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为僧 > 第808章 趁虚

第808章 趁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李慕婵与赵明月一块儿回到天一派,回炎天峰,贝过了郭碧空,奉上茶,然后接受两位师嫂的祝贺。

    夏玉莲与刘怜君拉着赵明月出去说话了,大殿内只剩下郭碧空与李慕禅师徒二人。

    郭碧空拍拍李慕禅肩膀,呵呵笑道:,“好好好,能耐不小,你小子可是把玄天峰的明珠摘下了!”

    李慕禅笑笑:,“师父近来可好?”

    郭碧空眉头皱一下,摇摇头:“不好!”

    ,“怎么了?”李慕禅忙问,上下打量一眼郭碧空,紫色长衫,相貌威严,眉宇间却露出一丝煞气来。

    看他的模样,确实不像很好,应该是有什么烦心事,惹动了他的杀机。

    ,“可是别人说闲话?”李慕禅忙问。

    他一股恼儿的把人都拉到金月山,在别人看来有些大惊小怪了,不就是摩元教的几个人嘛。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摩元教的厉害,虽仅是三人,却能威胁整个东楚武林,他们并没与摩元教的人交过手。

    但别人不会承认这一点,只觉得他公器私用,把玄天峰与炎天峰整个都搬到了金刚山,有损天一派的利益。

    李慕禅对于人性看得再透不过,知道定会有人说闲话,即使当初自己将遁地术公布出来,他们念着好,也不会因此而停下闲话。

    郭碧空眼睛一瞪:“说什么闲话?谁敢说闲话?

    这是我与何师妹定的,谁敢说闲话!?”

    他一瞪大眼珠子,精芒迸射,直慑人心魄。

    李慕禅道:“那师父有什么烦心事?”

    “还不是魔门!”郭碧空哼道。

    李慕禅望着他,等待下文,郭碧空道:,“最近魔门又开始猖狂了,屡屡进范,有些肆无忌惮的味道!”

    李慕禅眉头挑了一下沉吟道:“没有师兄师姐们受伤吧?”

    郭碧空道:,“这倒没有,咱们现在有了遁地术,再不会吃亏了!”

    李慕禅长长松了口气,这便好若是有师兄师姐们受伤,从而导致不能救治回来,那可是自己的罪过了。

    玄天峰有春风化雨诀,能救人性命,虽说很少动用,但毕竟是有一分希望,此时玄天峰诸人都离开天一派在金刚山他们受了重伤不治而亡,无异于是李慕禅杀人。

    郭碧空摇摇头:“不过我看也快了,这么个闹法,终究要出人命的!”

    ,“到底怎么回事?”李慕禅皱眉问。

    郭碧空摇头:,“我也一头雾水!

    魔门的家伙不能以常理揣度,甭想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打回去便是!”

    两人正在说话功夫,蓦的一声闷响从天空传来,两人心一跳,一闪出了大殿,但见天空出现一团乌云,袅袅化为一柄长剑。

    ,“又来!”郭碧空恨恨道:“你长途跋涉一定累了先回去歇一歇,我去看看!”

    李慕禅道:“师父,我随你一起去!”

    ,““也好,走吧!”郭碧空迟疑一下,看他神色坚决,也不再坚持沉声道:“得快点了儿!”

