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贵荣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做贼心虚

第一百七十四章 做贼心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富贵荣华最新章节!

    三山街乃是南京城西三山门进城的要道,再往东就是奇望街大中街,一整条路贯穿南京城东西,最是繁忙富庶商旅云集之地。在这种地方要置下一间铺子,寻常百姓就是一家人攒一辈子都未必能够,因而这种黄金地段的产业,自然而然所有者都是非富即贵。即使赁一间房开店,一年少说也要千八百两的银钱。于是,整条三山街上,从香料铺绸缎庄到金银铺古董行典当铺,全都是油水最丰厚的买卖。

    所以,打从那家茂生绸缎庄开始冒烟开始,四面铺子中的小伙计就紧急知会了上头的掌柜,而当那边火光窜出来的时候,更是已经有自发的商户开始帮忙救火了。这无关什么道德心肠,完全是因为这一场火下来,很可能并不是烧毁一家店,而是可能殃及众多。于是,忙着提水救火的人们当瞧见那绸缎庄中几个衣着光鲜却脸色狼狈的中年人匆匆逃出来,彼此互瞪了一会儿,竟不是忙着救火,而是倏忽间两三个人扭打成了一团,顿时全都愣住了。

    当章晟带着亲卫匆匆赶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街上奔忙救火的一幕,闻到的尽是刺鼻的焦臭味。尽管前几日下过雨,说不上太干燥,但今日的风却大,尽管一桶桶的水浇上去,但却只能暂且压住火势,四周围嚷嚷声不绝于耳,却看不到有差役的影子。到了近前,兴许是他们这一行人清一色的衣裳实在太过显眼,救火的人们都一时间愣了一愣。直到为首的章晟出声喝令了几句,众人才恍然大悟。

    “你去应天府衙报火情!还有你,这三山街上照例不是都有救火的水龙和激桶吗,赶快去找找,把东西调出来!”

    “你们分成两队,一队从水井提水传上来,一队把空桶传下去。省得来回跑一团乱!”

    “还有,茂生绸缎庄管事的在哪!”

    和前头单纯的吩咐相比,最后一句却是一声暴喝。不但刚刚悄悄思量这些人身份的帮忙救火的人吓了一跳。一旁邻近铺子里忙着抢运自家存货的伙计掌柜们也都忍不住侧头多看了两眼。等到一行一二十人已经按照章晟的吩咐忙着去提水救火的时候,已经是有个灰头土脸衣襟都被扯破了的微微发福的中年人快步走上前来。

    “章爷,小的就是茂生绸缎庄的管事秋老六……”

    章晟端详着他那狼狈的样子。一时皱紧了眉头,却也懒得问其怎么弄成这一番样子,只是直截了当地问道:“铺子里的东西都运出来了没有?”

    “这个……”

    眼见秋老六眼睛滴溜溜直转,一副不老实的样子,章晟只觉得怒从心头起,当即又厉喝道:“你身为管事,这话竟然答不上来?”

    “不不不……是之前起火太急,小的一时情急,这才什么东西都没能抢运出来!”秋老六知道章晟不止是赵王留下来守卫京城赵王府的亲卫头子,更是那位手段凌厉的世子妃的兄长。慌忙解释道,“都是因为那两个查账的耽误了时间,否则……”

    他这话还没说完,后头就有两个人脚步飞快地赶了上来,一个用手死死揪住了他的衣领。另一个则是气急败坏地叫道:“章爷别听他胡说八道!幸好咱们赶来得及时,否则这个狗东西就把历年来的账本全都烧了!而且,要不是他贸贸然在店铺内烧东西,根本不会有今天这场大火!”

    秋老六不想刚刚跑了的这两个查账掌柜竟然又返回了来,而且正好是在章晟面前揭破了这一点,他顿时恼羞成怒。一面拼命挣脱,一面高声辩解道:“章爷,千万别听他们胡搅蛮缠!小的只是在店铺内烧一些没用的凭条,可就是他们两个带着不知道从哪儿带来的一伙人,突然闯进了店铺里头,不由分说就对小的大打出手,扭打之间方才打翻了火盆……”

    尽管章晟不知道今天这事情究竟是谁对谁错,但听着这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指责,他的那团怒火已经是到了极点。为了今天陈善昭的生辰,章晗里里外外忙了好几天,可就是这样喜庆热闹的日子,竟然闹出了这样不可开交的事,传扬出去还不得成了笑话!想到这里,他只觉得这三个跳梁小丑异常可憎,强忍住把人直接打趴下的冲动,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

    “统统给我闭嘴!”

