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天堂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破城(上)

第一百八十一章 破城(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道天堂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一章 破城(上)

    西江省省城仁沙城

    投石机,撞破机,那喊杀声潮水传来,数十石块飞到天空,箭如雨一样铺天盖地,李军的士兵,以整齐和娴熟的动作,直扑了上去。

    但是守城军,丝毫不为所动,肃然整立,滚油炮石檑木象暴雨一样倾倒下去,淹没着城下的密密匝匝。血和火的味道,直传到了整个战场之上。

    李军各卫的百人将,亲率部属顶上撕杀上去,如蝼蚁一样,通过楼车和云梯,潮水一样涌过去,又被城墙上,枪刺锤抡刀劈斧砍,而激起无数血肉肢体又跌荡而下。

    古代冷兵器战斗,特别重视着勇士的武勇,千人以上都是真正指挥官了,因此专门挑选出一批精于武功的百人将充之,以破阵夺城——其奖赏也是极高,能破城者,立刻晋升二级一品。

    方信在高台上,看着这些精于武功的勇将,在滚水滚油中惨呼而下,落在地上交错无数的残尸断体之中。

    直到又一波海潮般的攻击被瓦解,退却了下去。

    “主上,已经发起了七波攻击,是否还要继续攻击?”说话的,是新提拔成一镇总兵的周冰斌,此人精于兵法,实是名将的料子。

    方信看了看,说着:“罢了,今天就此退兵吧!”

    “是!”

    军令传下,前方奋战的士兵如潮水一样的退下,入得了在城外二里之地外,整理队形清理兵器。

    而随军的工匠,抓紧时间,叮叮当当的修补或者新建攻城车和云梯。

    相对于前阵退下产生的喧嚣,中军和后阵的侍卫亲军,以及骑兵,都巍然不动,沉静淡漠,使人一见,就知道有着名将的味道。

    在余烬袅袅的烟火中,时间已经迎来傍晚的夕阳。

    虽然战争不利,但是入得了营帐中,方信还是表情轻松,入内,见得了沈轩正在批阅文件,就笑的说着:“沈卿辛苦了,不必太劳累。”

    “主上,情势还是极好,今天急报,又有三个县城而降之,现在除了二三个郡县外,全省基本上降了——主上的围城打援,吞食县城之策,还是相当了得。”

    所谓的围城打援,是指进攻的一方以部分兵力包围守城之敌,诱使敌人派兵援救,然后以主力部队歼灭敌人的援军,其要点就是对围敌作战是相当持久,但对援敌必须能够速战速决。

    这并非某人独创,古代早就有之,不过要求的条件也很苛刻。

    最主要的是,围城打援,一弄不好,就变成了内外反被包围,首尾受敌,自陷死路。

    第一点,就是必须围城军有着坚固的守方,不使城内突围

    第二点,就是攻击对方来援军的军队,必须有着强大的攻击力,能够迅速解决来援军——若是久战不下,就会自陷分兵两端的险地了。

    方信的条件,正好发动这个战策,他有着三十万军,此次动员二十万,骑兵三万,带足了粮草,可一月之用,然后大军不管附近的郡县,直逼着对方主力,逼着对方不得不收缩守城——出城野战的话,骑兵三万配合着四倍于敌方的步兵,战胜对方几乎没有悬念。

    在确定了敌人主力不得不向后收缩,方信先包围着郡城,果然这时还有几支不知死活的军队前来相助,自然被迅速吃下——万许骑兵一冲,就结束了。

    见得没有郡县敢于出兵了,这才攻城,二十万大军攻一个郡城,还是相当方便的,第一个郡县,只守了三天,就出降之。

    占领了一郡,方信主力直逼而上,然后才分兵,分出二支,由吴兴和带领一支,三万人,蒋文轩带领三万人,并且各带五千骑,对附近二郡攻城掠地。

    政策也是一样,先包围了郡城,看看有没有县愿意出兵的——基本上没有。

    然后再出骑兵五千,骑兵机动性好,在郡的范围内,基本上可以一日一夜来回一次,这大大减少了粮草的问题——他们围绕县城而恐吓,结果这方法还真的不错,大部分只有千许民兵的县里,被这一吓,就出城而降。

    如此彼消我长,产生骨牌效应,没有多少时间,这郡就大部分投降了,就算留着郡城,孤零零的也无济于事——然后就是令新降的郡县出兵,也加入围困之列,并且打出了旗号,而且还派降官在城下呼唤,以动摇军心。

