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山权色 > 第060章 叶宇比他更优秀

第060章 叶宇比他更优秀

作者:彼岸三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江山权色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叶宇的心境极为复杂,因为他是不知道如今的自己究竟是谁。

    或许是意识的融合,已经让他融入了这个身份,同样也完全寄托了这种额外的人生情感。

    从柴叔夏那里得到了柴婉月的埋葬之地,他便是情不由己的来到了这里。

    这或许就是亲情血缘的羁绊,才让他有了这种举动。

    一句淡淡的自问在山中回响,却始终没有一个正面的回应。

    轻轻抚去石碑上的一片枯叶,叶宇却是讪讪苦笑,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蓦然转身缓步离去,直到渐行渐远消失于风中。

    离开天童山,叶宇就坐着马车直接前往福州,因为该办的事情终于办完了。

    马车内,秋兰看着那不算大的精致木盒,歪着头问向叶宇:“少爷,这木合理装的是什么呀?”

    “怎么,你没有打开看看?”

    秋兰鼓着香腮,喏声道:“少爷的东西,秋兰哪敢乱动……”

    叶宇笑了笑,拾起书卷:“既然你如此好奇,那就打开看看”

    “好啊”秋兰说着便将木盒抱在了怀里,随后缓缓的打开盒盖。

    可是当打开的那一刻,秋兰彻底愣住了:“少爷,这……”

    “是不是有很多钱钞?”

    “是啊,好多”

    叶宇轻轻地翻动了一页书卷,继而随口道:“那你就帮为夫清点一下,这柴家送了多少贺礼?”

    “喔”

    秋兰将木盒放在一边,就可使仔细的清点起来。

    过了许久之后,秋兰才扭了扭发酸的脖子,双眼放光道:“五十万”

    “哦?这柴叔夏倒是手笔不小,看来这以后敲竹杠的活计还得进行……”叶宇自言自语的说着,嘴角却是露出了少有的苦涩。

    为了能够解京城之危,也让自己有个华丽的登场,当日临安的神火降世,他可是透支了整个中华商号的资本。

    如今想要动用资金已经是困难重重,所以他只有从柴家这个冤大头身上动刀子了。

    此次庆元府柴家之行,叶宇除了要了解柴婉月究竟是不是自己母亲之外,更为重要的就是敲诈勒索一笔钱财。

    因为叶宇知道,这笔钱财柴家会心甘情愿的付出,因为他身为福建路安抚使,清剿福王乱党的的权利,让柴家不得不低头纳降。

    当日宝石山上,福王赵琢究竟与叶宇谈论了什么,真相已经无人得知,所以叶宇就可以满嘴跑火车的任意捏造。

    这种情况下的罪责,放在别人身上或许没有大的作用,但是将其按在柴家人的头上,那是作用无限扩大。

    叶宇这种威胁人的手段,并不光彩

    但是手段的光明与黑暗,对于叶宇而言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只要能够达到自身的目的,他叶宇一样会义无返顾的去做。

    因为这笔钱财,他必须急用

    独立养活一支军队,对于个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要养活一支精锐的军队,钱财的消耗就更是如同流水一般。

    黎大隐在叶宇的指示下在川蜀练兵,这本身就是一个无底洞的开销。

    虽然在这方面,吴氏家族给了一定的支持,但终究还是要靠中华商号的商业支持。

    练兵绝非一朝一夕,尤其是要训练一支有别于朝廷大军的军队,就更是一种时间的磨练与锤打。

    如今商号的资金流动出了问题,又到了这支军队的最后阶段,那他叶宇也只能做起了敲竹杠的活计。

    夜,森冷而无光

    柴府的书房里,柴叔夏缓缓推开书架的一端,顿时一道嵌入墙体的暗门显现于眼前。

    柴叔夏从一帮烛台上取下烛火,然后径直走了进去。

    在他走进暗道的那一刻,书架又恢复如初。

    走过长长地暗道,便来到了一处石室之中,室内简单的摆设之外,还站着个面罩青铜面具之人。

    “他来了?”

    “嗯,今日他到府上询问了一些事情……”

    “看来赵琢临死前,是与他说了不少辛密之事”黑袍人背负的玄铁手套,由于紧握的缘故发出吱吱错节之声。

    “不过,从他的言谈之中,应该只知道些许微末,倒也无伤大局……”

    柴叔夏此言一出,黑袍人霍然转身冷言以对:“些许微末?你这外甥的本事,你我也是有目共睹,或许就是这些许微末,就会让他无意之间捅出篓子”

    “他确实让老夫刮目相看,但既然你有心助他,又何必在乎他是否知道多少?”

    “因为还不是时候,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我担心我们的出现,会影响他的脚步……”黑袍人说到此处却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言语之中尽是关切之情。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静观其变这小子布了缜密的局,却因为赵有的一句话破了他的局,这种抑郁的心境已经让他心生异动,相信我们等待的日子不远了”

    黑袍人呃分析让柴叔夏深以为然:“嗯,从他主动提出外调来看,他的心境又成熟了不少……”

    “所以,以往我们的策略需要改变,因为他比你我想象的还要优秀”

    “是啊,拭目以待吧对了,第三把钥匙又下落了吗?”

    一提及钥匙,黑袍人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撒下无数人去寻找,可终究是渺渺无期,这是我一直觉得时机未到的原因”

    “从大内皇宫失窃一事,就能看出赵有并无意传位于叶宇,所以想让赵有将叶宇的皇子身份公诸于世,恐怕是件天方夜谭的事情”

    柴叔夏深以为然的点头认同道:“所以,这第三把钥匙就是至关重要,只要能够打开那件东西,加上如今的势力,倒是很有希望让他荣登九五……”

    “所以我此次前来,是要让你协助寻找这枚钥匙,如此双管齐下或许能够有所效果”

    “放心吧,事关柴家荣辱,我自当不遗余力”

    肯定的回复之后,柴叔夏突然一转话题问道:“彦颖他还好吗?”

    “放心,彦颖很好,只是让他换了一种身份而已,希望你能谅解我的自私……”对于制造柴彦颖出城狩猎落入悬崖假死一事,黑袍人的言语之中尽显愧疚之意。

    “你的自私是对的,因为叶宇比彦颖更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