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制造商 > 第三一十章 怂恿老魔

第三一十章 怂恿老魔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制造商最新章节!

    “这肉好香!”白冰玉吃着李智拿过来的兽肉,舌头差点没吞下去,嘟囔着:“这肉太好吃啦,我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这到底是什么肉呀?对了,映雪姐你那个小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东映雪说:“谁知道他干嘛的,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做什么的……不过人还好!”

    人还好?

    白冰玉眼珠子转了下,嬉笑着说:“映雪姐,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喜欢那个小男人?”

    “我也不知道!”东映雪沉默了会,才摇头,苦笑着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是感觉还不错。”

    在东映雪心里,把白冰玉当做姐妹,不然也不会带她回来。小时候两人,认识就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偶然,那时候大家还小,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圈子,只要喜欢,高兴,大家就在一块玩呗。

    转眼十多年,二十年过去了,联系还没断过。

    “感觉还不错,那为什么不让他做你的男朋友呢?反正你们之间都已经那个过啦!”白冰玉有些想不明白的问。

    她交过男朋友,而且不仅仅交过一个两个,从小到大,教过好多个男朋友,不过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爱。

    有好感就在一起喽,你给我买辣条,我给你买酸奶这样‘纯洁’的感情,当然,也不是没有男人想占过她便宜。

    这些人里,百分之八十,都让白冰玉的哥哥个打跑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白冰玉自己觉得不好,换掉的。

    磕磕碰碰,感情史上,也属于那种多灾多难的人。

    “不合适!”东映雪摇头说。

    白冰玉愣了下,眨了眨眼睛问:“为什么不合适,你们不是都已经那个过了,而且你也对他有好敢吗?”

    “没错!”东映雪犹豫了下,板着脸说:“他有女人!”

    “啊?”白冰玉瞪着眼睛说:“不是说比你小三岁吗,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呢?”

    东映雪苦笑着道:“他没结婚!”

    “没结婚?你刚才不是说他有女人吗,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我都快要让你搞糊涂了呢!”白冰玉皱着小眉头。

    “我的意思是说,他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女人。”东映雪轻声说。

    白冰玉瞪着大眼睛道:“脚踩两条船,我去,好狗胆呀,映雪姐这你都能容忍的了呀?”

    东映雪摇头说:“或许不止两条船那么简单,我之所以不答应他,就是因为我忍受不了!”

    “不止两条船?”听着东映雪的话,白冰玉有些目瞪口呆,想不明白的说:“既然他那么花心,你又忍受不了,不想跟他在一起,那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你的家里呢?”

    这好像不科学呀!

    “……”

    这个问题,东映雪没办法回答,难道让自己跟她说,虽然自己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但是心里还想着他吗?

    “好吧,感情上的问题,我也不太懂!”白冰玉没追问东映雪,而是小声嘟囔了句,眼睛转了两下,好奇的问:“看不出来呀,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还敢脚踩多条船,我有些纳闷哦,他有什么魅力,让你们这些女人,全部都围在他身边呢?”

    眨了眨眼睛,又补充了一句:“是因为金钱呢,还是因为能力?”

    金钱?能力?

    东映雪苦笑着,心道这两方面,好像对方都不缺少吧。要金钱有金钱,要能力有能力。

    除了太花心以外,还真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诸葛美丽说,他身上有帝王之相,桃花缠身,一辈子……”说道这里,东映雪停住了。李智是帝王之相不假,但是想称王称帝,好像还要过什么坎儿,并不是那么容易。这些东西,到不是不能对人说,但还是尽量少往外说的好。

    白冰玉也认识诸葛美丽,知道她的身份,哪怕是在京城,诸葛传人的称号,也不是白给的。

    “她真那么说呀?”

    “嗯!”东映雪点了点头。

    “好吧,感情上的事情,别人的意见只能做参考,最后的决断还是要自己拿主意。”白冰玉没在问什么,而是把经历都放到了桌上那盘切好的卤肉上。

    太对味儿了!

    一边吃着,脑子里还一边在想着,到底是什么肉呢,怎么会这么香,这么好吃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一下,从十全大补汤店里,花费三百万巨资,买走九斤兽肉的春三娘,李四,摩多三人。

    九个打包盒,一人三斤,不多不少正好九斤。

    “三姐,你说那小子,到底从那里搞到的这多灵兽肉呢?”摩多问春三娘。

    肉三人已经尝过了,确确实实是灵兽肉,肉里面含有的能量,吃一口能顶的上他们苦练三天的。

    强身健体对他们来讲,是次要的。

    更主要的是,灵兽肉里面含有的能量,能刺激身体,让‘修炼者’得到最实惠的好处,效果一点不次于百年野山参,千年灵芝那些大补之物。

    春三娘摇头:“谁知道呢,听着小家伙的口气,好像手里的灵兽肉还不在少数。”

