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半夏 > 32.第32章 番外:某年某月,某时某人 贰

32.第32章 番外:某年某月,某时某人 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开半夏最新章节!

    他个子高高的,头发到这里,比妈妈大……”

    小孩子的描述没有重点,我焦急地问:“家里人呢?他有没有说过他有姐姐什么的?”

    “没有听他说,他脑子不好使的,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啊,对!只记得如画这个名字,我觉得挺好听,可他们总笑话他呢。如画叔眼睛不太好,耳朵也不好。威叔总骂他笨,说当年在西街码头白救了他……但是如画叔是好人!我喜欢他。妈妈,你认识如画叔吗?”

    听到这里,我已经失了神,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涌了出来,它堵在我的心口,闷闷的,黏黏的。记忆随之肆意流淌,把那个名字拉扯出来,然后笑着轻轻地叫:“如风,如画……”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呼唤,越来越清晰,却又越来越遥远……我不顾女儿的呼喊,跌跌撞撞地冲下了楼。那个五金店离我家很近,拐过一个街角就是,我颤抖着走进那个屋子,抚摩着那小小的玻璃柜台,那有些铁锈的窗架,从里间到外间,一步一步,走来走去。

    魏如风来这里多久了呢?他也是每天都这样忙忙碌碌地走来走去吧,也摸过这些柜台,打开过这些窗子。

    他有没有见过我呢?看见我嫁了人、生了子,一本正经地过起了平凡的日子;看见我去买菜、倒垃圾,从小女孩变成女人再变成母亲;看见我深夜的时候睡不着觉,站在我为他作的画前,一直一直地看。

    一定看见过吧!也许哪天曾擦肩而过也说不定。可是他都没有叫住我,任由我为他担心这么多年,任由我明明离他这么近却不能和他说一句话,任由我在他面前变老变丑,任由我们从开始到最后一直错过……真无情啊。

    他果然把我忘掉了……哦,也不对。

    他把自己都忘了呢!

    可是记得那个名字,如画,如画叔……可笑,太可笑了……女儿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笑。

    一边笑一边流着泪。

    女儿吓得抱住我,不停地喊妈妈。我蹲下来,把她紧紧揽在怀里。

    天慢慢黑了下来,街上人很少,在空荡荡的五金店一角,我抱着幼小的女儿放声大哭。

    很悲哀。

    原来我从未走入过他们的故事。

    从来没有……七个月后,我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孩。女儿很开心,天天叫他弟弟。

    两年后,儿子学会叫妈妈,我随老公搬离了海平,彻底了结了与这里相关的一切前缘。

    三年后,女儿上学,我又把那个深蓝的箱子拿了出来。

    我决定把这些事好好地记下来,老了之后讲给我的孩子们听。

    故事很长很长。

    从出生到死亡,从年少到苍老,从善良到凶残,从忠诚到背叛,从正义到邪恶,从守护到杀戮,从纯爱到原罪,从判罚到救赎,从爱到恨……也许怀念的人能看见。

    也许忘记的人能看见。

    也许灵魂能看见。

    也许凶手能看见。

    也许经历的人能看见。

    也许悔恨的人能看见。

    也许那个叫如画的如风,能看见……我回过头,墙上挂着多年来我不曾离身的画,在画里,曾经的温柔少年,依旧清淡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