    两人一闪下了山崖,如流星划过半空,斜插向乌云的方向,逍地术速度奇快无比,转瞬间便过了二十几里赶到乌云下面。

    这下面是一片树林,夕阳残照,却照不进这边浓密的树林林中光线黯淡,却遮不住李慕禅与郭碧空的目光。

    但见十几个黑衣青年正围攻两个褐衣青年闪烁的刀光形成一片光海,映照着周围有些昏暗的树林。

    两褐衣青年背抵着背,缓慢挥舞着长剑,招式凌乱,身形摇摇欲坠,马上便坚持不住了。

    ,“住手!”郭碧空断喝一声,如一道炸雷般轰鸣,一闪身到了两人身边,李慕禅也跟着出现。

    十几个黑衣青年本是嘻嘻哈哈,如猫捉老鼠,此时看到郭碧空与李慕禅出现,顿时敛了笑容,认真起来。

    ,“郭峰主!”两个褐衣青年收起剑,抱拳行礼,脸色苍白如纸,身体软绵绵的便要瘫软下去。

    李慕禅伸手一按,顿时浩荡内力涌进他们〖体〗内,转瞬间驱除他们的疲惫与虚弱,两人精神顿时一振,双眼炯炯放光。

    两人抱拳,声音从虚弱一下变得饱满响亮,笑道:“多谢李师弟!”

    李慕禅摇头微笑:“两位师兄不必客气,怎么回事?”

    这二人身穿褐衣自然是朱天峰的弟子,对于朱天峰李慕禅一直心存好感,当初他学得鹰鹤惊鸿便是朱天峰的独门绝学。

    一个褐衣青年冷笑一声,沉声道:,“咱们探得消息,魔门要有一个大行动,想要围攻炎天峰!”

    李慕禅眉头一挑:“围攻炎天峰?”

    他转头望向郭碧空,呵呵笑道:“还真是异想天开呢!”

    他心下却凛然,炎天峰如今最是虚弱无比,玄天峰虽然倾巢而出,但有前辈高手坐镇,不虞有敌来范,炎天峰却不同,只有师父郭碧空与两位师嫂在,师父的武功虽强,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两位师嫂武功算不上顶尖。

    若魔门的人真的下手,后果真是难料!

    郭碧空沉着脸,恶狠狠瞪着十几个黑衣青年,冷笑道:“魔门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咱们炎天峰好欺负!?”

    他尤其受不住这个,九峰之中,他们偏偏选中了自己的炎天峰,虽是因为人手不足,力量空虚,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威慑力不够强!

    一个魁梧的黑衣青年冷冷道:“炎天峰猖狂之极,也该吃点儿教训!”

    “放屁!”郭碧空大喝,双眼精芒如实质:“论猖狂,谁比得过你们魔门,还要教训我炎天峰好啊,我今天先教训教训你们!”

    说罢他身形一闪到了那魁梧青年身前,拳头跟看到了他跟前,速度奇快挟着隐隐的啸声。

    但黑衣青年也非庸手,缩胸吸气,脚下如安了滑轮,瞬间后退一尺,堪堪避过这一拳,刀光同时卷了过来,吐气开声:“杀!”

    ,“杀!”十几个黑衣青年同时喝道围向郭碧空,不理会李慕禅三人了,显然是要各个击破。

    “师父,交给弟子料理了!”李慕禅摇头道,左手屈指弹了两下。

    “砰!砰!”两声闷响传来却是两个黑衣青年如被巨木擂中,直直倒飞出去,撞上了身后的剑树,发出两声闷响。

    李慕禅右手屈指弹了两下,“砰!砰!”两道闷响再次响起,然后是两个黑衣青年飞了出去,重重撞到树上。

    李慕禅两手轻弹不已宛如拨琴弦一般优雅,但见黑衣青年一个个飞出去,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拍出去,重重撞到剑树上,软绵绵的滑落下来,都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郭碧空刚出了两招他双拳如电,挥出漫天的拳影”““丁叮叮叮”一片连绵的清鸣声,所有的刀都被他击出去,不能靠近周身拳法可谓惊人。

    但与李慕禅相比,他声势惊人,效果却差了许多虽然拳头刚猛无俦,又绵密如水丝毫没有破绽,却不能打倒对手。

    李慕禅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弹飞了十人,郭碧空身边只余下了六人,他见状大喝一声,如一道惊雷炸响,拳头化为一片影子,一拳击飞了一个黑衣青年,接着便要击飞另一个时,周围已经没有了人,全被李慕禅弹飞出去。

    李慕禅两手齐动,手指轻弹,每一指下去都不虚发,自然快得很,等郭碧空一招打完,他已经弹出了七八指,将其余的人都解决了。

    ,“无喜,你……”郭碧空有些不满。

    李慕禅呵呵笑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就不必太劳累了!”

