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为僧 > 第23章 太上

第23章 太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她‘站在一丈外,惊奇的看着李慕禅:“无忌,你这是…?”

    李慕禅笑道:“潜龙式,师父觉得如何?”

    “好一个潜龙式!”龙静月收敛了惊奇神情,轻描淡写的点点头:“有点儿火候了!”

    李慕禅道:“潜龙式我最有心得,算是摸着门径了!”

    “嗯,不错。”龙静月颌首。

    白明秋一直与他切磋,对他的进境也了解,剑意这东西勉强不得,自己练得比他早,火候比他深,可总隔了一层东西,怎么也无法领悟其中的剑意。

    她轻飘飘一剑,一声鹤唳隐约响起,龙静月倏的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一丈外,讶然看着白明秋,露出笑容。

    白明秋露出一丝笑容:“师父,这一剑如何?”

    “好,你终于悟了鹤舞式剑意,不错不错,这次天渊没白来!”龙静月最终望向李慕禅。

    白明秋道:“确实是师弟的功劳!”

    “我这个徒弟收对了?”龙静月道。

    白明秋抱拳笑道:“恭喜师父!”

    龙静月道:“无忌,你还领悟了哪一式?”

    李慕禅笑道:“还有流水式。”

    “流水式?”龙静月讶然。

    天渊十二式中,每一式一个独立的剑意,彼此并不相关,都很难领悟,需要机缘与天赋,悟性与灵感,相互使用之下才有希望。

    而天渊十二式中也有容易之区别,像鹤舞式,鹰飞式,都算简单的,需要尽情的观察与揣摩鹤舞与飞鹰动作,令其融入自身,化为本能还有一丝希望悟到其剑意。

    一些剑意则很难悟到,几乎没什么希望,如流水式,白云式,是天地之行,想要尽窥其意,真是难之又难。

    李慕禅笑道:“请师父指教!”

    他说罢身前一片剑光流淌出来,仿佛清泉一般泻出,瞬间淹没了龙静月,她甚至没来得及逃脱。

    流水式看着从容细缓其实奇快如电,瞬间即至,而且会延缓对方的行为与反应奇异无比。

    “叮叮叮叮……”一片连绵不绝的清鸣声中,龙静月终于脱出剑光范围,来到一丈外。

    李慕禅赞叹:“师父真是好修为!”

    “臭小子,你是成心的吧!”龙静月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她若非仗着深厚的修为硬来,根本挡不住,剑光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想挡无从挡起。

    还好她对天渊十二剑浸淫很深数十年如一日的苦修,才能勉强留有一线机会,最终脱身。

    李慕禅笑道:“师父也没悟透十二剑?”

    龙静月道:“哪有这么容易!”天渊十二剑至今没人完全悟透,我只悟了四剑你这流水式我没能参透。”

    李慕禅笑眯眯的道:“这一式的威力还好吧?”

    “行啦!”龙静月哼道:“难得你能悟出这一剑,回去歇一歇吧,明秋你没时间歇息了,下山走一趟。”

    “是,师父。

    ”白明秋沉声点头。

    李慕禅道:“师父,师姐下山做甚?”

    龙静月道:“有两个外门弟子下落不明,让明秋查查看,到底是自己贪玩,还是遇上什么事了。”

    “师父,我马上出发!”白明秋蹙眉道。

    李慕禅忙道:“师父,我跟师姐一起吧!”

    龙静月摇摇头:“你刚上来,好好歇一歇这种小事明秋一人足矣,况且你还有别的事呢。”

    李慕禅看看白明秋,又看看龙静月,无奈的点头:“那好吧,师姐小心。”

    白明秋看也不看他一眼:“师父到底是哪两个不见了?”

    龙静月道:“无忌,先回去歇着吧。”

    李慕禅无奈的叹口气点点头,抱抱拳转身离开了。

    龙静月目送他离开,龙静月抿嘴笑道:“明秋,这般优秀的男人,就一点儿不动心?”

    “师父是知道我心思的,不想有儿女之情的羁绊。”白明秋哼道。

    龙静月摇头道:“你呀,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儿女之情最练心志,你要能入得地狱,又出得地狱,才算真正的超脱,不然的话,很难真正有成就。”

    “师父此话何意?”白明秋蹙眉。

    “想办法爱上无忌,再忘掉无忌,你就能真正无情了。”龙静月道:“真正练成太上玉清经。”

    白明秋蹙眉沉吟半晌,摇摇头。

    龙静月轻笑:“怎么,没把握做得到?”

    “师父你不是说过,这是玩火自焚吗?”白明秋道。

    龙静月摇头笑道:“当初有一位祖师这么练成过,所以这条路走得通。”

    “那师父怎没做?”白明秋问。

    龙静月叹口气:“我也试过,可惜世间男人庸碌不堪,实在提不起兴致,做不到啊!”

    “师父的眼光太高了。”白明秋道。

    龙静月无奈点头:“可能是吧,更关键的是运气不好,明秋你运气不错,无忌是个好男人。”

    白明秋道:“怕师父要失望了,我对无忌师弟没别的心思,他聪明绝顶,心智坚定,确实极卓绝,可惜……”

    她说着摇摇头,一脸无奈。

    “那倒也是。”龙静月道:“男女之情更关键的是感觉,不是这些,好吧,既然不成就算啦。

    “师父,师弟要是听到这话,不知该多伤心。”白明秋不以为然的盯着她。

    龙静月轻笑:“你真做得到的话,你能练成太上玉清经,他受你刺激,一定会发奋努力,也能成为顶尖高手。”

    “师父打得如意算盘!”白明秋哼道:“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龙静月摇头道:“明秋,这是一条捷径,不然你想练成太上玉清经,青出于蓝,几乎不太可能,你也明白,是不是?”

    “我要凭自己的本事。”白明秋道。

    龙静月笑了笑,摇摇头:“傻丫头,不走捷径,不利用可利用的,凭你的资质,就是练到死也没用,历代祖师莫不是智慧过人,资质过人之辈,真练成太上玉清经的,也就那两位。”

    “师父别说了!”白明秋哼道。

    龙静月笑道:“好好,我不说就是,你日后就会明白了,你现在就出发吧,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是。”白明秋点头。

    龙静月道:“小心点儿,我觉得这次有点儿怪。”

    白明秋轻颌首:“我去换了衣裳就出发!”

    “去吧去吧,就等你了。”龙静月摆摆手:“速去速回!”

    白明秋转身出了大殿,回去自己小院换了衣裳,径直下山而去,一去便是十几天没动静。

    李慕禅自从从天渊回来,又悠闲下来,一天到晚在自己小院里练功,这天傍晚时分,忽然有人过来传话,阁主有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