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为僧 > 第333章 陷阱

第333章 陷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异世为僧最新章节!

    范老爷子沉吟片刻,道:“李掌教现在招惹不得,你呀……”

    范佩瑶秀眸盯着他,似要看透他的心,似笑非笑:“爷爷是要让明空大师背这个黑锅?”

    范老爷子看到她嘴角的讥诮,皱眉道:“为了咱们范家,只能往他身上推了,况且此事八九不离十。”

    他摇头叹道:“年轻气盛惹的祸……我曾派两个人暗中保护,他发觉后就赶人,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落至如今下场”

    “爷爷,我认为不妥。”范佩瑶紧抿红唇。

    范老爷子摇头叹道:“佩瑶,你知道雷剑峰的实力吗?”

    范佩瑶摇头。

    范老爷子叹道:“我知道雷剑峰的可怕,……佩瑶啊,仅李掌教一人,就能灭了咱们范家”

    他接着道:“明空和尚可能是冤枉的,可一个外人,与咱们范家所有人相比,哪一个更重要?”

    范佩瑶柳眉紧锁,迟疑一下,摇摇头:“明空大师是无辜的”

    范老爷子默然,紧盯着她,目光渐渐变得凝肃,越来越凌厉,一动不动的凝视范佩瑶。

    范佩瑶倔强瞪着范老爷子,毫不示弱。

    范老爷子长长叹息一声,沉声道:“来人”

    “是。”两个青年从厅外进来,叉手而立,站在范佩瑶身后。

    范老爷子转过身,摆摆手:“押她到禁闭室”

    “是”两青年沉声应道,面无表情的站到范佩瑶左右,抱拳道:“大小姐,得罪了,请——”

    范佩瑶瞪着范老爷子,沉声道:“爷爷,你不能陷害明空大师”

    范老爷子背对着她,摆摆手:“带走带走”

    范佩瑶道:“为了家族,陷害无辜之人,良心何安?天理何在?”

    范老爷子背对着她,默然不语。

    两个青年为难的看着范佩瑶,低声道:“大小姐,还是走吧。”

    范佩瑶秀脸涨红,死死瞪着范老爷子,最终恨恨一跺脚,扭身而去,两青年忙不迭跟上,跟着她到了禁闭密。

    傍晚时分,范老爷子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东边的宅子,拜见李天雷,却被告知,李天雷偶感不适,不能见客。

    范老爷子等了一个时辰,直至天黑,茶换了一盏又一盏,华灯已上,李天雷才跚跚而来。

    范老爷子脸色如常,未见恼怒与不耐。

    大厅里牛烛熊熊,亮如白昼。

    李天雷神色如常,缓步而至,冲范老爷子点点头,坐到主位上,一个秀气小姑娘奉上茶。

    他神情冷淡的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慢慢放下了,淡淡道:“范老,可有什么消息?”

    范老爷子叹了口气,抱拳道:“李掌教,老夫惭愧,先前暗中派人保护冯公子,可惜他们武功低微,冯公子不喜,有如今惨剧,老夫难辞其咎”

    李天雷浓眉一轩,淡淡道:“没找到凶手?”

    范老爷子道:“天龙城内,武功强过冯公子的,唯有一人”

    “谁?”李天雷脸上紫气一闪。

    “明空”范老爷子道,苦笑摇头:“说起来,还是因为我那孙女,都说红颜祸水,一点儿不假”

    “明空?”李天雷皱眉沉吟,道:“是何方神圣?”

    范老爷子道:“明空是骁骑营的一个和尚,法号明空,一身修为极了得,杀了不少的黑鹰骑士,威名赫赫”

    “是他”李天雷哼道。

    黑鹰骑中也有雷剑峰的高手,黑鹰骑的消息,雷剑峰自然也晓得,他听说过这个军中高手,武功卓绝,是劲敌。

    黑鹰骑对于这个高手,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折在他手上的胞泽,实在太多,黑鹰骑成立至今,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而雷剑峰对于这个明空,也恨之入骨,十名雷剑峰高手死于他手,对于一向心高气傲,霸气绝伦的雷剑峰而言,是不能不报的大仇。

    范老爷子道:“两人因为佩瑶结怨,这明空胆大包天,竟偷袭暗算了冯公子……我已经圈禁了佩瑶,任凭李掌教处置”

    “明空呢?”李天雷冷冷问,双眼精芒一闪而逝。

    范老爷子苦笑道:“已经躲进了军营”

    “哼,以为躲进军营,我就奈何他不得了?”李天雷冷笑。

    范老爷子叹道:“李掌教三思……军营里藏着不少的高手,况且这里又是大衍,掌教定要三思”

