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半夏 > 27.第27章 Chapter 7二十六岁……花开半夏(1)

27.第27章 Chapter 7二十六岁……花开半夏(1)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开半夏最新章节!

    那时他们谁也想不到,魏如风和夏如画分别身处怎样的境地。

    就这么又过了几年,夏如画的神志已经非常混沌了,她把她房间里的墙都涂满了,密密麻麻地写着和魏如风的过往。有时她记不清了,就跑出来问程豪和阿九,纠结于那些对话究竟发生在早晨还是黄昏,魏如风说的是“好”还是“可以”。

    程豪觉得烦了就把她锁起来,他身上LSD的存货早就没了,而夏如画已经被药物侵蚀透了,看着她变得迷蒙的神情,程豪觉得快到了结的时候了。

    偶尔清醒时,夏如画也偷偷溜出去走走,虽然程豪他们发现后还是会把她锁几天,但并不像最初那样紧张了。因为附近本来就没多少人,见过她的都知道她脑子坏了,没有谁会相信她说的话。而且程豪知道她不会跑,他随口说过让夏如画老实跟着他,就带她见魏如风。夏如画把这句话视为福音,天天盼着程豪带她去找魏如风,根本不会自己逃开。

    那天夏如画见院门没锁,就迷迷糊糊地走了出去。甘南山脚下有一座小庙,夏如画在庙前的一棵大树下遇见了一个算命的老太太,她面前摆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偶开天眼见红尘,方知身是眼中人。”

    夏如画走到她身边好奇地张望,老太太费力地抬起混浊的眼睛,指了指眼前的小凳子说:“小姑娘,要算命吗?算算吧,很准的!”

    夏如画坐在她面前,老太太拉过她的手,攥在手里说:“问什么?姻缘、事业、财运……”

    “我想找个人,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夏如画殷切地说。

    “哦。”老太太点点头,掏出一张粗糙的纸说,“把他的名字写上。”

    夏如画接过纸,一笔一画地写下了魏如风的名字,捧起来交给她。

    老太太看了看,又递过来说:“把你的也写上。”

    夏如画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魏如风并排,挨得紧紧的。

    老太太闭上眼,想了很久,慢慢睁开眼说:“你可以见到他。”

    “那他在哪里?”夏如画开心地笑着说,“我找他去!”

    老太太并不回答,顿了顿说:“你见没见过血光?”

    “见过。”夏如画不由得一哆嗦,血光她见了很多次了。

    “那……你们只能再见一面!”老太太又闭上眼睛。

    “为什么呀?”夏如画沮丧起来,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他名字沾鬼气,来路不明,去路也不明。你们俩本是冤亲债主,三世一轮回,三生见一面,可是错走奈何桥,他追着你来了人间。你见了血光,便破了咒……可惜可惜,你们就只有再见一面的机缘了。”老太太狡黠地望着她,昏黄的眼睛闪着莫名的光芒,“不信你想一想,他离开是不是为了你,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他,你们俩是不是孽缘呢?”

    夏如画怔怔地看着她,一声不吭。恍惚间她又想起了很多事,魏如风刚遇见她时脏兮兮的样子,她第一次喊出他名字的样子,他告诉她爱她的样子,他在雨天为她撑起伞的样子,她最后一次见到魏如风的样子……“喂?小姑娘,你还没给钱哩!”

    夏如画缓缓站起,没理会她的呼喊,扭身离去。老太太不复刚才的冷静,站起来揪住她,管她要三元钱的命理钱。而夏如画就像听不懂她说什么一样,只是眼神空洞洞地越过她,看向远处。

    阿九出来找她的时候,看见她正在和老太太拉扯。他忙过来,问清缘由,不耐烦地扔给了老太太三元钱,拉起夏如画说:“人都他妈死了,还算什么算啊!”

    “没关系的。”夏如画晃晃头说。

    “什么?”阿九不知所谓地问。

    “只要抬起头,我们就能看到同样的天空吧?想起我,他会觉得幸福吧?不管在哪儿,我都还能遇见他吧?”夏如画自言自语,“我要等着见他,只要一次,再一次就够了。”

    夏如画眯起眼睛,干燥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甘南低矮的云层中照耀下的一束天光,打在夏如画的身上。那种独特的光芒让她的身体仿佛变透明了,就像要消失一样。

    阿九看着她,一瞬间怔住了,直到那束光重新被云彩遮住,阿九才转过头,一把拽住她,愤愤地骂了句:“神经病!”

    阿九带着夏如画回到了郭子家,意外的是郭子竟然正在收拾东西。程豪坐在门边抽烟,阴森森地抬起眼问:“你们去哪儿了?”

    “她跑出去了,我抓她回来。”阿九最害怕程豪这种若有所思的阴沉模样,忙向他解释。

    “你去收拾收拾东西吧!一会儿咱们就离开这儿了。”程豪的语气不容置疑。

    阿九张大了嘴,这么长时间过去,他已经对走出甘南绝望了,以为就要在这个荒僻空旷的地方一直躲下去。他根本没想到程豪出其不意地作出这个决定,忙点点头,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生怕他反悔似的。

    夏如画也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她想程豪兴许是要带她找魏如风去了,她乐呵呵地坐在窗台上,跟着电视里的歌哼唱:“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程豪看了她一眼,深深吸了口气,这首歌是《便衣警察》的主题曲,曾经风靡一时。但是电视中并没有播这个电视剧,而是在播一个叫“警魂”的法制特辑,程豪刚刚看完这个节目,里面有关于他自己的影像,罗列着无法饶恕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