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半夏 > 21.第21章 Chapter 5二十一岁……在一起(5)

21.第21章 Chapter 5二十一岁……在一起(5)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开半夏最新章节!

    “进屋来,把糖水喝了。”夏如画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屋里。

    魏如风有些局促地在夏如画的注视下喝光了糖水,他抹抹嘴说:“你睡吧,我就在外面……”

    “魏如风。”夏如画喊住他。

    “嗯?”

    “我爱你。”

    魏如风愣愣地站在了原地,他望着夏如画,眼睛里漂浮过无数的神色。

    “爱了很久很久了,爱得难受死了。”夏如画笑着流下了泪。

    窗外的闪电使整间屋子陷入若隐若现的光芒中,魏如风的面孔模糊不清,他久久没有反应,在夏如画怔怔地抬起头的刹那,他突然冲过去,搂紧夏如画狠狠地吻了下去。

    羸弱的身体混合着紊乱的气息,魏如风吻得贪婪且霸道,近乎窒息的感觉让夏如画眩晕。她任由自己就此沉沦,在用尽全身力气的拥吻里,她确定他们在活着,在爱着。

    两个人十指紧紧相扣,可能从相遇起,他们稚嫩的指尖就被红线牵住,这条线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爱与罚。漫漫时光就像一条河,夏如画和魏如风站在两岸遥遥相望了很多很多年,任凭它匆匆而过,他们都矗立不动,命运是神秘的摆渡人,他们终是带着一身伤痕,走到了一起。

    雨横打在窗上,夜风仿佛带着呜咽的声音,魏如风躺在夏如画旁边轻轻地说:“我爱你。”

    “我知道。”夏如画攥紧了他的手。

    “我其实怕死。”

    “我知道。”

    “可我更怕你离开我……”

    “我爱你啊……”

    魏如风和夏如画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泪水落在了谁的脸上,他们像初生的婴儿一样蜷缩在一起紧紧拥抱,吸取彼此身上的温暖,仿佛那就是生命之源。

    夏如画抚摩着他温润的、散发着勃勃生命力的肌肤说:“如风,咱们逃吧。”

    “好。”魏如风闭上了眼睛。

    那年,夏如画二十一岁,魏如风不详。 “进屋来,把糖水喝了。”夏如画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屋里。

    魏如风有些局促地在夏如画的注视下喝光了糖水,他抹抹嘴说:“你睡吧,我就在外面……”

    “魏如风。”夏如画喊住他。

    “嗯?”

    “我爱你。”

    魏如风愣愣地站在了原地,他望着夏如画,眼睛里漂浮过无数的神色。

    “爱了很久很久了,爱得难受死了。”夏如画笑着流下了泪。

    窗外的闪电使整间屋子陷入若隐若现的光芒中,魏如风的面孔模糊不清,他久久没有反应,在夏如画怔怔地抬起头的刹那,他突然冲过去,搂紧夏如画狠狠地吻了下去。

    羸弱的身体混合着紊乱的气息,魏如风吻得贪婪且霸道,近乎窒息的感觉让夏如画眩晕。她任由自己就此沉沦,在用尽全身力气的拥吻里,她确定他们在活着,在爱着。

    两个人十指紧紧相扣,可能从相遇起,他们稚嫩的指尖就被红线牵住,这条线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爱与罚。漫漫时光就像一条河,夏如画和魏如风站在两岸遥遥相望了很多很多年,任凭它匆匆而过,他们都矗立不动,命运是神秘的摆渡人,他们终是带着一身伤痕,走到了一起。

    雨横打在窗上,夜风仿佛带着呜咽的声音,魏如风躺在夏如画旁边轻轻地说:“我爱你。”

    “我知道。”夏如画攥紧了他的手。

    “我其实怕死。”

    “我知道。”

    “可我更怕你离开我……”

    “我爱你啊……”

    魏如风和夏如画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泪水落在了谁的脸上,他们像初生的婴儿一样蜷缩在一起紧紧拥抱,吸取彼此身上的温暖,仿佛那就是生命之源。

    夏如画抚摩着他温润的、散发着勃勃生命力的肌肤说:“如风,咱们逃吧。”

    “好。”魏如风闭上了眼睛。

    那年,夏如画二十一岁,魏如风不详。 “进屋来,把糖水喝了。”夏如画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屋里。

    魏如风有些局促地在夏如画的注视下喝光了糖水,他抹抹嘴说:“你睡吧,我就在外面……”

    “魏如风。”夏如画喊住他。

    “嗯?”

    “我爱你。”

    魏如风愣愣地站在了原地,他望着夏如画,眼睛里漂浮过无数的神色。

    “爱了很久很久了,爱得难受死了。”夏如画笑着流下了泪。

    窗外的闪电使整间屋子陷入若隐若现的光芒中,魏如风的面孔模糊不清,他久久没有反应,在夏如画怔怔地抬起头的刹那,他突然冲过去,搂紧夏如画狠狠地吻了下去。

    羸弱的身体混合着紊乱的气息,魏如风吻得贪婪且霸道,近乎窒息的感觉让夏如画眩晕。她任由自己就此沉沦,在用尽全身力气的拥吻里,她确定他们在活着,在爱着。

    两个人十指紧紧相扣,可能从相遇起,他们稚嫩的指尖就被红线牵住,这条线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爱与罚。漫漫时光就像一条河,夏如画和魏如风站在两岸遥遥相望了很多很多年,任凭它匆匆而过,他们都矗立不动,命运是神秘的摆渡人,他们终是带着一身伤痕,走到了一起。

    雨横打在窗上,夜风仿佛带着呜咽的声音,魏如风躺在夏如画旁边轻轻地说:“我爱你。”

    “我知道。”夏如画攥紧了他的手。

    “我其实怕死。”

    “我知道。”

    “可我更怕你离开我……”

    “我爱你啊……”

    魏如风和夏如画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泪水落在了谁的脸上,他们像初生的婴儿一样蜷缩在一起紧紧拥抱,吸取彼此身上的温暖,仿佛那就是生命之源。

    夏如画抚摩着他温润的、散发着勃勃生命力的肌肤说:“如风,咱们逃吧。”

    “好。”魏如风闭上了眼睛。

    那年,夏如画二十一岁,魏如风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