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收藏 > 第八十四章 唐风!汉奸?

第八十四章 唐风!汉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盛世收藏最新章节!

    最后,吴智勇承诺会将自己运回北京的半明料优先提供给唐风。这有效的减少了中国石运作的中间环节,为唐风赢得了空间和时间,当然,按照唐风的做事风格,他也不会让吴智勇吃亏。

    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国石、龙宝公司、汉唐宝业三方各自进行准备,商战一触即。

    五天后,曾子恒刀伤痊愈,苏晴打电话给唐风,唐风在北京市区一个住宅区的高层居民楼里见到了她。两人见面,苏晴说道:“哎,你该怎么感谢我呢,我可在违反纪律。”

    唐风嘿嘿一笑,说道:“改天我请你吃饭。”

    “算了吧,弄得我好像就是为了你这顿饭才帮你似的。”苏晴接着说道:“你们谈你们的,我走了。”

    苏晴走后,唐风问曾子恒道:“中国历史博物馆的那封信是你写的吧?这是导致你被追杀的原因,是吗?”

    曾子恒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但这只是诱因,主因还是因为内部的分歧。”

    唐风接着问道:“你们是一个集团,脑是谁?”

    曾子恒想了一下。最终说出了实情,曾子恒的朋友黑大个祖上几代都在从事高仿真陶瓷烧制,在这方面也算小有成就。但过去的作伪经验已经被现代鉴定手段突破,高仿这一行面临技术上的瓶颈。对做高仿的人来说,技术被突破无疑是灭顶之灾,因为高仿的成本非常高,只有被当成真品流入市场才会获得暴利,一旦技术被突破,高仿就只能当装饰品卖,这无论如何都抵不上高昂的成本。γr化学添加剂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这是国外最新的技术,主要用于恐龙化石复原。要不说中国人聪明呢,当曾子恒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他马上就想到了陶瓷作伪。于是,他跟黑大个合作,终于突破最新的鉴定手段。但γr的成本也很高,而且还需要同一时代的等量古陶瓷粉末,这种以古仿古的高新技术的成本数倍于之前,只能做高阶的仿真陶瓷。因为资源有限,没办法独立运作,病急乱投医之下,黑大个找上了他的朋友王天朔。王天朔表面上黑白通吃,内里却是一个空壳子,他又找到了另一位大老板。这位大老板很有钱,他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曾子恒和黑大个继续做研。

    “但后来你们过河拆桥,选择抛开这位大老板自己做,是吧?”唐风问道。

    曾子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是王天朔的主意,他这人就是一两面三刀的主儿。”

    唐风说道:“在这件事情上,王天朔只是牵线搭桥的中间人,当你们跟那位大老板搭上线时,他已经变得可有可无,只有摆脱那位大老板再控制住你们他才有出路,所以,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曾子恒说道:“当时的技术已经成熟,王天朔又有黑道背景,我跟黑大个没办法,只好跟着他走。”

    “只怕你们也没打算跟王天朔走多远吧,一个巴掌拍不响,相比王天朔这个客观因素,你们的主观因素似乎还要更多一些。”唐风接着问道:“那个海外华侨回购的明青花就是你们的杰作吧?我查过了,2oo万英镑,你们可真够黑的。”

    曾子恒说道:“那批明青花是我们跟那位大老板合作时烧制的,他花大价钱收购了一批明瓷残片,甚至打碎过完器。”

    “你说烧制了一批?”唐风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他马上问道:“其中有没有一个明洪武云龙纹青花釉里红盖罐?”

    曾子恒马上点了点头:“有,那一批共六件,虽然也有瑕疵。但无一不是高仿精品,那件云龙纹青花釉里红被你在《盛世收藏》节目上打碎了,成本数百万。卖给你的那件东汉说唱陶俑是我们后来烧制的,因为找不到高品质的古瓷粉末,只能用古陶粉末,因为材料便宜,所以成本不高,十万不到一点。”

    唐风心中隐隐的猜到了那个大老板是谁,他问曾子恒道:“你还没说那个大老板到底是谁呢?”

    “杨程明!”曾子恒脱口说道。

    这个时候,唐风不得不佩服吴智勇的眼光,很明显,追杀曾子恒的那些人跟杨程明脱不了干系,他关键时刻决不会心慈手软,他跟江源是完完全全的两种人。如果当初是吴智勇碰上的是杨程明,他绝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好人和坏人永远没有清晰的概念。

    唐风缓缓的问道:“这个敌人有些过于强大了,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唐风不得不权衡跟曾子恒合作的利弊,跟杨程明正面为敌是危险的,相比自己,他更担心曾子恒,如果他总想着报仇雪恨难免会节外生枝。

