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天堂 > 第五十七章 图谋(下)

第五十七章 图谋(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道天堂最新章节!

    第五十七章 图谋(下)

    回去之后,意外的接到了一条信息。

    竟然是前些日子认识的贺单。

    比赛明天才进行,萧冰已经回去,也许去看看,也算是消遣了,说实际的,方信一直对这个世界的宅男,有些好奇呢!

    地址就在五图观附近的六十岭大厦。

    现在有车,开车而走,的确方便了许多,在六十岭大厦广场停下来,遥望高高的八十层高楼,方信都不由汗颜。

    其实,在帝国,这种高楼,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就是政府、大企业、大集团的密集性办公场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许多工作要联合起来作,而且统一管理以安置一些特殊的设备和工具。

    其次就是同样是密集生活场所,但是这不是骄傲,反而是中下层次的表现,如果是私有的公司,现在反而大部分占有一块地皮,自己建个小楼,反而体面气魄。

    这是由于建筑技术提高,而建筑成本降低的缘故,可所谓彼一时,此一时。

    六十岭大厦,从外面看,大型的蓝色玻璃很是宏伟,在车上下栽信息资料,这八十层楼中,集办公、酒店、商场、居住房为一体,如果是“宅”,的确可以足不出楼了。

    方信却没有立刻上前,因为有一个吸引住了自己,那就是五图观。

    五图观的面积,足有18.5亩,也就是严格意义上的道观了,从下载的资料上看,这里也属于可旅游的地区,但是必须静声而行,不可喧闹。

    当下停了车,就散步而入,大门上有麒麟,门上刻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五图观”,下面有一行小字,却写着“同修郑哲如”,方信看了,虽不知道这郑哲如何许人也,也没有想搜索一下,但是想想也知道:“这三个字,看上去就神气满足,想必是一个书法大家了。”

    想着,穿过门来走入。

    入得门,便是曲折走廊,阶下石子粒粒,又见得上千翠竹一片,附近就有几个修舍,这些修舍,用的是难得的木屋,虽然不大,很是雅致,再穿过一道小门,不知从何从引得水来,几成小溪,又有桥在,可所谓清幽恬静。

    中间大殿,方信走了过去,却见得三清殿来,这是真正的三清尊像,除此之外,别无它物,尊像上,清光层层不尽。

    道尊不需香火,唯虔诚礼拜就可,方信行礼,拜之,圣人几如大道,拜之自是应当。

    几个道士,端坐在蒲团上,正在默读道经,一呼一吸,一念一声之间,清光自他们身上而出,又隐隐与三清道尊相合。

    这种清光至纯至净,所以称之“清”,方信若有所悟,如从这个角度上看,自己功德圣光,也算是纯粹,但是相比,还差上一些,这一些,似乎就是本质故。

    等几个道人完成功课,方信才说着:“见过几位真人。”

    其中一人受了此礼,而还有两人却立刻说着:“不敢,我还不为真人。”

    方信有些诧异,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余岁,当下就说着:“三清尊前,不可喧哗,我们外出说话。”

    方信立刻领悟,当下就退了出去,到了外面,这人似乎也就是迎客之人,看见方信有些迷惑,也就一一解释。

    “吾家道观,是以为立志出天地玄黄外的人而设存,入门可称修士,而真人者,内凝道基,淋三清光,是以真人,我还不是,如能了得三清先天之境,才可称道人。”

    “大道至宽,还用得着这些阶级吗?”

    “不为阶级,为名副其实故,内门只有修士、真人、道人之称。”对方不以为意,简单的介绍说:“道家外门,可称人仙、地仙、天仙、大罗金仙。”

    “怎么不见许多人来拜之?”

    “圣人无需受香火,而行大道,一神一道,虽出同源,不可混淆。”对方似乎有些奇怪,这本是最基本的常识啊!

    方信谦虚而问,这人也就说些常识。

    原来,自大唐太祖之后,神、仙、道开始细分。

    所谓神,皇天上帝,后土地祗都是,总理天地阴阳,神的数目精简(其实土地和城隍神虽多,但是可看成只有土地神和城隍神两位),受得众生香火信仰,自然为众生照顾和管理,可所谓“受大礼,行所职”——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你接受信仰,就自然要承担责任,凡是不能完成这个循环者,不为正神,而落于邪神之流。

    仙者,道之外门,一切不受神职,逍遥自在,又具备大能者,就可入此称呼(当然,这是道家思想来判断万物),由于还不能超越天地玄黄,因此还是天地之中,当有劫数,因此有的仙者,也会承担一些责任,以化解劫数。

    而道者,就是入三清之门,行大清之道,立志超越天地玄黄外之人,受到三清之佑,只有最彻底的人,才会选择此道。

    所以,神道最昌,其次仙道,再次大道,但是唐太祖后,道学体系是道化盘古,盘古化三清,三清了道真,各掌大道气数,是为天地宪法,总领纲常,已经成定数。

    总结出来,也就是说——凡有所欲,可为神道,如求自由故,可为仙道,超越天地玄黄者,必为道人。

    有这根本体系,道观虽少,但是却是核心所在,非大智慧大毅力大誓愿者不可求之。

    方信听了,也不知应该何想,当下谢了。

    帝国至此,真是集天地大成,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水深。

    先放下心来,按照地址,先到了六十岭大厦上55层,贺单的游戏工作室,租下了一套办公房间,门开着,进去,就看见用木板隔开的小房间,每个房间还有着一个营养仓,中间还有一些职员。

    “您好,请问您来找谁,有什么事?”一个小女生上来客气的说着。

    “我是方信,来找贺单!”

