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贵荣华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东宫建官属,太子考肱股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东宫建官属,太子考肱股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吏部尚书夏守义兼詹事府詹事,加太子少傅。

    户部尚书张节加太子少保。

    随着这两条旨意,空缺已久的东宫詹事府便填上了一批批的人,右佥都御史王佐兼任了少詹事,而左春坊大学士则是由翰林院掌院学士刘戡出任,此外的左右庶子、左右谕德、左右中允、左右赞善等等全都补上了各式各样的人。在这些人当中,宋宜虽是挟开平大捷之势,但在那好几位大佬的名头下,竟是连一个水花都没溅起来。

    而只有皇帝陈栐自己明白,东宫官属终于得以定下,不是别人,正是皇后傅氏的劝谏之功。皇后谏劝的理由实在是让他无法驳斥,还是从前那四个字,名正言顺!毕竟,他不再是上头压着太上皇的天子了,该给儿子预备一些他认为忠心的人!借着太上皇驾崩之后加恩新旧文武,又赦免了旧时人等,即便说是太上皇遗命,但这等收拢人心的好处自然都归于他自己的身上。既然做了人情,他便索性更加大方了一些,如六安侯太夫人崔氏的幼子,便赏了指挥佥事衔,此外还有不少当年因韩国公舒全的案子被牵连的勋臣,也都一一得了恩赦。不过,除了威宁侯,几家停袭的爵位却并未发还。

    若是那些老勋贵家里都恢复了元气,只凭他们枝繁叶茂的光景,就于除旧布新不利!

    由于北边如今虽打过一个胜仗,但目前仍然战线吃紧,卫国公顾长风和定国公王诚仍是一个镇辽东。一个镇宁夏。相形之下,刚刚得了封爵的皇帝昔日旧部,也有不少领命出镇。徐志华是跟着陈善嘉去北平了,而朱逢春和张铭留京。剩下那些封了伯的,从甘肃大同宣府到大宁,无一例外都是奉命守重镇。而此前在秦藩之乱中受创严重的代王。如今也被终于腾出手来的皇帝给顺手捅了一刀,收走了代王中护卫,只保留了王府仪卫司。

    这一个月兴许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对于陈善昭章晗来说,即便遭受了太祖皇帝离世之苦,但这仍然是册封东宫之后少有的轻松时刻。因而,得知睢阳伯府闭门谢客。算着外甥百日就快到了,家中只预备少许至亲小小地摆上一桌庆贺,身上有孝的章晗不好回去庆贺,就让秋韵备上了四色贺礼并宫制长命锁,连同皇后贤妃和后宫几位太妃的赏赐送了回去。而秋韵自从得知了吕氏蒙赦之后已经从辽东启程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比从前更添了三分精神,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尽管如今只有宗室皇族仍在丧期,群臣均已除服,但谨慎的人家仍是不敢操办嫁娶等事,什么生辰满月百日之类的宴席也都是低调处置了。章家原本也是这么个打算,可从一大早开始,其余勋贵人家送礼的人便络绎不绝,其中既有如顾家这般往日有些旧情的,也有如朱逢春这样号称是军中同僚的。就算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家,这等喜庆日子送上门的礼不收却也显得不近人情,但却不能谁的礼都收。新晋的管事尚不足以应付这些,于是章昶最后不得不亲自到门上坐镇。秋韵坐车到了章家大门前的时候,便看到这位小公子一套一套应付着来人的情景。

    “小少爷。”

    章昶刚好说歹说送走了几个凑份子送礼的武官,听到这一声他立时扭头。却见是一辆看似普通的黑油平头车停在了门口。认出那打起帘子的人是秋韵,他连忙转身疾步上前,因笑道:“秋韵姐姐是从宫里来的?”

    “太子妃殿下亲自做了一顶小孩的帽子,另外则是四色果点并一把长命锁,让我送了过来。还有就是皇后赏的一面玉牌,贤妃娘娘添的一双虎头鞋,宫中几位太妃合起来送的小玩意儿。”

    “真是又让诸位娘娘和太子妃殿下都费心了。”章昶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连忙招呼道,“外头人多,我这就让人开中门请你进去。”

    随着睢阳伯府这一开中门,谁都知道是宫中送了赏赐来,不少沿着巷子一边的墙壁停车的人全都探头张望,这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夫更是目光熠熠地盯着此前露出过身形又说过话的秋韵。直到中门渐渐关上,马车和芳踪全都不复得见,他方才轻轻吁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扣下了帽子,这才头也不回地对背后说道:“走,到回程路上等着。”

    章家的百日宴办得甚是简单。章昶请了假在家中,再加上章刘氏宋清盈,还有从宫中来送赏赐的秋韵,满打满算也就是四大一小,宋宜这一天轮值侍东宫讲读,人尚未回来。而秋韵自然不敢与章家众人同席,章刘氏知道从前若非她以身相代,女儿也逃不出生天,硬是按着人在身边坐了。她明白秋韵如今算是宫里人,不敢劝酒,只把诸色菜肴挟了好些放到她碗中。而秋韵拗不过这好意,勉为其难吃了些东西,待到乳母抱了孩子出来,她凑上前端详了好一会儿,见小家伙生得壮健结实,眉眼灵动,一时征得章家人同意,不禁喜欢得抱在了手里。

    “可起了名字?”