    “要不,咱们去做他一票?”胖子李四从旁边插言进来。

    “你想死,你自己去,老娘可不奉陪!”春三娘细长的三角眼睛,翻了他眼,转身拿着手机走出去。

    修炼界其实和普通人早就混在一起了,很多普通人或许都是‘江湖人’,只不过是隐藏了身份。

    谁还没三俩个知进的朋友。

    灵兽肉对谁来说,都是好东西,三十万一斤的价格,说不便宜,不便宜,说不贵,也不是很难让人接受。

    至少不用去抢,去夺,会丢了性命。

    春三娘出去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准备把消息传递出去,看看有谁需要的,可以过来打听打听,至于还能不能从十全大补汤店那个年轻人手里,买到灵兽肉,能买到多少,那就不是她能保证的事情了。

    举手之劳,一个电话的事情,说不定做的好,就是一个难得人情。

    胖子李四,看着春三娘扭着水蛇腰,丰满屁股出去的背影,往地上呸了声,低声骂了句:“骚娘们,装什么人啊,我就不相信你对那家小店里的灵兽肉没想法。”抬起头来,看着细瘦高个的摩多,压低声音问:“老魔,要不咱们去弄他一票,半夜去,抢了就走,怎么样?”

    摩多眼睛不大,私下里大家都叫他‘老魔’,别看外表长得四五十岁中年人似得,其实年纪并不大,不过刚三十出头。

    抓了抓脑袋,低声道:“那什么,不好吧,三姐不说让咱们别惹事吗!”

    他到对春三娘挺敬佩的,因为春三娘,是他师傅一个师兄的徒弟,辈分上他得叫师姐,春三娘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人,摩多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好人,江湖上跑的人,又能有几个人,完完全全说是好人呢。

    无愧于心就行了,善恶两说,正邪也不是那好区分的。

    对于摩多,春三娘这两年,也算多有照顾,至少没让他吃过亏,上过当。

    “你不会一辈子都想听一个娘们的话吧?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她说不让你去,没准想背地里自己去呢,没看见背着咱们打电话去了吗!”胖子李四,哼了声,压低声音怂恿道。

    春三娘在外面的名声不算好,听说是跟过三四个男人,传闻只要是男人,就可以纳入石榴裙下。

    前几个月胖子李四找上门来,除了有一单生意以外,也不无对春三娘姿色身体抱有想法的意思。

    这几个月下来,别说纳入石榴裙下了,就特码连手都没拉过,人家根本就对他不理不睬的。

    要不是还想指望着从春三娘这里捞一笔,他早就走了。

    摩多眼神里闪过丝不悦,当着面骂他师姐,人家能干吗。胖子李四并不知到春三娘和摩多之间的关系,还只以为摩多是春三娘的跟班,仰慕者呢。

    这几个月,私下里胖子李四没少拉拢摩多,甚至有一次,两人喝醉了酒,胖子李四还怂恿着他,要把春三娘一块那个了呢。

    当时看着摩多脸色都变了,才找了个喝多了的油子,嬉皮笑脸的把事情揭了过去。

    “兄弟,不是当哥哥的说你,你跟在春三娘身边,那个*给了你什么甜头了?是让你睡过,还是让你摸过?特码的,光便宜了外头的汉子,咱们自家人,都不让玩一下,还想拿一副大姐大的派头约束咱们?实话跟你说吧,老子我早就瞧着她不顺眼了。”

    摩多眼神闪烁着,没有说话。

    “女人嘛,只要有钱,他妈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跟你说个实话吧,这灵兽肉确实价格不菲,那家小店里,存货也应该不少,至少有一头刚猎杀的灵兽。只要咱们做了这一票,下辈子吃花就该不愁了!”胖子李四压低声音道。

    不过,心里早就想好了,叫摩多过去,也就是帮自己打个下手,做做苦力,想跟他分灵兽肉?

    少想美事了,回头这票做完了,自己就把屎盆子 扣在他头上,让他替自己背这个黑锅,到时候自己正好脱身……嘿嘿,这傻小子脑袋里缺根筋,不坑他坑谁啊!

    “这事儿我得在想想!”摩多抓了抓脑地,道。

    胖子李四恨铁不成钢的,抬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巴掌,没好气的说:“还想个叽霸啊,干了这一票,回头哥哥想想办法,让你搞一回春三娘那个骚娘们,这样总行了吧?反正你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要不用特别的手段,想把她弄到床上去,肯定是没机会的。”

    看着摩多犹豫不决的样子,胖子李四又加了把火:“只要这事情办成了,回头你听我的,咱们合伙把春三娘擒下来,废了功夫,然后你还不是想怎么疼她,就怎么疼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哪怕就是让她给你生俩儿大胖小子,恐怕她都不敢有什么怨言吧,嘿嘿,不比你现在跟着她当狗似得,受指使强?”

    真够歹毒的啊!

    摩多眼神闪烁了下,像是想明白了一样,使劲点了两下头,咬牙道:“行,胖哥我听你的,不过咱们丑话可要先说在前头,春三娘是我的女人,你可不能碰她!”

    胖子李四差点没气乐了,心说这王八蛋还到挺护犊子的,不过这样也好。

    笑着道:“行,咱们可是好兄弟,你的女人我会碰吗?这点江湖规矩,哥哥还是懂的。”

    “那好,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什么时候下手?”摩多压低声音问。

    胖子李四眼神里闪过了丝阴冷,低声道:“事不宜迟,咱们今晚上就动身,省的生变故!”

    “行,那咱们今晚上就动手!”摩多咬牙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