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道天堂 > 第五十二章 接着初赛(上)

第五十二章 接着初赛(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道天堂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接着初赛(上)

    第三个10连胜,分数达到了356.5分,现在30连胜者,一下子锐减到52人,这些人,必是未来的对手。

    由于是虚拟网络,为了玩家的游戏缓冲,因此转移场景,最标准的环境就是眼前出现一条漆黑狭长的甬道。

    一旦选中某个场景,甬道门口就有一扇门出现,并且放出一些亮光。

    穿到了自己半位面,虚拟半位面上的花树,依旧亭亭而立,缀满金粟,香光如海,小楼雪白小巧,隐约在其中出沉。

    方信推开门,宽厅中光线自动亮起,程度恰恰好,柔和舒适。

    在房间中椅子中坐了下来,他打开了网络系统,搜索着青藤杯以及青玉葫芦,果然,就找到了关于自己报道。

    报道信息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丽人,身材高挑丰满,一件淡青色的上衣,一条及膝的短裙,颈间挂着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虽然不算绝色,但是也有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妩媚风情,她正在报道:“各位,第三天青藤杯剑道比赛正在进行中,但是已经有一些人完成了十场比赛而获得胜利,让我们看看他们的名单。”

    屏幕上,一些人占有了小格子,而方信就是其中一个,在随后,她还专门提了一句:“在这里,我们发觉了天才少年剑手三位,都是不满十八岁的少年,让我们看看他们的名字——曹冬沛、方信、谢柏,他们的年纪分别是十五岁,十六岁,十七岁!”

    下面的,方信就没有多看了,自己依靠着玉如意,才得以有如此成就,而这里就出了三个,真是了不起。

    不过,剑道比赛才开始,自然还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方信,方信再看了片刻,就关闭了,然后沉思。

    就从各方面搜索的点滴信息,以及萧冰给的资料,现实中种种推广的事情,就可推测出,位面旅行极受重视帝国和各方面的重视,所以才不遗余力的花费大量资源来推广和传播本来不必推行的技能。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功德?也许是部分方面,但是至少方信还没有感觉到有这方面的迹象,当然,他心中也不愿意认为帝国有许多类似他玉如意的物件存在——这实在太夸张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切还的迷团,方信想了想,突地苦笑了下,这个问题不是自己现在所能弄明白的。

    方信心中自嘲,把思绪转到位面旅行的条件和技能上去。

    思考这方面,却收获许多,从自己的体会上看,前去其它位面,是灵魂之旅,一切基于灵魂的技能才有价值。

    这样的话,帝国虽强,此间庞大的物质力量,也无法对其它位面产生直接影响。

    而一个旅行者,虽然内息之类还不能带过去,但是所具备剑术、阴神、法力,包括魔法和神的连接,却同样存在。

    魔法,是欧洲的强项,帝国虽然研究,但是想想也知道不太可能研究彻底,远远比不上欧洲,这从帝国没有普及魔法教育就可看见,而且,这个世界虽然灵气充满,但是离魔法世界所需要的能量饱和度,还差上许多——仙术虽是华夏精华,但是同样受限在这里。

    宗教方面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帝国作为一个政府来说,这种受制于神和教会的力量显然不可靠,所以既不传播,也不打击。

    从这个角度上看,帝国传播包括剑术在内的武道,传播无宗教背景或者尽量减少宗教背景的炼气术,是一种深谋远虑的国策了。

    推演着这些方面,方信开始搜索欧洲和美洲信息,结果使他满意的点点头。

    的确,欧美白种文化范围内,也同样在推行武道,据说骑士学院的课程很受欢迎,甚至开始出现半公开半隐蔽的魔法师学校。

    毕竟,孤零零或者一小群来到其它位面——别扯谈什么纵横四海了,投影位面的能量特性,使魔法神术仙法道法之类的力量大幅度提高,因此移民过去的人没有现代科技的支持不过是弱者。

    就拿方信自己来说,如果不是正碰巧比例非常小的小型位面,并且遇到位面领主黑暗伯爵蜕化,要不然自己哪怕有玉如意,都不知道死几次了。

    所以力量是最重要的事情,四阶剑手的价值因需求量大而提升,帝国才不惜巨资,投资研究营养仓、虚拟技术,以及推行剑道大赛等项目。

    一切的胜利,首先基于信息,方信所知道的不少,但是也不多,不过,有着去过位面的经验,再反过来推演推敲,的确可以分析总结出许多东西来。

    事实上,有许多人就是不明白,理论上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秘密,一切都可以从其它方面推演而出,毕竟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没有人是全知全能,但是任何组织和个人,都要向这方面努力,谁能更靠近一步,谁就是强者。

    话说,原本地球上,关于股票的事情,有的人单靠大量公开信息就可找出胜利之路,而更多的人,都连读懂财务报表的能力也没有,如果前者算作弊,那方信多希望成为作弊之主啊!

