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天堂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吾策民来(上)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吾策民来(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道天堂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吾策民来(上)

    五月春夏之际,昨晚下了一场雨,还有几分凉意。

    方信亲策骑而行之,此时,亲骑除了军中传令,集中的也有二千,都是八万人中提拔出来的悍士,毫不比蛮骑逊色,甚至过之,可惜的数目太少了。

    骑兵人人带着骑枪,马匹上又有弓矢,二千骑踏步于荒野之上,方信扫地而看,只见野花丛丛、芳草连绵,低丘平原之地,原本是良田所在,却空野寂寂,不见人迹,偶有几个小房,也隐没在隐蔽处,一路而来,见得也不过十数户。

    堂堂建成郡,想不到变成了这个模样了?方信见此也不由产生感慨。

    突地,远处出现了数骑,这很明显是蛮司骑兵的探子,方信熟视无睹,只是望向了更远处的那片土地——那里,本应该是郡城所在地。

    可是现在,郡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城墙都倒塌了,虽然才二年时间,但是却已经在城中缝隙中,长满了草,使这废墟,染上了绿色,并且不时有着动物出入。

    “主上,那就是郡城了,当年建成郡城中,有十六坊,户三万户,如今,却已经变成了一片黄土了。”说话的,是姜清柏,三道子县县令,从属于建成郡:“却是主上先前利用县城抵御,蛮王下令将附近县城和郡城全部销毁之致!”

    “恩!”方信收敛了自己的心情,这连绵百里荒芜人烟,也可,白纸之上,正好绘图,在这一片静寂原野上,心中却涌现出豪情。

    经去年一役,蛮王之兵,倾其兵,不过七万,而身后,已经是六万虎狼之师了。

    想到此处,心中一片平静,淡然说着:“令大军至此扎营,本抚倒要看看,蛮王敢于出兵否?”

    调集七万兵,并不是那样容易,特别是各部损失很大时,方信这次出击,相对突然,如果直扑而攻其要害,各部为了生存,快速动员是可能的,但是现在,只是出了一百里,因此利益上,涉及到的部落寥寥,蛮王想集众而攻,没有一个月是不行的,除非是蛮王率少数精兵直扑,以突袭来获胜,但是在方信对此早有准备的情况下,这只是徒然。

    “是,主上!”姜清柏应着。

    二千骑返回营地,策回二十里,就见得了数万军营连绵。

    大军扎营,自有章法,军营四周,扎起临时木墙,取树干,一排长一排短,把树干底下烧焦以后埋二分之一入土,长树干排成紧密的一排在外,短树干排成一排在内,然后在两排树干之间架上木板,分为上下两层,这样长树干长出的部分就成为护墙,木板上层可以让士兵巡逻放哨,下层可以存放防御武器和让士兵休息。

    并且军中,以营为单位,二百五十人一营,营帐两两相对,在营帐的周围和营区之间要挖排水沟。严禁士兵在各个营区之间乱窜,而各营中,二百五十人都是相互认识,因此陌生人根本无法深入,立刻被擒下——那种小说中,伪装成士兵混入靠近主营的作法,只是一种笑话。

    方信没有直接入营,直观其后的流民营,这个流民营的规模是一万,建设就粗拙了许多,但是规法还是军法而行,所以还是井井有条。

    规模一万,是经过计算的最好方法,其中还有一千工匠,真正的户数只有3000户,分成了十二个棱堡,由于地处前线,因此密集度相对大,以相互防御支援。

    流民营粗拙,幸亏这时春夏之际,又因为长途跋涉到本省,老弱病残都被淘汰掉,剩余的多是精壮,所以就算是粗布刷上油脂,又削杆为支的简易帐篷,也可使到达这里的百姓得以存活下来。

    才到了流民营门口,就见得一群人涌了上来,行礼:“拜见大人!”

