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半夏 > 16.第16章 Chapter 4二十岁……他与她(5)

16.第16章 Chapter 4二十岁……他与她(5)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开半夏最新章节!

    的时候被骗到海平来,颠沛流离受了不少苦,要不是奶奶救他回来,他可能就死在这里了,所以他不相信别人,心特别重。可是他很懂事,帮奶奶做家务,对我也特别好。他知道我喜欢吃豆沙粽子,就一分一分攒钱买给我。我分给他,他也不要,就站在一边看我吃,傻乎乎地乐。还有一次,我淘气跑到隔壁人家棚子上,下不来了,就使劲地哭。那时候如风还没我个子高,他一直在下面看着我,急得不得了。最后还是他上去拉我,我们都掉下来,我没事,他却被摔坏了膀子,绑了好几个月的石膏板,现在走起路,左肩还比右肩要高一些……后来奶奶死了,我们俩相依为命,他才那么小就出来打工了,码头多累啊。有一次回到家都半夜了,他也不叫我,自己热着饭靠在灶台边上就睡着了,结果粥溢出了锅,他胳膊上烫了一大块……而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继续念书,我一直是他供着,玩命供着。我考上了大学,他却再也不可能过这种日子了……陆元,你明白吗?这个世界里我只有他,他也只有我,可是我最对不起他……你能明白吗?”

    夏如画在温情脉脉的回忆中缓缓流下了眼泪,她想冲破心底禁锢的爱,大声地唤回魏如风,可是发生过的那些事就像把她塞进了玻璃罐子里,她困在其中,只能看着魏如风寂寞的背影,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陆元温柔地揽住她的肩膀说:“如画,你弟弟很伟大,但我相信他是心甘情愿这么选择的,你也应该相信他未来会走得很好。你不是对不起他,你们是姐弟啊,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的感情也不比任何一对亲姐弟差,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牵绊!而你呢?你知道吗?你纯粹得像一张白纸,可是人生不应该仅仅是一张白纸。不管是你还是你弟弟,你们的人生都是要有颜色的,而且会是五彩缤纷的!世界会慢慢改变,总有一天你们不再只有彼此,甚至可能会分开,你们必然会有自己独特的色彩,可能漂亮,也可能不漂亮。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陆元其实还想说,我想亲自为你涂上一片明亮的色彩,可是他没说出口,因为夏如画哭得更厉害了,甚至颤抖了起来,他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努力舒缓她的情绪。

    陆元以为自己的劝慰能解除夏如画对魏如风深埋多年的愧疚,可是他不知道,现实根本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美好。夏如画的人生早已落满尘埃,魏如风也不可能会走得很好,他口中那永远不可改变的姐弟牵绊,正是束缚魏如风和夏如画的枷锁。这道难以破解的咒语,深深地折磨着他们,推动着他们一步步走向命运的劫数……就在那个夏天,1149终于接近了他苦苦追寻的东西,程豪放他去接管老钟手下一些渠道的事了,也因此他带给了叶向荣一个震惊了海平公安局的消息。那就是程豪竟然在偷偷地运作毒品的走私!

    市里和局里紧急开会,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为了不打草惊蛇,一举侦破这个目前海平最大的走私贩毒案,1149被派了更复杂的任务——得到关于毒品走私交易的消息。

    海平市刑警队和缉私缉毒队一起全力合作,叶向荣跃跃欲试,仿佛胜利就在眼前。而他们谁也想不到,在光明来临之前,竟会是那么黑暗……那年,夏如画二十岁,魏如风不详。的时候被骗到海平来,颠沛流离受了不少苦,要不是奶奶救他回来,他可能就死在这里了,所以他不相信别人,心特别重。可是他很懂事,帮奶奶做家务,对我也特别好。他知道我喜欢吃豆沙粽子,就一分一分攒钱买给我。我分给他,他也不要,就站在一边看我吃,傻乎乎地乐。还有一次,我淘气跑到隔壁人家棚子上,下不来了,就使劲地哭。那时候如风还没我个子高,他一直在下面看着我,急得不得了。最后还是他上去拉我,我们都掉下来,我没事,他却被摔坏了膀子,绑了好几个月的石膏板,现在走起路,左肩还比右肩要高一些……后来奶奶死了,我们俩相依为命,他才那么小就出来打工了,码头多累啊。有一次回到家都半夜了,他也不叫我,自己热着饭靠在灶台边上就睡着了,结果粥溢出了锅,他胳膊上烫了一大块……而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继续念书,我一直是他供着,玩命供着。我考上了大学,他却再也不可能过这种日子了……陆元,你明白吗?这个世界里我只有他,他也只有我,可是我最对不起他……你能明白吗?”

