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为僧 > 第29章 遭遇

第29章 遭遇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李慕禅慢慢点头,看来这位雪竹大师藏得甚深,不过佛门中人行事往往与众不同,说不定有什么深意,倒不好贸然说破。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雪竹大师带着一身的香气进来,笑眯眯的道:“小华,李施主,斋已经做好了。”

    “我来帮忙!”宋淑华起身钻出小亭,一溜烟儿不见,李慕禅笑道:“大师叫我无忌便走了。”

    雪竹大师笑眯眯的道:“无忌与小华相知甚深,好,好。”

    李慕禅笑道:“大师怎能断定小垩姐她不会嫁入何家,用占上之法?”

    雪竹大师摇头笑笑:“出家人讲究一个因果,种因得果,老和尚不通晓占上之术。”

    李慕禅道:“难道大师佛法精深,得妙神通?”

    雪竹大师一怔,呵呵笑起来,摇头不语,转身离开了。

    李慕禅眉头挑了挑,佛家弟子修行可得神通,在原本世界虽罕见,但这个世界的灵气浓郁,结果可能不同。

    宋淑华与雪竹大师很快端菜上来,李慕禅跟着帮忙,一共六道菜,一碗汤,看着清新洁爽,都是素菜。

    坐下吃过之后,却是鲜美难言,虽无肉味却不逊于肉味,李慕禅从未吃过这般好吃的素斋。

    李慕禅讨教做法,可有秘诀,雪竹大师坦然没有什么秘诀,只不过搭配好了,再配合一定火候,自然形成妙味。

    吃过这顿美味之后,宋淑华告别了雪竹大师,李慕禅虽感觉这位雪竹大师深藏不露,很想再呆一阵子好好观察,却没再留下,与宋淑华一块儿离开,出了禅院,离开了苦雪寺。

    两人下了山,在田野之间的小径上漫步,一阵清风经过南边的大河,带着清爽气息徐徐而来,吹得人精神一振。

    宋淑华心情好了许多,心结解开,走路也轻盈几分,一路上默默无语,这时忽然转头道:“李无忌,你以后想来就自己过来,不必跟雪竹大师客气。”

    李慕禅笑道:“我对雪竹大师很好奇。”

    宋淑华忽然笑一下,摇摇头不说话了,两人沿着田间小径往回走,远远能看到横跨大河的石桥。

    桥上热闹繁华,无异于城里的闹市,叫卖声不绝于耳,偶尔随风飘过来,还夹杂着人们讨价还价声,嬉戏打闹声。

    忽然一阵马蹄声在他们前方响起,一群骑士纵马而行,马蹄声沉闷如擂军鼓,路上人们纷纷闪避,小径不宽,他们只能跳到旁边的田里。

    一个小女孩正欢快的跑着,听到马蹄声,后面的父母惊声大叫,小女孩扭头看,这个功夫奔马已到了女孩跟前。

    前头两匹马一跃而起,凌空飞过小女孩头顶,避过了她,但身后几匹马因为突兀,来不及跃起,眼见着要踩踏上去。

    众人惊叫,有的闭上眼睛不敢看,有的想救却来不及,宋淑华冲了出去,宛如一抹轻烟,但距离太远,拼命施展轻功之际,心却不停的下沉。

    她心里寒气森森,杀意纵横,恨不得一掌把这些人拍死如此莽撞与骄横,拿人命如儿戏,实在该死!

    她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青影,一晃到了小女孩身前,抄起她后消失在原地,此时那匹马踏在小女孩原本位置。

    青影一闪,李慕禅抱着小女孩出现在路旁的田里,踩在绿油油的庄稼上,宋淑华娇叱一声,身形不停,朝着那匹马上的青年推去。

    “砰!”马上白衣青年飞了出去,落在身后地上,恰好后面的骑士也冲了过来,眼见着要踩上去。

    “啊!”白衣青年惨——声,急急一滚,堪堪避开马蹄滚到路旁,数匹马依次奔腾而过,吓得他霎那一身冷汗,要是没避开,自己就成肉泥了!

    这青年圆滚滚,胖乎乎,此时却青着脸怒瞪宋淑华,宋淑华抱臂站在路旁,冷笑着斜睨。

    “呔!”圆脸青年一跃而起,怒气腾腾冲向宋淑华。

    宋淑华冷笑:“范胖子,你好威风啊!”

    圆脸青年大喝道:“宋淑华,你多管什么闲事!”

    宋淑华冷冷道:“你们范家真是威风,拿人命当儿戏,我都替你羞得慌!”

    圆脸青年脸色由青变红,怒哼道:“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差点儿害死我,知道不知道!”

    “你死了吗?”宋淑华撇撇嘴,不屑的道:“你一介草包,要是当真被马踩死了,你爹也没脸再活了!”