    这样的话,这郡城也差不多投降了——再死硬不降的,两支分兵就合兵而攻,也有十万之众,当可拿下,如此循环,没有一个月,全省就差不多降完了。

    派两支军队守住省边疆之地,方信十五万大军,就围住了省城——事情就这样简单,没有轰轰烈烈的战斗,没有可歌可泣的奇谋。

    “主上,不过看情况,其守城的兵员和粮草,都相当充足,士气也很高,也许要围困上很长时间。”一个声音打断了方信的思考。

    “不急,所谓孤城不可守,一无粮草,二无来源,天下大势还有着是时间,不急!”方信慢慢说着:“现在五省供应,粮食上应该没有问题,困个一年半年都可以。”

    沈轩想了想,也点头笑了,的确,方信集安昌、鲁南、金沙、钟鸣四省之力而向前,几无可抵御者,其它各省都自顾,难以真正干涉,再加上天下虽变,而真正割据鼎立之势才初成,围困一些时日,也不会耽误了大势。

    就在城下,裴许昼观看着,只见二里之外,连营遍野,各色旗帜林立,虽有喧闹,但是难以掩印整齐精良的兵甲和蓄势待发的强悍。

    数日以来,对方投石机、弩弓、火油等等,发挥了巨大杀伤力,虽然李军伤亡也达到一万五左右,但是城内也有一万人伤亡。

    关键是下面伤而不死者,运输到后方治疗,在城上已经看见了大批这样的人了。而己方孤城一个,伤药治疗缺乏,这一抵消,就使守城优势被抵消了大半。

    至于粮草上,本来城市每年供粮都是乡下运输而来,现在五万人在城中,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去年蝗灾,今年虽然尽力收刮一些,却也只能撑上半年了。

    如果半年之内,没有变化的话,那就……裴许昼怔怔的想着,本来翩翩君子气度沉凝,现在却已经憔悴了许多,而头发之上,也有白发丝丝。

    正想着退下,突见远处一队骑兵快速策营而入,直闯入中军,他不由心中一动,又带来了什么消息?

    但是他不可能想得到的是,的确是发生大消息了。

    在营帐内,方信和沈轩听了,都是变色:“什么,高明统死了?”

    “是的,已经死了,其长子继位。”信使说着。

    默了片刻,方信再次端详着沙盘,又观看着地图,这时,沈轩一沉吟,就说着:“主上,高明统一死,虽然其子登基,但是其国不久了。”

    “恩,靠权谋上位,根基不稳,其父一死,那些将军大臣,就不必说了。”方信点了点头说着。

    就算是靠武力统一天下,那些开国功臣,也都富有才干,私下结党,党羽威望都具,对太祖也许还有几份忌惮,但后世难保不是心腹大患,因此太祖多愿为后世拔之。

    何况是高明统这种靠权谋上位,以篡其国,又没有统一天下,而且还威望不足的情况——他一死,实际上其国已经分崩离析,其子登基拿到的,只是一个空架子,说不定连帝京都未必能控制。

    “如此一来,中原必乱,而天下进入浓烈阶段。”沈轩再一沉吟,就说着:“主上,也许攻城,还要加快,以免中原为枭雄所得。”

    方信想了想,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无妨,还有一二年时间,先拔了西江,还有一段时间修整和建制,然后我们就倾力而上。”

    虽说如此,但是方信还是传令下去,再将后面预备役,带上所有的机石运输而来。

    既然有令,侍卫奉令而下,革甲叮当作响,大步奔踏而出,传达命令。

    调集所有器具,消耗当然很大,起码要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既然中原情况大变,那就等待不得了。

    虽然不至于急功近利,但是却也必须加快速度。

    调新锐五万军,再加器具,一个月后就可发动总攻,到那时,城中应该只余二万兵了吧……

    裴许昼啊,我三十万军劳师动众来对付你一个城,自然所谓是搏鸡也用鹰力,不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了,想到这里,方信不由露出一丝冷笑。

    再想了想,就说着:“沈卿,内阁和官制改革之事,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已经发下去,诸官都已经明白,只等主上称王,就可进行。”说到这个,沈轩也来了精神,恭谨的回答着。

    称王虽不裂土封爵,但是也建立完备的朝廷体制了。

    内阁和七部分立,沈轩也自是第一个宰相,位居于百官之上,这是人臣的极点了,而李家也正式称王传宗。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了,两人坐着喝茶,就不由产生这种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