,愿不愿意当我女人!”

    “什么愿不愿意当你的女人。”梦茹萍从李智脸上移开目光,不在看他黑夜里的眼睛,嘟囔着装傻说。

    “当我的女人,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这一生负责,愿意就点头!”李智把她的脑袋摆正过来,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神,笑着说。

    梦茹萍眨了眨眼睛问:“我要不愿意呢?”

    “不愿意?”李智邪笑了下,手一点点从下往上滑动,道:“你觉得,自己还有的选择吗?”

    “……”梦茹萍红着脸,白了他眼,嘟囔了句:“既然没有选择,那你还问我干嘛,来吧!”

    李智停下来,梦茹萍反而不乐意了,轻声扭动了下两下,低声说:“干嘛要停下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做好准备了!

    几个字把李智给逗乐了。

    “不后悔吗?”

    “你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女人!”梦茹萍幽幽嘟囔了句。

    好吧,那还等什么?

    ……

    清晨,梦茹萍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男人的影子。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叹息了一声,走了吗?走了也好,省的要彼此面对!

    从床上坐起来,眉头瞬间皱起来老高!

    “别动,谁叫你昨晚上表现那么生猛,现在受罪了吧,来,喝点粥!”李智推开房间门,端着个小碗走进来,笑着说。

    梦茹萍脸红到了耳根,嘟囔了句:“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把你睡了就走?我像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吗?在你心里,怎么就不能把我往好里想想呢!”李智笑着坐到床边,说:“过来喝粥!”

    “你做的?”

    梦茹萍好奇的问!

    李智干笑了两声,摇头:“我是坠星楼厨师给你做的,顺便帮你请了假!”

    “你,去坠星楼了?”梦茹萍皱眉头了下。

    “对啊!”

    梦茹萍苦笑着说:“那是不是,整个坠星楼的人,都知道你大老板昨晚上在我这里过夜了呢?”

    “是!”

    李智点头,并没有否认,把勺子放到嘴边,吹了吹,送到梦茹萍嘴边,平淡的说:“怎么,让你承认自己是我的女人,很丢人吗?”

    梦茹萍愣了下,摇头道:“不,我可没有这么想!”

    “张嘴!”李智等对方把粥吃进嘴里以后,才说道:“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你给我感觉,就是这个意思。”

    “好吧,我错了!”梦茹萍苦笑了笑,没在跟李智辩解什么,而是直接道了声歉。

    “知道错了就好!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是事实,你要是在乎世俗的看法,那昨晚上何必那样,还不如让我直接滚蛋走了呢!”李智淡然的说。

    梦茹萍心里暗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话说的,好像是自己想要你来的一样,是你厚着脸皮,硬闯进来的,连信都没给自己好不好。现在反而还怪起自己没让他走了,真是……人渣渣,大人渣渣,只会欺负女人的大坏人渣渣!

    李智皱了下眉头,瞪她眼,问:“我怎么感觉鼻子有些发痒,说,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

    梦茹萍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果断摇头道:“没有呀,我才没骂你!”

    “哼,没骂最好,要是再让我听见你叫我人渣……昨晚上没做的事情,全都让你体验一把!”李智哼了声说。

    昨晚上没做的事情?

    梦茹萍脸上一红,忍不住小声嘟囔了句:“大变T!”

    “说啥?”

    “没,没什么说人,我说想喝粥!”梦茹萍红着脸急忙改口说。

    一碗粥喂她吃完,李智问:“吃饱了吗?还有很多,我在去给你盛!”

    “嗯,还要吃!”梦茹萍声音里带着几分撒娇的说道,话音一出口,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李智忍不住一乐,笑着说:“这才对吗!”

    早饭吃的很温馨,从小到大,梦茹萍早已经不记得,有谁这么手把手喂自己吃过东西了。心里甜滋滋的,这种感觉,也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好像被什么填满了一样,很充实,连骨子里血液中都带着雀跃,欢快。

    “老板,我现在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梦茹彭躺在床上,两手扶着被子,脖子缩到里面去,眼巴巴的望着李智说。

    “什么做梦,你这脑袋里就是正经事情想的太少,杂七杂八的事情想的太多。”李智弯腰在梦茹彭脑门上点了下,笑着说:“我去下公司处理点事情,晚上会过来陪着你,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中午我让红姐她们给你送饭菜过来!”

    “嗯!”梦茹萍这下没在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李智低头在她脑门上亲了下,才抬起头起身说:“没事,那我走了啊!”

    “路上注意安全!”

    ……

    乐平小区门口,一直有人在远远的盯着。

    “走了,老板走了!”

    阿红瞪着眼睛问:“你确定吗?”

    “确定啊,我亲自看着老板上了小区门口的出租车,走了的,应该是真的离开了吧!”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去干活吧!”

    说完,阿红从坠星楼出来,朝乐平小区里走去!

    没走两步,又停了下,看着身后几个女孩,皱眉问:“你们不好好上班,都跟着我干嘛呀?”

    结果几个女孩没一人个搭理她,从她身边走过去,径直朝小区里走去!

    这些人,都是平常跟梦茹萍很要好的姐妹,也是坠星楼服务团队高级领班,李智亲自挖过来的那些服务员。

    她们可不是来跟着阿红的,而是跟红姐地目的一样,都是想去看梦茹萍的!

    谁还没有个三八之心啊!

    叮咚!

    门铃响儿了!

    梦茹萍刚想起来收拾收拾洗个澡,她这个‘重伤员’,还没到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无非就是刚破身,有些别扭,行动不便而已!

    打开门,看着外面几个姐妹,忍不住呆了下,然后紧接着脸上又一红,疑惑问:“你们,你们怎么都来了?”

    “嘻嘻,我们是看着大老板离开以后才来的!”

    “对呀,我们确定老板走了才过来的,茹萍姐,你昨晚上把老板拿下来了?”

    “快点跟我们说说,怎么个情形,是他勾引的你,还是你主动钓的他?”

    “一群小三八!”梦茹萍红着脸忍不住骂了声,转身朝房间里走去!

    几个人从外面进来,嬉笑着道:“切,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换了我们,早就……也就是茹萍姐你矜持!”

    “矜持个屁!”梦茹萍红着脸坐到沙发上,没好气的说:“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诚心过来看我热闹的对吧?没错,我让你们伟大的老板给糟蹋了,早上差点下不来床,现在知道你们心里好奇的事情了吧,想笑赶紧笑,笑完给我滚回去上班!”

    “嘻嘻,爽不爽?”

    “动有了什么姿势呀?”

    “老板知道茹萍姐你是第一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温不温柔?”

    梦茹萍都想跳起来踢她们的屁股,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苦笑着骂道:“合着你们就这么乐意我被人家糟蹋了?啊?你们一个个都是白眼狼,还有没有良心啊!亏我平常还对你们个个都那么好呢!”

    “茹萍姐,你这可就说错了哦,那可是老板,怎么能叫糟蹋呢!”

    “没错,那不是叫糟蹋,是叫宠幸。嘻嘻,茹萍姐,你偷着乐还来不及呢,我们为什么不高兴?”

    “别告诉我们,你对老板没意思哦,我们又不傻子!”

    “好了,你们几个都别闹了,没看茹萍脸色苍白‘重伤未愈’吗,还有事儿没?没事的都回去上班,我留下来陪她说说话!”红姐把几个女孩都打发走了,这才让梦茹萍耳根子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