    郭碧空没好气的道:“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你小子如今可是长了志气,压过为师一头了!”

    李慕禅笑道:“弟子再厉害,也仍是师父的弟子!”

    …………………………………………”

    郭碧空听得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呵呵笑道:“好小子,总算还会说句好听的,他们你准备怎么处置?”

    李慕禅道:“但凭师父吩咐。”

    郭碧空点点头:“好,废了他们武功,然后走人!”

    李慕禅眉头一挑:,“不杀他们?”

    “废了武功就是,不必杀人。”郭碧空道。

    李慕禅慢慢点头,飘身一一掠过众人,手指再次弹动,一一击伤了他们丹田,想要恢复,倒并非完全没有希望,只要努力一些,总能慢慢练起来。

    不过即使恢复了丹田的经脉,想要再进一步也难了,潜力完全被断,即使拼命练功,成就也有限,不能成为有威胁的高手。

    这虽然有些残忍,不过比起武功全废,一点儿没有希望,或者丢了性命来说,已经算是仁慈。

    两个朱天峰的弟子在一旁看得啧啧赞叹,虽知炎天峰的李无忌武功高强,否则峰主也不会刻意结交,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如今一见,真是武功惊人,有些匪夷所思。

    他们叹息,怪不得闯过了玄天峰的九关,看来谣传不可信,说什么是何峰主故意高抬贵手,放他过关,如今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凭李无忌的武功,根本不必何峰主弄虚作假!

    李慕禅拍拍巴掌,转头望来:“多谢两位师兄!”

    两人忙笑着抱拳回礼:,“李师弟客气了,九峰同气连枝,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郭碧空呵呵笑着点头不已:“就是就是,走吧!”

    四人飘飘往后走,不再理会树林里十几个魔门弟子,他们武功虽然废了,但只要发讯号招呼同门,自然有人接他们走。

    李慕禅隐隐发觉一个事情,好像两派的人都有隐隐的规矩,不能大规模杀人即使杀人,也一定要控制。

    李慕禅自然不相信两派是手下留情,有什么情面可井,造成这般情况最大的可能是两派都有顾忌。

    他如今知道了隐峰的存在自然知道魔门顾忌什么,而天一派也顾忌魔门,显然并非无因,说不定魔门也有隐峰一般的存在,绝顶的前辈高手都活着,都是威慑力量。

    他虽心下疑惑却没有多问,两人回到炎天峰之后郭碧空犹带着一腔的怒与,恨恨的咬牙。

    他最气不过的便是被魔门的人小瞧,竟然敢来范炎天峰,若非朱天峰这两个弟子告知,万一真被魔门得手,他便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师父,没脸见炎天峰的列祖列宗。

