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灭世之门 > 第二十二章 裂开的山

第二十二章 裂开的山

作者:黑暗荔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灭世之门最新章节!

    苏黎风听得一脑门黑线,但又无力反驳,谁让他是从那种地方偷偷摸摸翻出来的呢?

    “但你刚刚也躲在哪儿。”苏黎风皱了皱眉头,反问道。

    秋鱼茗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我是趁那个沈学长不注意的时候溜出来的,又怕被保安发现,多不好啊。”

    看她一副好像做了坏事似的表情,苏黎风不由感觉有些好笑。

    他几乎是下意识伸出手去,摘掉了秋鱼茗头发上沾着的一片草叶:“你这儿……”

    秋鱼茗缩了下脑袋,然后便看着那片叶子甜甜一笑,不太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嘿嘿,谢谢学长。”

    “下次不要来这儿乱转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苏黎风很快又回过神来,他还惦记着背包里的小白鼠呢。

    “可是苏学长……”

    “除非你还想被沈飞抓到。”苏黎风调侃了一句,果然一提到沈飞,秋鱼茗的脸色就一下子变了。

    对着秋鱼茗挥了挥手之后,苏黎风又左右望了一眼,然后便匆忙离开了。

    秋鱼茗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自己刚刚那句话还没说完:“可是我还没问你电话号码呢……”

    但可惜的是,苏黎风几乎是小跑着离开的,她追不上了……

    沈飞在保安那儿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便一脸疑惑地回到了实验楼内。

    保安没有看到小学妹离开,难道她还在楼里?

    几个实验室找下来后,沈飞又回到了一开始想让秋鱼茗参观的那一间实验室门口。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的手再度放上了门把手。

    咔哒。门居然很顺利地打开了。

    沈飞有些惊讶地望进去,喊了一声:“学妹?”

    没走几步,他便在垃圾桶旁停了下来,然后从里面捡起了一团纸片被烧掉后留下的痕迹。

    “谁在这里烧东西啊?没素质。”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沈飞赶紧接了起来,听了两句后便点头道:“我知道了姑妈,既然这样,那就把他们父女送来吧。宁南这边生活节奏慢一点,适合疗养,而且我妈也挺喜欢她的,说不定能让她变得开朗一点……什么?女朋友?我哪有女朋友啊。不过今天倒是认识了一个挺可爱的女生……呃?要让我跟她说话?好啊,把手机给她吧。”

    沈飞脸上还带着谈起秋鱼茗的兴奋,稍稍等了两秒钟后,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喂。”

    虽然觉得小女孩的语气有点冰冰凉凉的,但早就从姑妈那里得知了小女孩情况的沈飞却不觉得奇怪,而是立刻回答道:“喂,你好,你就是南南吧……”

    苏黎风带着小白鼠回到家后,才发现这小家伙已经死了。想到它死得毫无征兆,无声无息,苏黎风顿时便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这简直就是毒血……

    但同时苏黎风也松了口气,至少在目前看来,自己跟那些异种还是不同的,他不能吸收其他生物。

    “也就是说我只能吸收异种?那想要实力提升,就得继续吸收异种吗?”苏黎风暗想道。

    他其实不太相信那些异种就那么消失了,不过要从茫茫大洋里进入人类社会,应该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至少在他们被救起来之后的几天内,并没有再听说有船只失踪的事情,更别说岸上爆发什么骚乱了。

    处理掉小白鼠的尸体后,苏黎风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果然除了一些毫无营养的八卦新闻外,电视上放的最多的还是关于各地气候灾害的跟踪新闻报道。

    就在一条东南亚某国又被洪水淹了的新闻之后,苏黎风突然听到了这么一条:“某地一座大山两天前突然开裂,巨大裂口仿佛被撕开的一样令人惊骇。专家分析成这很可能是因为地壳活动引起的,但此前该地区从未发生过任何大型地震,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苏黎风背后猛然蹿起了一阵凉意,他几乎是立刻停下了手上的事情,扑到了电视机前。

    屏幕上,一段直播的航拍画面显得很模糊,可以看出大山的裂口处几乎已经被黑雾全部掩盖了,根本看不见裂口内的情况。苏黎风的心脏如同被打了一拳似的,呆呆地望着那条裂缝。他有种强烈的感觉,那裂口和之前邮轮被扯进去的空间门是一样的!

    裂缝内部,就是异种的世界……

    “想不到这么快……”

    只是苏黎风现在还没有出现关于灾难的预知画面,也许人们会很将缝隙重新填起来?

    “专家说这种自然现象简直是一种奇迹,大山像是人为地一样被撕成了两半。不过雾气太重,我们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这次的事情发生在白天,周围没有居民,所以目前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伤亡的报告。”画面中那名记者还在颇为感慨地说道。

    苏黎风松了口气,没有居民,比较偏远,这就好了……而且看样子也没有专家要进去作死的样子。

    但是很快的,苏黎风又猛地瞪大了眼睛。

    大山深处没有人,但是动物呢?!

    异种可是能吸收掉所有生物的啊!

    而时间已经是两天之前了……如果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那么第一批接近裂缝的动物已经被吸收掉了。

    “不过是动物的话,也许就不会轻易离开大山了。”苏黎风也知道这想法纯粹是自我安慰,但只要暂时不会有人被吸收就好了……

    “交回给你了辛娜。”那名记者对着摄像头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后,便笑嘻嘻地转向了那条裂缝,并伸出了头去,同时头也不回地对身边的摄像师说道,“老王,这玩意儿还真是挺吓人的啊,幸亏是在这儿,离着城市很远……”

    就在这时,一只黑影突然蹿了上来,但却立刻就被桨叶搅成了一团血雾。

    直升机立刻抖动了一下,不过由于处于悬停状态,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记者大叫了一声,连忙抓住了机舱门框。他抹了一把满脸的血浆,大骂道:“那鸟有病啊!第一次看到专门飞过来找死的!老王你看见没有?这死鸟是找死啊!”

    摄像师老王也被溅了不少的血,他看了一眼刚刚录下的画面,有些心惊地说道:“我怎么觉得它是冲你来的呢?”

    记者没听到这句话,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血浆,粘稠的,还有黑色的线在里面……

    “真恶心,快拿水给我洗洗。”

    不过这位记者并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条小小的黑线顺着他的鼻孔,慢慢地钻了进去。他只是揉了揉鼻子,便毫无所察了……

    这时另一名坐在舱内拿着笔记本,同样被吓了一大跳的年轻女记者突然回过神来,点开收到的邮件喊道:“李哥你一会儿洗,又有地方出现这种事了!”

    老王有些愕然地问道:“什么?”敢情他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这名女记者连忙说道:“当然是这种天灾啊!不过没在我们华夏,哎……报道不了了。李哥,李哥?”

    那名李哥似乎在愣神,当他转过头来时,女记者顿时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李哥你没事吧?还恶心着呢?”

    李姓记者学着她的表情瞪了一下眼睛,然后又看了看周围,半天挤出了一个词:“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