    李天雷道:“嗯,我自然省得,就借你的孙女一用吧”

    “李天雷任意处置就是”范老爷子决然道。

    李天雷似笑非笑:“范老爷子倒是舍得”

    范老爷子叹道:“都怪我,平日里宠坏了佩瑶,不知天高地厚,酿成如此大祸,唉……,真是悔不当初”

    李慕禅回到内营,引起了众人的惊叹,他们没想到,他竟真的练成了小龙形,练出罡气来。

    虽然说,他的罡气太弱,威力有限,但已经跨出最坚实的一步,这一步对寻常人来说,无异于天堑。

    自此之后,他只要认真修炼,不偷懒,终有一天,能将罡气练至如钢如铁,坚凝无铸。

    清晨时分,李慕禅起床后,与纪老他们动手切磋,他以一抵四,游刃有余,毫不落下风。

    他的动作更快,力气更大,小龙形的威力越发强横,每招每式皆简简单单,却蕴着庞大力量,威力惊人。

    他武功一下陡增了两三倍,进境之快,让人惊骇。

    李慕禅乐得与他们切磋,自从气膜满了之后,他身体发生太多变化,不能一一得知,需得慢慢摸索。

    最明显的是内力变得听话了,先前像是野马,强横而不驯,如今被驯服了,指挥如意,乖巧灵动。

    他还发觉一个妙处,内力离体之后,凝而不散,在空气中如油遇水,保持完整,可以重新吸回来。

    如此一来,内力消耗很少,内力可以循环往复。

    李慕禅练武之余,不忘关注外面的情况,每天晚上,十三娘都会写一封信,卷在竹管里,让一只鹰送到李慕禅手边。

    这两只鹰灵性十足,李慕禅的意思,直接印入它们脑海,它们能清晰理解,也能照做无误,他颇为惊喜。

    每天晚上,两鹰都要往返一个来回,好在它们速度奇快,仅是片刻功夫,就能从天龙城,返回腾龙城。

    第三天夜晚,他坐在自己的小屋里读书,研究纪老所传的阵法,灯光明亮而柔和,屋内一片宁静。

    窗户敞开着,凉风徐徐。

    扑愣愣几声响,一道灰影出现,娇小玲珑的雌鹰站到轩案上,李慕禅伸手拍拍它,它拿头蹭蹭李慕禅的手,很是亲热。

    李慕禅揭下它脚上的竹管,打开纸卷,是一张素笺,展开看了几眼,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十三娘的信里说了范家的动静,果然,他们开始查他,原本的宅子搜察过了,又满城搜索。

    而且,扬言要杀范佩瑶,据说,是范佩瑶与他勾结杀了冯白山,否则,凭冯白山的武功,他根本杀不了。

    如今,抓不住他,要先拿范佩瑶祭奠冯白山,先让他入土为安,关于他,事后定会杀了报仇。

    他想了半晌,长长叹息一声。

    提笔写了几个字,放进竹管,然后绑上雌鹰的爪子,拍拍它,雌鹰倏的一闪,消失在轩案上。

    李慕禅皱眉看着外面的夜色,摇摇头。

    他知道,这是个陷阱,用范佩瑶为饵,钓他出去。

    但即使知道这是个陷阱,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乖乖的就范,除非,真的能狠下心,不管范佩瑶的死活。

    换了别的人家,他不会相信真杀范佩瑶,但在范家,他却不敢保证,因为范家实在太无情,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为了整个家族的安危,牺牲一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这就是范家的逻辑。

    第二天清晨,他与纪老他们几个打过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杀了冯白山,惹了大祸。

    纪老他们听得眉飞色舞,李老头哈哈大笑,拍着他肩膀:“好小子,真有种,杀得好杀得好”

    李慕禅苦笑道:“李老,我杀得痛快,但得罪了雷剑峰,如今雷剑峰的人正在天龙城,虎视眈眈,我一露面,定要被他们追杀。”

    “哼,还反了天啦”李老头小眼睛一瞪,哼道:“这里可不是西赵,是咱们大衍,岂容雷剑峰作威作福”

    “李老头,你要做什么?”纪老皱眉问。

    李老头道:“当然要帮明空啦……咱们一块儿去,倒要看看李天雷这臭屁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

    “咱们不能离开腾龙城”纪老摇头。

    他转头道:“明空,咱们奉命镇守腾龙城,须臾不离,不能去天龙城,你最好也别回去。”

    李慕禅摇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范姑娘送命。”

    PS: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