    一眼扫去,大部分是蓬头垢面,衣袍破烂的难民,这时正是中午,大多收营吃饭,因此啃着粗饼,喝着杂菜汤,唯有眼前数人却相对整洁。

    其中一人,叫袁程,据说是孤儿,幼年被收养在一道观中,也不多言,相貌也不怎么出色,但是衣着整净,特别是其气清明,虽经过沿途疾苦,但是眸子还是明如亮星,此时行礼,神情淡然无物,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也使方信暗叹,并且由于道士的身份,时有些符水治人的神通,在难民中有着很大的威望,方信上次遇到此人后,就立刻提拔成了这次难民营的主官。

    至于他身后这人,姓名杨霆,年近三十,据他所说,是七拱县中地主出身,少时颇有才名,被乡里视为神童,秀才之后屡次未能中举,从某友人处得知方信的事迹,决心变卖家产,举家投靠……

    七拱县到此,有二千里路,沿途艰难自然不用说,此人带着家人家仆前来投靠,实在不可思议,让方信也不由生出几丝迷惑——自己何时有这个威望了?让人千里来投?

    不过,且不论方信怎么样想,人家千里来投,就算是千金买骨,也要礼敬,考虑到他并非难民,在难民中威望不高,却有着正式的功名,因此授了本来这营所在县——卫东县的县尉,这也是八品官,可所谓青云直上了。

    不管怎么样,方信还是客气,翻身下马,扶着众人起来,而诸人又向着姜清柏行礼,大体上,此人就是建成郡的长官了,就算不直授太守,也会领着代理郡丞的位置了,他们全部是他的直属下属,当然要行礼了。

    于是礼节性的说上一阵,顿时气氛就转好了,这时,方信才问着:“两位,不知建棱堡的情况如何?”

    “回巡抚大人的话,砖窑三处,有一千壮汉为之,选合适土质之地,都已建成,每日可出青砖万块,并且还在增加中,又以二千壮汉运之,还余一千五百,先建一个棱堡,按时进度,不过十日就有大体规模,细处慢慢再来。”袁程身为难民营主官,展颜一笑,淡淡的说着:“如能得军中牛马之车运输砖块和糯米,并且调5000兵来,速度还可加快数倍有余,这3000户,十二棱堡,不过二月而已!”

    实际上棱堡不大,按照方信的政策:“屯田与军相当,是五户一伍,十户一火,五火一队,五队一营,一营设一堡,二百五十户,每户十亩地,是以一堡三千亩地”

    这三千亩地,是指棱堡外面的田地,这棱堡本身,就是可容二百五十户居住的小堡,有一些仓库,总体面积,只有一亩上下。

    关键是棱堡的设计很巧妙,由于面积不大,无论进攻方从哪个方向进攻,能攻上去的几百号人,而且没有死角,都会面临数个方向火力的攒射,没有任何可供掩护的掩体——除非自己挖战壕,而且随着进攻的延伸,战线越深入,面临防守方打击的方向就会越多,前进压力越大。

    地球历史上,清朝康熙时,和沙俄时代打仗,在东北一个棱堡,才几百沙俄军队就防住了清军上万人的进攻,最后还是围了几个月,人家弹尽粮绝了,才投降,可见其防守方面的力量。

    这实际上也算是作弊,不过却是这个时代允许的范围内。

    方信听了,露出喜色,远望最近的,已经建了一半的棱堡,寻思调遣五千兵,也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容易监控流民,当下就说着:“甚好,本官就下令,调五千士兵与你处听令,协助建堡。”

    话说到这里,他又沉思了一下,又回头说着:“郑飞丹!”

    “标下在!”一骑而出,这人三十岁左右,甚是剽悍,却是军中投靠方信的下级军官之一,正八品武官,这次随军出战。

    “本官命你为临时调度使,节制这五千兵,配合袁先生,如是完工,当赏大功,明白不?”方信说着。

    这人立刻明白了方信的意思,就算要军队参与建设,也不可能让一个才进来的外人染指兵权,五千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关键时出乱子,特别是和蛮司里应外合,说不定可以让全军大败——这种可能性再小,也不得不防。

    “标下明白!”这人大声说着应着。

    方信又稍拱手为礼,说着:“袁先生(难民营主管并不是正规官职,所以可客气的称先生),一营之后,还有一营,尽量在三月就完成,以成卫东县全县的编制,您要多辛苦了——杨县尉,以后二十四堡,就是你治下之民,如是今年能顺利开荒屯田,来年春耕后,本官就保举你为正七品县令,管这百里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