    “如今才起了个小名叫宝哥儿,大名还没起呢。他爷爷他爹爹认得的字也是有数的,我是让宋先生起,宋先生却笑着说不能越俎代庖,于是我们也就宝哥儿长,宝哥儿短的叫着。要不秋韵姑娘回去对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说一声,赐一个好听的官名给孩子。”

    这种事情秋韵自然答应着回去说,等到又小坐了片刻,她看看时候不早了,少不得起身告辞。马车从睢阳伯府里头出来,她想着章家如今飞黄腾达,不知不觉那念头就拐到了吕家。想当初吕家攀上了六安侯府王家这门亲,一时在京城也是好不风光,可王家一倒,吕家就如避蛇蝎一般,非但对出了嫁的六安侯夫人吕氏不闻不问,而且更把她们这些旧仆的家人都赶了出来。如此绝情绝义却没得什么好处,现如今吕家早已经败落得籍籍无名,再看看章家人如何对章晗这个养在张家的女儿,高下立判,足可见老天爷还是有眼的!

    “哎呀!”

    听到外头那一声唤,秋韵顿时只觉得整个人突然前倾,脑袋险些撞到了车门。待到马车停下,大为诧异的她连忙打开了车门,却见是车夫已经跳下了车,正手忙脚乱地去搀扶一个突然跌倒的老妇,而随车的几个护卫也都上了前去查看。听到旁人都说是那老妇突然跌倒,马车一个收势不及险些撞上,她瞧见人仿佛并没有受伤,心中稍安,可她还没坐回去,就突然看到了旁边人群中的一个戴着斗笠的年轻身影。

    她和飞花在外养伤期间,记得便见过此人,那些下仆等等都叫他七公子!

    舒恬见秋韵认出了自己,便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移动了几步,等到快要靠近马车之际,他脚下一动,假作绊倒,脑袋一下子磕在了车辕上。借着这一瞬间的功夫,他恰是将一封信丢入了车厢中,等爬起身后立时就反身没入了人群之中。而秋韵亦知机极快,索性关上车门,由着车夫护卫等人去处置前头的事,自己则是抓起那封信塞进了怀中。思量再三之后,她最终决定把信带入宫交给太子妃去处置。

    当章晗得了这封信时,已经是午后未正时分了。听秋韵道明原委,她就意识到信是来自何人,少不得便用裁纸刀开了封口。信笺上的字迹是一手瘦金体,抬头便是太子妃敬启,随即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历。正如她此前猜测的那样,这正是自己当初在驿站让芳草和碧茵救下的那个险些被人打死的少年,也是舒家七公子舒恬。而在信中这位舒七公子直截了当地说是愿效犬马之劳,不求爵位荣华,只求流放之中的舒家族人能够就地安置,不再编管,哪怕永不能不出仕也甘心情愿,末了却还附上了两条非同小可的讯息。

    其一,金吾左卫指挥使杜中正在三教九流中布设眼线,应是奉天子旨意监察官员和军民百姓,已经派了一拨人去归德府!

    章晗捏着信笺眯起了眼睛,想起那桩一度闹大却最终结得出人意料的案子,以及出人意料倒戈一击的张昌邕,她并没有多少惊惶,反而冷笑了一声。反倒是第二条,让她一时心中大凛。

    其二,杜中往睢阳伯府章家安插了人,一则监察章家,一则探查大哥章晟的岳父宋宜来历!

    “秋韵。”章晗见秋韵立时上前行礼,她便开口说道,“你过几日去看看飞花,给我带个口信给她。”

    她会去和陈善昭商量,杜中此人形同毒蛇,不能仅凭正面防备,即便冒险,舒恬这一拨人也得用一用!别人联络不可靠,只有飞花这样曾经出生入死过,又身怀武艺与舒恬有些关节的,做这种事情方才最合适!

    东宫春和殿外书房,当宋宜那连篇累牍的兵书军略地理志终于讲得告一段落之际,陈善昭方才抬手示意其坐下,又摆手让路宽去外头守着,这才冲着对方似笑非笑地说道:“孤有一件事要请教宋先生……未知宋先生可认识二十多年前名动江左的心宜真人?”

    PS:这个月粉红票争夺貌似在月初就白热化了……幸好俺已经收手退出,不再相争,也不用再麻烦大家拼命给我攒票了!俺笃悠悠收官,大家笃悠悠看,都乐得个轻松快活O(n_n)O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