    “你说得对。”曾子恒说道:“这些天我也在想,是不是该找他报仇,但现在我想通了,已经逃过一劫的我、黑大个和王天朔三个人根本就不该想整他,如果我们不写信揭穿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副田地了。既然我们三个都拿他没办法,我一个人更是无能为力,而且这事情其实也不能怪他,换了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所以,我现在只想安安生生度过余生,但我会记得,是你救了我,所以,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唐风没有说话,静听曾子恒的下文,曾子恒说道:“我们合作,利益对半,除此之外,我把所有的技术都教给你,因为我不想让我的明,如果这可以称之为明的话,我不想让我的明失传。”

    唐风知道曾子恒的意思,他担心自己的安全,他说道:“你放心,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汗毛,惹毛了我,他也不会好受的。不过,出来的东西要由**作,你们那种操作技术含量太低,也太容易被识破。”

    曾子恒点了点头,说道:“你以为我可以选择吗?我现在根本就不敢露面。”

    唐风说道:“我拿一件真品出来。并给你相应的材料,你能做出高仿来吗?我要最好的、能突破国外高科技鉴定手段的那种。”

    曾子恒点头说道:“一定可以,现在,你得给我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我需要建造一个窑口。”

    “嗯,我办妥了来找你。”唐风接着说道:“我希望你能记住,在北京够胆量跟你合作的人不多。”

    曾子恒点头说道:“我不会拿我的生命开玩笑,杨程明既然已经决定动手就不会再走回头路。”

    唐风突然想到了一点,以杨程明的办事风格,如果没有掌握曾子恒的核心技术是不可能痛下杀手的,他在这方面也会有所动作。但愿他跟自己的想法一样,针对的是国际市场。而曾子恒这边一定也有了新的进展,不然他不会写信指出自己烧制的东西的破绽,他应该已经找到突破这种破绽的办法。

    告别了曾子恒,唐风一路赶到陈彦家,这时候的陈彦还没有出门,陈彦想不到天天跟自己见面的唐风会突然来自家,他奇怪的问道:“不会是出事儿了吧?”

    唐风对他说道:“迟一点去浙闽,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帮忙。”

    陈彦说道:“什么事儿,直说吧。”

    唐风说道:“在京郊或者是河北租一处厂房,不要太偏僻的,人流量大的地方最好,我要弄一个瓷窑。”小隐于野、大隐于市,杨程明再厉害也不是国家机器,人海茫茫想要找到一个曾子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瓷窑,你要烧瓷器?”陈彦想了一下,说道:“这好办,河北那边招商引资的地方多,我找朋友去问问,很快就会有眉目。”

    唐风说道:“只怕不行,你自己得跑一趟,不要去问任何人,我要烧高仿真瓷。”

    “啊?”陈彦一脸的诧异,唐风不相瞒他,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嗯。”陈彦听后马上大笑着点头说道:“这真他娘的是个好主意,老子最喜欢骗外国人的钱,放心吧,我马上去办。”

    “那我走了。”唐风说完话,转身离开了,回市区的路上,唐风又给柳月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帮忙留意一下拍卖市场上明青花的走势。

    接下来的十来天,唐风逛遍了整个北京城的古玩市场,花费上百万购买了几件残损明代永乐青花。瓷器不是以重量计价的商品,残器的货币价值远远低于完器,唐风财力有限,更舍不得敲碎完器去作伪。只能退而求其次。

    汉唐宝业和龙宝公司的新门店开张在即,陈彦完成了采购任务回到北京,而此时的唐风却远在河北廊坊市郊的工业园区,陈彦帮他找的厂房就在这里。由于时间仓促加之人生地不熟,这处厂房的租金有些贵了,唐风一下子又花去十几万,好在他前段时间拍卖清代“讨罪安民之宝”玉玺获得了4ooo多万资金,还清银行贷款之后还剩2ooo多万,不然还真养不起这吞金怪兽一般的作伪瓷窑。

    全国都在招商引资,各地竞争激烈,这使投资变得非常方便,各类手续一站办齐,不存在程序上的麻烦。地处廊坊的这个工业园区条件非常好,配套设施完全,安保措施完善,没有持证的闲散人员根本无法进入园区,曾子恒的安全不成问题。

    由于曾子恒不能抛头露面,唐风特意从中国石把吕光叫过来帮忙,唐风对吕光还是比较信任的,这次也给他加了不少工资。瓷窑设计方案很快出来,材料备齐开始建造,这不是什么技术活,当地多如牛毛的建筑小企业都能承接,这些企业的员工多数都是马路游击队,对瓷器一窍不通,以至于直到落成的时候他们都没弄明白,这锅炉房造来是干什么的。