    想到这里他便浑身发冷,又气又怒,又有些惭愧。

    …………………………………………,

    李慕禅看到师父阴沉着脸,知趣的告辞,没提自己想去大汗边界的事,提了也是自找不痛快,还是等师父心情好的时候再说罢。

    他踱着步子回到自己小院,赵明月正在院里练剑,一袭湖绿罗衫,身段儿婀娜多姿,宛如扶柳迎风轻荡,脸上覆一白纱使白玉似的脸庞若隐若现。

    李慕禅看着她脸庞的白纱”甚是得意的笑笑,成亲之后的赵明月,整个人似乎会放光,容光之盛是从前的数倍,真能慑人心魄”名符其实的国色天香。

    李慕禅思付,这一方面是男女之事的滋润,她乃纯阴之体,自己是纯阳之体,两者结合,效果比常人更加强烈。

    再者,这也有日月破虚经的功劳,两人试着修炼,果然是妙用无穷,他虽没什么大的收效,赵明月却受益无穷,武功大进。

    她所修炼的玄女素心经一下进了两层,达到第十层,可谓突飞猛进,何雾如今的修为也不过是十层,她几乎一下赶了上来。

    何雾的内力是一点儿一点儿练来,赵明月是突然得到,但论及精纯,赵明月的内力丝毫不差,是因为李慕禅的境界所致。

    不过若是真的动手,赵明月怕不是对手,何雾内力与她差不多,别的武功绝学却差了甚多,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赵明月如今若不戴面纱,但凡往人前一站,足以让人发呆,回不过神来,神思不属于自己的了,所以最好还是戴面纱。

    “怎么回事?”赵明月停下剑光,扭身投来秋水般目光。

    李慕禅笑道:“朱天峰的两位师兄出了事,咱们已经救回来了,魔门竟然有攻打炎天峰的打算,呵呵,真是有趣!”

    ,“他们好大的胆子!”赵明月黛眉轻锁,白嫩细腻的眉间泛起几道小褶皱,风情无限。

    李慕禅摇摇头:,“他们其实是瞅准了要害,这个时候数咱们炎天峰最虚弱,这是趁虚而入,又狠又准!”

    ,“他们怎么样了?”赵明月问。

    李慕禅笑道:,“都废了武功。”

    赵明月蹙眉问道:“他们还会来攻?”

    李慕禅笑着点点头:,“依魔门的行事做风,绝不会放弃的,说不定这两天就会过来。”

    ,“好得很!”赵明月轻轻挥剑,眉头挑了一下。

    李慕禅知机的一招手,腰间的沉雷剑自动出鞘飞到他手上,轻轻一刺,瞬间到赵明月高耸胸脯前。

    他知道赵明月跃跃欲试呢,如今武功大进,正想找人练练手。

    …………………………………………”…………,

    一轮明月当空照,整个炎天峰沐浴在朦胧的月光里。

    郭碧空站在山崖边上,负手抬头望月,清风卷动他的衣襟,猎猎作响,随时会乘风而去。

    李慕禅缓缓到他身后,温声道:“师父,你回去歇着吧,我来守夜。”

    郭碧空一动不动如雕像,淡淡道:“不必,我来,你们赶了c天的路,应该累了,先歇一晚,明天你再守夜。”

    李慕禅笑道:,“不要紧,我调息一会儿就成,年纪轻轻的,这点儿累还受得了,师父回去歇着吧。”

    郭碧空扭头望他一眼,似笑非笑:“你们新婚燕尔,我可不想做这个恶人!”

    李慕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与赵明月确实是如胶似漆,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一起,赵明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像是一尊美丽的女神,既清冷又美艳妩媚,实在诱人之极。

    不过她只有在房里才如此,到了然而,又变成凛然不可侵犯的仙子,这更勾起他的欲望来。

    ,“行啦,今晚我先守一晚,明天你再来!”郭碧空摆摆手,不耐烦的道:“别扭扭捏捏的,你现在年轻,正是好时候,好好享受吧!”

    李慕禅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最终嘿嘿笑道:,“师父,那我就先歇一晚,明天晚上再来!”

    ,“赶紧滚蛋!”郭碧空没好气的道。

    李慕禅飘身离开了崖边,回到自己的小院,钻里屋里,赵明月正斜躺在榻上,一只胳膊支着头,只一手拿着书卷,在灯下慢慢看书,神情悠然慵懒,面纱已经拿下,白玉似的脸庞被灯光映成淡粉,娇艳欲滴。

    看到他进来,她身体不动,仅是明眸轻转,眼波盈盈,流光溢彩,真是一顾销魂。

    李慕禅小腹的火腾一下冲上来,他没有强压着,任由欲火熊熊,把赵明月扑倒在榻上,在她轻嗔声中,满室的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