    剑术到四阶,已经达到了人体技能的颠峰,下一步,就是凝神入剑种了,这步已经开始超越人体极限,方信并不想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当然,四阶初段,和四阶颠峰,差距还是相当大,这就靠平时积累,多战斗,多磨练,多吸取经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不是急能急得来的,话说,这次比赛,也是一次重要的磨练修炼的过程。

    那其它的技能呢?高阶姑且不说,低阶的,武力方面,还有骑术,箭术,刀术,枪术等等,不过这些其实和剑术都属于一个范围内力量,以方信到了四阶的能力,花费一段时间,来提升其它连接相关的技能,并不会很难。

    想到这里,方信不得不感叹佩服帝国以技能树来划分英明——技能树,最大程度上划分出了相关领域的基础、连接、延伸、分支、以及各个前进的方向。

    和地球上几个领域一把抓,结果什么也没有学到,或者产生大量学习浪费,与未来进阶和使用无关的学科安排相比,在帝国人看来,地球上教育之落后,已经可以排到地球人看中世纪人的程度了。

    如果地球上向帝国学习,不但大开教育之门,而且使帝国各方面职业都标准化,精英化,系统化,那种大学生出来,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就此一项,就可使国家软实力上升一个台阶,可所谓功德无量。

    贪多嚼不烂,这是至理名言,触类旁通这种高阶感悟,还是等有着高阶技能再说吧!

    不过,除了武力外,应该还有许多东西是通用的,比如说信仰,比如说文化,比如说,一些民间技能,方信想到这里,灵光一闪,顿时大彻大悟。

    碎片位面还算了,假如在一个相对成熟的世界中,毫无疑问,有着相关语言和文化的知识,融合入内相对容易,帝国推广古文教学,固然是传统力量的体现,又何尝不是积累着必要的知识呢?

    这样的话,也许古代历史研究,社会研究,古文学习,以及毛笔字都要修修才行。

    方信哈哈一笑,开始退出了营养仓,准备接见来人,这时,已经智珠在握,不敢说对一切都在掌握中,也可以说,心中有了原则,有了明光,有了对策!

    因此当周华宇前来时,看见的是一个少年,正一身悠闲服,在自己的花园中洒水,清理,并且削剪过多的枝叶。

    神情洒脱,从容自在,在盛夏而全身无汗,看见时,有一种明月照水的淡然感觉。

    当下,周华宇就吃了一惊,这不但是气质和心性的体现,也是实力的体现,大周天三阶,寒暑不侵,悠闲自在。

    “请问,您就是方先生吧!”

    “哦,是我,您就是周总吧,有失远迎,切怪切怪,你们进来吧,里面有冷气,比较好说话。”方信如此说着,这个周华宇和秘书,看起来都不过是二阶,受这严炎一晒,虽然短短一段距离,已经汗湿薄衣,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却同样全身无汗。

    方信就着门口的水龙头洗过手,然后伸出手来,与来客轻握了握,以示礼节就是了。

    周华宇迅速地打量了这个别墅,又将目光收回来了,说着,“方先生真是好闲情好雅致,让我一看就佩服。”

    “那里,不过是偶然出来洒洒水。”方信将工具就随手放在花园中那棵小树下,在前面带路,开了门,让周华宇等人在客厅中坐下。

    “抱歉,这里只有茶。”方信拿出茶来招待的说着。

    “谢谢!”所有人在获得一杯茶后,连忙起身说谢。

    道谢后,周华宇目光在客厅中扫了一圈,这别墅里面,也不算很希罕,但是也不算差了,按照刚才自己所看的环境来看,大概三百万左右。

    方信应该不是方家最重要的子弟,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些底,在客套了几句之后,他就说着:“方先生,这次我们来,是有事相商。”

    “哦,是不是关于我四阶的事情?”方信拿出一杯,喝了一口,才抬起头来问着。

    “对,正是如此,其实本社有意向和您商谈……”周华宇正想说下去,方信就作了一个手势,他停住了话,改口说:“方先生有什么话说?”

    “如果说这个事的话,我想必须等一个人,实在抱歉,她应该前来途中了,我的事情,还必须和她商量后才能决定。”方信淡然一笑,微躬了礼:“实在抱歉,不过有些事情,的确不能由我来一人决定。”

    周华宇微怔,心中一沉,他顿了顿,询问的说着:“是不是贵家族前来的人呢?或者是先生的父母?”

    “不是,是我的女友,她是名字是萧冰。”

    萧冰,那个萧冰,周华宇又怔了怔,才联系起萧家的大小姐来,显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才笑的说:“原来她是你的女朋友,她要来吗?”

    “是的,中午时就说要来,这时,大概已经到了本城了吧,她的意思是等她来了再说,不如各位先等等,如何?”

    周华宇低下头来喝茶,掩饰自己失望的神色,然后才说着:“能见萧小姐,也是我们的荣幸,这次我们也没有白来了。”

    说话之间,显是对招揽方信已经不抱希望了,他其实也隐隐听说过萧冰和方信关系的流言,但是一直不是深信,但是现在看来,这流言还是真的,既然如此,想招揽就不太可能了,毕竟萧家姑爷那会为这点所动。

    再喝一口茶,他心情稍平静下来,这茶是好茶,可惜水不是很好,他再次打量着周围,房间中摆设很少,就不远处置着一个花瓶,插着几根连着花的枝叶,外面的花树半掩着这个别墅,轻风带来一点炎热,立刻就又被冷气所化。

    才打量片刻,外面就传来了声音,方信笑了:“正巧,还没有请各位多等,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