    “宋淑华,你……”圆脸青年伸手指着她,脸腮抖动。

    宋淑华忽然一掌拍出,圆脸青年直直倒飞出去,在空中被一个人接住,十个人围了上来。

    当先一人是个绿衫青年,圆脸英俊,眉宇间一片阴沉,沉着脸冷冷瞪着宋淑华,冷笑道:“听说你被发配到偏远之地,何时回来的,宋淑华?”

    “范斌,少阴阳怪气的说话!”宋淑华冷冷道:“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你管得着吗?”

    范斌摇头笑笑:“听说你要嫁给何家?”嘿嘿,何家是哪一家呀,还真没听说过呢,大伙可听说过?”

    “小门小派,听也没听过!”

    “哪里钻出来的小蛤蟆,没听过!”

    他身后诸人纷纷议论,笑眯眯的应着腔,都悄悄打量着宋淑华的脸色,看她是不是发怒。

    宋淑华冷冷一笑:“范斌,你还是这么不成器,跟我一个女人家逞口舌之利,也就这么点儿本事了!”

    “宋淑华,你要嫁人了,脾气还这么横,将来到了婆家可有得受了!”范斌冷笑道。

    宋淑华微眯眼睛,圆亮的眸子一眯,陡然明亮。

    范斌心中一凛,后退一步哼道:“怎么,又想动手!?”

    宋淑华摇头不屑的横了众人一眼:“一群纨绔子弟,除了骑马乱跑,成群结队,还有什么本事,亏得你们还是男人!”

    范斌怒哼道:“宋淑华,莫以为你是女人咱们就不敢动手!”

    宋淑华翻了个白眼:“动手,就凭你?”

    范斌脸色阴沉如水,冷冷道:“宋淑华,你还是那么狂,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小垩姐,我来吧。”李慕禅放下了小姑娘,飘飘到了宋淑华身前,抱拳道:“这些乌合之众,不值得小垩姐出手!”

    “嗯,把他们打残即可,留一条小命!”宋淑华点点头。

    李慕禅应了一声“是”淡淡看着范斌:“范公子,请吧!”

    “你是何人?!”范斌冷冷道。

    李慕禅微微一笑:“在下不过一介护卫,随侍小垩姐的。”

    “你跟我动手?”范斌摇摇头,冷冷道:“你还不够资格!”

    李慕禅笑了笑:“那只有得罪了!”

    他说罢不等范斌开口,一掌拍出,擒龙八手施展,范斌宛如木偶一般被扯了过来,眼睁睁看着李慕禅手掌印到胸口。

    “砰!”范斌飞了出去,在空中吐出一道血箭,重重落到路旁的田里,一动不动如死去。

    “你——!”圆脸青年怒吼一声,大声道:“点子硬,大伙并肩上!”

    “上!”众人纷纷叫道,围到李慕禅身前便打,有的使拳,有的用掌,甚至还有两个挥剑。

    李慕禅很少碰上剑,这里的人们多数用拳教功夫,而那些用兵器的往往是修为低浅,内力威力太差,所以用兵器弥补。

    范斌在诸人之中修为最高,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李慕禅打飞,不知生死他们自忖绝不是对手,只能一拥而上还有机会。

    他们虽然草包,但血性犹在,若是害怕了,定会被大伙瞧不起,为了脸面为了一口气,只能硬着头皮冲。

    李慕禅摇摇头,稳稳站在原地,施展开擒龙八手,十个人一靠近他身边,如小舟落到狂涛巨浪里,一下身不由己,招式变形,威力全无。

    李慕禅飘飘几掌下去,十个人纷纷飞起来,落到范斌的身边,个个吐血,虽然清醒着,却不能动垩弹垩。

    李慕禅掌力用得恰到好处,既伤了他们脏腑,又没殃及性命,没有几个月的修养很难下床。

    他掌力犹在他们五脏六腑之间流转,想要治好伤,先要驱除他掌力,他宗师级的内力,精纯如汞,想要驱除他的掌力可不容易。

    他拍拍巴掌,转头笑道:“小垩姐,如何?”

    “嗯,还好。”宋淑华轻颌首,又摇头:“不过还是轻了。”

    她说着踩着田地来到范斌众人跟前,他们虽然清醒着,却不能动垩弹垩,李慕禅的掌力控制着他们。

    宋淑华轻轻一笑,右脚鹿靴踩上范斌右臂,恰在胳膊肘部分,然后轻轻一用力,“咯吧”一声脆响,胳膊顿时变形。

    范斌身形一颤,双眼陡的圆睁,脸上肌肉扭曲变得狰狞无比。

    宋淑华笑笑,又踩断了他左臂,接看来到另一个青年身前,依法施为,最终把十一个人的双臂都踩断。

    李慕禅看得咋舌不已,没想到宋淑华还有这么狠辣的一面,可见她对这些人愤恨之极。

    刚才若非自己,小女孩已然没命,断了他们胳膊倒也不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