    夏如画在温情脉脉的回忆中缓缓流下了眼泪,她想冲破心底禁锢的爱,大声地唤回魏如风,可是发生过的那些事就像把她塞进了玻璃罐子里,她困在其中,只能看着魏如风寂寞的背影,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陆元温柔地揽住她的肩膀说:“如画,你弟弟很伟大,但我相信他是心甘情愿这么选择的,你也应该相信他未来会走得很好。你不是对不起他,你们是姐弟啊,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的感情也不比任何一对亲姐弟差,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牵绊!而你呢?你知道吗?你纯粹得像一张白纸,可是人生不应该仅仅是一张白纸。不管是你还是你弟弟,你们的人生都是要有颜色的,而且会是五彩缤纷的!世界会慢慢改变,总有一天你们不再只有彼此,甚至可能会分开,你们必然会有自己独特的色彩,可能漂亮,也可能不漂亮。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陆元其实还想说,我想亲自为你涂上一片明亮的色彩,可是他没说出口,因为夏如画哭得更厉害了,甚至颤抖了起来,他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努力舒缓她的情绪。

    陆元以为自己的劝慰能解除夏如画对魏如风深埋多年的愧疚,可是他不知道,现实根本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美好。夏如画的人生早已落满尘埃,魏如风也不可能会走得很好,他口中那永远不可改变的姐弟牵绊,正是束缚魏如风和夏如画的枷锁。这道难以破解的咒语,深深地折磨着他们,推动着他们一步步走向命运的劫数……就在那个夏天,1149终于接近了他苦苦追寻的东西,程豪放他去接管老钟手下一些渠道的事了,也因此他带给了叶向荣一个震惊了海平公安局的消息。那就是程豪竟然在偷偷地运作毒品的走私!

    市里和局里紧急开会,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为了不打草惊蛇,一举侦破这个目前海平最大的走私贩毒案,1149被派了更复杂的任务——得到关于毒品走私交易的消息。

    海平市刑警队和缉私缉毒队一起全力合作,叶向荣跃跃欲试,仿佛胜利就在眼前。而他们谁也想不到,在光明来临之前,竟会是那么黑暗……那年,夏如画二十岁,魏如风不详。的时候被骗到海平来,颠沛流离受了不少苦,要不是奶奶救他回来,他可能就死在这里了,所以他不相信别人,心特别重。可是他很懂事,帮奶奶做家务,对我也特别好。他知道我喜欢吃豆沙粽子,就一分一分攒钱买给我。我分给他,他也不要,就站在一边看我吃,傻乎乎地乐。还有一次,我淘气跑到隔壁人家棚子上,下不来了,就使劲地哭。那时候如风还没我个子高,他一直在下面看着我,急得不得了。最后还是他上去拉我,我们都掉下来,我没事,他却被摔坏了膀子,绑了好几个月的石膏板,现在走起路,左肩还比右肩要高一些……后来奶奶死了,我们俩相依为命,他才那么小就出来打工了,码头多累啊。有一次回到家都半夜了,他也不叫我,自己热着饭靠在灶台边上就睡着了,结果粥溢出了锅,他胳膊上烫了一大块……而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继续念书,我一直是他供着,玩命供着。我考上了大学,他却再也不可能过这种日子了……陆元,你明白吗?这个世界里我只有他,他也只有我,可是我最对不起他……你能明白吗?”

    夏如画在温情脉脉的回忆中缓缓流下了眼泪,她想冲破心底禁锢的爱,大声地唤回魏如风,可是发生过的那些事就像把她塞进了玻璃罐子里,她困在其中,只能看着魏如风寂寞的背影,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陆元温柔地揽住她的肩膀说:“如画,你弟弟很伟大,但我相信他是心甘情愿这么选择的,你也应该相信他未来会走得很好。你不是对不起他,你们是姐弟啊,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的感情也不比任何一对亲姐弟差,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牵绊!而你呢?你知道吗?你纯粹得像一张白纸,可是人生不应该仅仅是一张白纸。不管是你还是你弟弟,你们的人生都是要有颜色的,而且会是五彩缤纷的!世界会慢慢改变,总有一天你们不再只有彼此,甚至可能会分开,你们必然会有自己独特的色彩,可能漂亮,也可能不漂亮。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陆元其实还想说,我想亲自为你涂上一片明亮的色彩,可是他没说出口,因为夏如画哭得更厉害了,甚至颤抖了起来,他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努力舒缓她的情绪。

    陆元以为自己的劝慰能解除夏如画对魏如风深埋多年的愧疚,可是他不知道,现实根本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美好。夏如画的人生早已落满尘埃,魏如风也不可能会走得很好,他口中那永远不可改变的姐弟牵绊,正是束缚魏如风和夏如画的枷锁。这道难以破解的咒语,深深地折磨着他们,推动着他们一步步走向命运的劫数……就在那个夏天,1149终于接近了他苦苦追寻的东西,程豪放他去接管老钟手下一些渠道的事了,也因此他带给了叶向荣一个震惊了海平公安局的消息。那就是程豪竟然在偷偷地运作毒品的走私!

    市里和局里紧急开会,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为了不打草惊蛇,一举侦破这个目前海平最大的走私贩毒案,1149被派了更复杂的任务——得到关于毒品走私交易的消息。

    海平市刑警队和缉私缉毒队一起全力合作,叶向荣跃跃欲试,仿佛胜利就在眼前。而他们谁也想不到,在光明来临之前,竟会是那么黑暗……那年,夏如画二十岁,魏如风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