    瓷窑建好只是一个开始,烧制瓷器还为时尚早,在准备工作还在进行的时候,吴智勇打来了电话,新的一批半明料赌石到达北京,这事情其他人干不了,唐风只好回到北京。吴智勇并没有食言,把自己认为最好的半明料赌石摆出来让唐风过目,唐风挑了几块,开解出来都是一般货色,只有两块算得上是精品。这对唐风来说就已经够了,他要的是货真价实的口碑,而不是铺开来做,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也没办法铺开来做。

    唐风这种手法是典型的以点盖面,他要让顾客明白,中国石的翡翠不管是什么品质,肯定明码标价绝不掺假。他的目标说通俗一点就是,当一位顾客决定要买翡翠饰品的时候,选之地是中国石,中国石没有再到其他地方去买,这和他经营印石的思路是一样的。

    花大价钱买一个中国玉雕、石雕大奖赛的金奖有没有用?肯定是有用!按照唐风的眼光看来,获奖之后的陈彦雕刻水品不但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但口碑却比以前好了不止一个档次,权威奖项嘛。

    除了陈彦,在这件事情上,范诚如帮了唐风的大忙,他的徒子徒孙中高手辈出,唐风秘密的聘请了几位帮他们加工翡翠饰品。在这种传统氛围浓烈的行业,掌门人范诚如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以至于汉唐宝业和龙宝公司直到中国石的翡翠饰品正式上柜才知道他们已经涉足翡翠市场。

    农历二月初八,汉唐宝业和龙宝公司的新店双双开张,两家公司在西单大打擂台,盛大的开张典礼一结束,铺天盖地的广告、层出不穷的优惠纷纷袭来,北京珠宝业的龙争虎斗已经趋于白热化。同一天,有些冷清的中国石大门口悄然挂出了两条横幅——本店只售a货,绝无b货、bsp;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幅巨幅海报也出现在中国石的外墙,上面详细的介绍了a货、b货和bsp;消息一出,整个北京的珠宝市场立刻哗然,中国石招来一片讨伐之声,a货、b货和c货之分是珠宝市场,尤其是翡翠市场约定俗成的行业标准。这个标准的基本理论是,b货和c货也是正宗翡翠制品,商家可以不加以标明和区分,也就是说,顾客买到的翡翠制品并不一定是天然翡翠。

    中国石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因为他们直接把b货、c货列为假货,这无疑破坏了行业标准,业界对这种为了商业利益不惜杀鸡取卵破坏规则的做法大加批驳。第二天,专家们出来辟谣,b货、c货为正宗翡翠制品,消费者应该视自身的购买力来定夺。

    接下来,中国石一直保持沉默,不参与任何abc货的争议,唐风已经招,就看江源和杨程明如何接招了。

    一周后,龙宝公司和汉唐宝业悄然在自己的翡翠制品上标注了abc之分,结果就是,打折的都是b货、c货,翡翠a货价格基本没有变动。这一周,中国石的营业额不降反升,江源和杨程明输了

    第一回合。

    但是,唐风并没有轻松太久,半个月后,某知名网站出现不利于唐风的报道,报道标题是——谁在出卖中国文化?某知名收藏家为日本极右翼**势力服务。

    内容大致如下,《盛世收藏》栏目前嘉宾、中国石幕后老板、国内知名收藏家唐风于香港甩卖清代“讨罪安民之宝”玉玺,买主为日本富商青山俊树,成交价高达58oo万港币。

    新闻还对青山俊树的背景做了详尽介绍,青山俊树本名青木俊树,为日本青木财团继承人,该财团与收藏“昭君出塞”元青花罐的东京出光美术馆、收藏“百花亭”元青花罐的日本大阪万野美术馆关系密切,长年组织日本国内文物专家以组团旅游为名赴中国收购中国文物。

    此外,青木财团是日本国内极右翼**势力的代表,青山俊树的太祖父青木诚曾随日军参与侵华战争,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另外,该报道还对中国年青一代哈韩哈日的行为进行了批驳,并对中国教育界忽视爱国主义教育的举措异常忧虑。报道当即呼吁所有国人勿忘国耻,抵制日货。

    最后,这篇报道刊登了数张唐风和青山俊树在香港国际会展中心的照片。

    这篇报道一出,立即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之间,点击无数、跟帖无数,网友们纷纷口诛笔伐,将唐风斥为汉奸,这次事件也被称之为“汉奸门”。网友持续的关注使得这篇报道迅占据了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之后,唐风在香港停留期间的照片被陆续曝光,中国石的照片也出现在网络上,抵制中国石的呼声此起彼伏。

    三天不到,事件再次升级,一张唐风和青山俊树握手交谈、相见甚欢的照片见诸网络,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怒不可歇的网友联名上书要求有关部门严惩倒卖国家保护文物的卖国贼唐风。

    短短数天时间,唐风迅在网络上臭名远扬,百度排名一路攀升至三甲,在商战中赢得先机的中国石为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原本门庭若市的场面迅变得门可罗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