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问 > 六、李芷

六、李芷

作者:流浪的蛤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天问最新章节!

    “不客气,那头妖兽伤到了你没有,要不要我送你回夕慈镇?”

    “不用了,这点伤不碍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你是才到这里的人么,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少女显得非常活泼,脸蛋上汗水混合着灰尘,虽然看起来有些好笑,却别有一番青春活泼的味道。

    “我是昨天才从镜湖里飘上来,说实话,现在偶尔还会怀疑自己在做梦。”月城武耸了耸肩膀,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笑脸。

    “要是做梦就好了,我叫李芷,到风洲已经快四年了,偶然想起父母双亲和弟弟,还总期望下一次梦中醒来,就会回到家里。”

    月城武听得笑了起来,安慰少女道:“你父母和弟弟,总会和你有不同的生活,虽然离开亲人总是有些舍不得,时候久了总会慢慢淡忘。不知你是什么时候的人?”月城武到了风洲,养成了一个习惯,总会先问一声别人来自什么朝代。

    李芷笑了笑答道:“我是元朝末年,白莲教的弟子,随着大军攻打一处县城的时候被元军杀了。后来在地府听说还是我们白莲教的小明王推翻了元朝这外虏朝廷,只可惜不过数百年又给坏人占据去了。”

    月城武暗暗抹了把汗,心里暗道:“白莲教!这个世界果然神奇,刚碰上了岳家军的小卒,这里又有白莲教的女弟子。”

    李芷休息了一会,从腰间摘下一个黄布小包,从地面一抖,就把妖狼收了进去,月城武看的双眼发呆,大惊问道:“你那个包怎么会把这么大的一头妖狼装进去?难道这是白莲教的秘传奇术么?听说唐赛儿,徐什么道士,能撒豆成兵,我还以为只是民间传说。”

    李芷拍拍腰间,满足的答道:“这可不是白莲教的法术,我们教中的法术只有教主才懂,从不传授教徒的。只要你能得到一块天罗布,夕慈镇上的巴杨老人就会给你做一个背包。他有一次帮了一个盘古大陆过来的仙人,仙人就教了他制作这种可以容纳很多东西的包,巴杨老人非常的好心,从来都是免费给大家制作,什么报酬也不要。”

    “可惜我没有什么天罗布,不然还真想得到这么一个宝贝。”月城武有些羡慕李芷,他昨天和王石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打猎到的五头妖兔带回夕慈镇。有了这件宝贝,不知要节省多少力气。

    “天罗布非常罕见的,我也只找到一块半,自己做了一个,剩下的半块根本不够再做一个,不然送你也无妨啊。”

    月城武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天罗布是什么样子?夕慈镇上有没有的卖?”

    李芷摇头道:“我从未见过夕慈镇上有人出售天罗布,至于天罗布的样子,你看这个就知道了。”少女抖出了一块黄色的布,月城武看了顿时喜出望外。

    “这么说,我也可以有个像你这样的包了。”

    他拿出镜湖边垂钓老人送他的一卷黄布和那块石头,果然和李芷手里的那块天罗布一模一样。

    “咦,你刚来风洲,怎么会有这样的珍贵物品?”

    “我刚从镜湖里浮上来,就看到一个在湖边垂钓的老者,就是他送了我这两件东西。你知不知道这块石头能干什么?”

    “你运气真好!”李芷拿过了那块石头,看了半晌摇了摇头说:“我可看不出来这石头有什么用处,或者你可以找巴杨老人去问问,他是夕慈镇最见多识广的人。”

    “看来是非要去拜访一下巴杨老人不可了。”

    李芷见月城武两手空空,不由得笑道:“这位大哥,你也是来夕慈草原上打猎的么?不我们一起,也互相有个照应。”月城武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李芷虽然是个年轻女孩,但是一手剑术可以和妖狼争斗,比他的半吊子可强多了。

    两人没走多远,就遇上了一头通体纯黄的妖兔,这头妖兔身体比同类大了一半,一看就是修炼的年头较为久远,身上的毛色油黄发亮,一双眼睛骨碌碌的,非常有神彩。

    月城武不敢大意,掌心一扬,一颗五彩石先在身边飞绕了一圈和体内的神秘力量调整到最佳状态,这才吐气开声,大叫道:“打!”五彩石立刻化成一道肉眼几不可查的灰线,击向了毛色纯黄妖兔的左眼。

    这头黄色妖兔也不惊慌,伸出前爪一拨,五彩石击打在妖兔的脚爪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月城武就感到似乎被疾驰的火车撞了一下,胸口一闷。眼看着五彩石倒飞了回来,他忍住了不住翻涌的烦恶,再度伸手一指,大喝了一句“打!”第二颗五彩石应声飞出,和飞回来的那块在空中一撞,一起扑落在了地上。

    李芷拔出了短剑,合身扑上,拦下了这头黄色的巨型妖兔,她的剑术是当年白莲教的嫡传,轻盈狠辣,少女又是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人,面对这头凶悍的异乎寻常的妖兔,并无分毫惧怕。

    月城武招了两次,那两块五彩石毫无反应,显然是废掉了。失去了两块五彩石,月城武也没有慌张,平时在职场上锻炼出来的冷静发挥了作用,猛的伸手抓出了第三块石头,大力投掷了出去。

    黄色妖兔的眼神里,流露出几分嘲笑,这次它连抬腿也没,头微微一偏,就把这块石头躲了过去。在它眼里李芷的短剑威胁大的多了,月城武简直就是可以忽略的存在。

    不过让妖兔没有想到的是,月城武猛的大喝一声:“转!”那块五彩石头凭空拐了一个弯,狠狠的砸在黄色妖兔的左耳上,把这只几乎有一人高的兔子左耳生生打折。

    月城武自从发现体内那股无名的神秘力量可以驱使五彩石,就曾经想过增强飞石术的变化,只是还没什么时间去演练。没想到临危一试居然奏功,出其不意伤了这头黄色妖兔。

    耳朵被打折,彻底的激怒了黄色妖兔,这头妖兔唧唧一声尖锐的怒啸,舍了李芷,凌空向月城武扑了过来。月城武匆忙用上了王石传授的步法,纵身前扑,间不容发一刹那躲开了蹬向胸膛的一双兔腿。

    月城武不等站起来身子,双手抓了两块五彩石,大喝一声向后扔出,那头黄色妖兔躲开了两记飞石,觉得月城武的能力也不过如此,急于报仇,就大意了些,没想到月城武打出的两块五彩石,速度略有差异,一前一后在黄色妖兔眼前相撞,突然爆裂了开来。

    黄色妖兔没提防月城武还有这一招,躲避不及,双眼一起被碎石炸瞎了,唧唧一声惨叫,蹦起了老高,李芷在千钧一发之际,手中的短剑灵巧擦过了妖兔的喉咙,让这头黄色的巨型妖兔才落下地来,就已经妖血横喷,在地上抽搐了几下,顿时一命呜呼。

    月城武随手扔了一块泥团,砸在妖兔的尸身上,黄色妖兔动也不动,他这才确定这妖兔确实死了。身上伤痛袭来,又惋惜王石送他的五彩石被毁去了四块,立时萎顿了下来。比起李芷轻轻拂拭短剑,从容收入腰间剑鞘的举止来,月城武觉得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