    这一声暴喝以及那杀气腾腾的眼神顿时止住了三个互相指责的人。秋老六好容易从别人手中挣脱出来,可却仿佛感觉到了迎面章晟那森然怒意,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眼见章晟使了个简单利落的手势,紧跟着他身后尚不曾分派的两个亲卫便大步上了前来,他一个激灵就察觉到了对方要拿下自己,一面慌忙往后退一面叫道:“章爷,小的跟着殿下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小的也不是故意把那些绸缎失陷在里头……”

    “堵上他那张臭嘴!”

    见两个亲卫依令照办,那喋喋不休的声音终于告一段落,章晟方才冷笑一声道:“区区绸缎算什么?就是抢出来也十有**不能用了,但东西全都撂在里头,你是想让这火烧得更旺么?管了这许多年绸缎庄,连这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还说什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是延烧其他官民房屋,你以为是个什么罪过?把他牢牢绑在那边拴马桩上,这会儿没工夫管这种只会夸夸其谈的废物!”说完,他又扫了那战战兢兢的两个掌柜一眼。

    看在他们是太子妃的人,暂且先撂着,回头再收拾他们!

    尽管有了几十个生力军,章晟又把之前那些无序救火的人组织成了有序的阵型,然而,火势仍然渐渐延烧到了旁边的铺子。眼看前往应天府衙的人还没回来,找激桶水龙的人却回来报说不见看守的差役,他知道不能再这么等下去,问清了存放地点便径直赶了过去。

    然而,应该在这儿看管东西的差役却不知道溜到哪儿摸鱼去了,只剩下一把铜锁孤零零挂在门上。面对这情景,章晟只觉得额头青筋毕露,二话不说就直接拔出刀往那铜锁上砍去。兴许是陈善昭之前所赠的着实是一把宝刀,或许是链条年久失修,三四刀下去,那铜锁和链子终于掉落了下来。

    等到激桶水龙等物一一取来,直接连上了水井,火势终于渐渐得到了控制。就当章晟长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气急败坏的嚷嚷:“章爷,秋老六跑了!”

    章晟刚刚不想把珍贵的人手浪费在那种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这才吩咐把人绑在拴马桩上。此时此刻,他闻言望去,见那边厢拴马桩上果然只剩下了一截绳子,顿时眉头一挑。然而,还不等他指派了人去追,就只听一阵阵嚷嚷回避的大喝声,却只见那边一行二三十骑人驱赶着街上看热闹的人,渐渐疾驰了过来。而头前一骑人手里牵着一根绳子,那五花大绑踉踉跄跄被绳子牵着的人,不是秋老六还有谁?待到看清楚被护卫簇拥在当中的那年轻人时,他更是吓了一跳,连忙快步迎了上去。

    “淄王殿下!”

    这一声虽然不大,但眼见章晟屈膝行礼,看热闹的众人刚刚已经知道这年轻人统领王府亲卫,此时察觉来人身份不凡,大多数人都慌忙回避,有的打小巷里溜了,有的则是慌忙回自己铺子,只余下那些救火的人还在忙活。而马背上的淄王陈榕直接利落地跃了下来,喝了一声免礼之后,他看着那烧得屋顶早已穿了的屋子,眉头紧紧拧成了一团。

    “火势怎么会这么大!”

    “回禀殿下,火势乍起之时,绸缎庄上下不曾齐心协力,铺子内存放的绸缎一匹都没有运出来,以至于助燃之物太多。”章晟瞥了一眼形容比之前更加狼狈的秋老六,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落在淄王陈榕手里,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他和太子妃举荐的那两个掌柜在自己面前还互相推诿责任的事说出来。

    可即便如此,陈榕仍是面色铁青。他环视了四周一眼,不见半个差役,他更是恼怒了起来:“应天府衙和江宁县衙的差役呢,怎么半个不见?”

    此话一出,章晟想起自己派出去报信的那个亲卫至今尚未回来,心里自是也恼火得很。此时此刻,还是淄王身后的一个亲随乖觉些,翻身下马后走到淄王身后,低声说道:“殿下,卑职听说,今天是应天府尹家的三公子满月之喜,不少人都去恭贺了……”

    一想到陈善昭难得热热闹闹过一次生辰,被这事情给扫了兴,尚且知道派亲卫过来瞧瞧,这应天府尹乃是京城的父母官,却是只顾着自己的儿子过满月,他顿时为之大怒,完全没意识到这起火的地方对陈善昭来说怎么都是自家产业,而对应天府尹来说,不过是奏报中的几句话几个词。等到厉声吩咐了人再去府衙县衙,他见章晟盯着自己亲随前头抓到的慌不择路奔逃的那个中年人,他不禁开口问道:“章指挥认识他?”

    “殿下,他便是这茂生绸缎庄的管事。”

    听到这话,原本只觉得此人形迹可疑的淄王顿时为之大怒。然而,还不等他再发火,就只听那边厢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大火终于扑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