    “原来是方先生,贺总说了,你一来就请进。”

    方信点头回礼,发现这里大部分是学生,非常年轻的说,而贺单就在里面,一大群少女少年的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呢!

    “方信,你来了?欢迎欢迎!”贺单看见了,就打个招呼:“来,给你挑个,是当拉比司王子,还是当坂本千寻?”

    方信不由一头迷惑,而少年少女都拿着奇怪的衣服,化妆师忙的给一个个化妆,看了一会,方信突然之间明白了,原来是同人大会。

    这在地球上也有过,这些沉迷于游戏、电影、卡通的人,经常穿着同样衣服,打扮成里面的人物,然后就集会,不过,前世地球上的人平均容貌水平不是很好,往往没有办法表现出里面人物的风采。

    但是现在这个世界,相对提高了一个层次,所以看上去就赏心悦目。

    什么拉比司王子和坂本千寻,他根本没有听说过,朦胧的从原本方信记忆中知道这是动画片的主角,但是这个世界应该很熟悉吧!

    “你忙,我先看看。”方信说着,既然来了,那就参与吧,他找个座位,就专心的搜到动画片,先看着这两部。

    看着看着,方信有点惘然了,前世他曾经也看过动画,并且下载了许多,在那个时代,圣斗士曾经影响一段时间,而在这个世界上,出云国还是动画大国。

    激烈的战斗,唯美的画风,人类想象的世界,看着精美和复杂不知道多少倍的动画,方信却回忆起原本的时光。

    就算前世的动画相比非常粗拙,但是这种心情还是类似。

    有许多情节,都是相似,不经意之间,可以联系到前世的经典中去,然而定神一看,自然是找不到真正一样的地方。

    到底已经人世皆非了,方信带着一种感伤与遗憾,继续看下去,特别是坂本千寻,这本出云国人拍的动画,很是类似棋魂,又类似于浪客剑心。

    为了追求最强的剑术,一人一剑,如此而行,从中,方信甚至看见了宫本武藏的精神,无非是换上翩翩少年来。

    去发现,去寻找,去坚持……人生中,总有这样类似的心情,让人深深感动。

    当下就换上了剑士服,也算参与了,等时间到了,一干人全是到大厦下面的停车场上,然后乘上两部车,大家一起去。

    方信却摇头,自己走入自己车中,这时贺单却叫住了他:“方信,你有车啊,正好,多坐几个人!”

    “哦,好的!”方信点点头,开了门,这不,一下子进来六个,顿时坐满了。

    跟在车后,跑了二十分钟,就来到目的地。

    却发觉这是一个大会场,但是必须买入场券才可以入场,来观看的人看来有许多,里面很是热闹。

    对这个方信倒是很理解,这种活动也要包下场地,也要花钱的,收点入场券也是应该。

    “嗨,你们才来啊,节目都快排好了。”有一个少女打招呼说着。

    动画中的衣服都很唯美,也很是暴露,这不是,这个魔法师打扮的少女,魔法长袍下面开口到腰,不走路时可以遮挡,一旦走路时,那修长的大腿就会露出来。

    少女肌肤雪白,微微发光。

    方信略皱眉,他感觉到这个少女身体内的力量,很类似魔法力量,很是强大,也差不多有三阶左右了。

    “已经来了,你再安排吧,这模样是少女魔法师中的安莉!”贺单这时也知道方信不懂,下半句低声说着。

    “你好,安莉阁下!”

    “你好,剑客坂本千寻阁下!”

    两人就是握手,然后都收了回去,都有些吃惊,想不到表演同人中,还真遇到了高手,方信还是第一次在华夏地盘上,遇到魔法师呢!

    “好啦,大家先熟悉一下场景,把节目单报给我啦,我去安排!”那个安莉注意到了方信那有趣的打量,因此跟着贺单说着。

    然后,在场上,方信看见了无数动画的人物,大部分是他所不认识的,但是这不妨碍他欣赏着那些美少女——特别是夸张的动画衣服下青春的少女们。

    节目没有正式开始,就可以看展览会,里面到处是各种各样的剧情衣服、道具,甚至还有着模拟的武器,在场里闲逛的人,有时也会挑选一些买下来作为收藏。

    没有多少时间,正式的剧情人物表演就开始了,虽然全部是自演自导,各队水平也不一样,但是喜欢的就是这个气氛,因此一个又一个的节目让人看的非常过瘾,就算是什么也不懂的方信,也看的津津有味。

    很快,就轮到方信出场了。

    方信一上台,大家就欢呼,那种气质,那种剑手的风范,那种动作,都一一显示出来,不懂的人欢呼,懂的人却暗暗吃惊。

    方信也不去管他们,他按照节目,表演了一套剑术,然后就是下场了,也不理会有些人惊疑不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