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半夏 > 15.第15章 Chapter 4二十岁……他与她(4)

15.第15章 Chapter 4二十岁……他与她(4)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开半夏最新章节!

    种日子挨一天是一天,只要程豪能保证不动夏如画,保证让阿福的事情永远沉寂,那么让他干什么,他都毫无怨言。

    “最近要小心点儿啊,张青龙你听说过吧?”程豪抖了抖雪茄的烟灰说。

    “知道,前一阵在西街那边闹事来着,有一个库被封了。”魏如风皱起眉说。张青龙是他的诨号,这是个不要命的主儿,纯粹拼起来的,据说国外有点儿门路,能搞到不少好东西。越是这样的人越和程豪不对付,张青龙就曾放话说过,都是做同样买卖的,流氓和儒商没差别。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程豪被他弄得很别扭,但也不好像他一样,撕破脸对着骂街,所以颇感棘手。

    “嗯,就是他,上次咱们的库就是他在里边捣的乱。他玩命,咱们不和他硬碰,但也不能总让他占便宜。祁家湾这次你看死点儿,再出事,我就没脸干了!”程豪敲出火,深吸了一口说。

    “明白。”魏如风知道程豪这次是下了决心,心里也盘算起来,到明天下午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得好好安排。

    “还有啊,秀秀的事我一直想要抓紧办,她不愿意出去,和我闹别扭呢!”程豪看了眼摆在办公桌上的程秀秀的照片,说,“你劝劝她。我不想她跟着添乱,你平时干事,少带着她。”

    “你放心,她什么都不知道。”

    程豪拿起相框说:“这孩子,脾气倔,像她老子。她出去也能带一笔钱呢,你叫老钟去安排一下。”

    “这个……我觉得不好。”魏如风摇了摇头说,程豪斜眼看着他,他毫不回避地对视,“不差这点儿,没必要让她出去把钱洗白了。”

    魏如风其实心里明白这是程豪对他再三的试探,但他的回答一半是应付,一半也是真心,他是真不愿意把程秀秀扯进来。

    程豪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年轻头脑快,想得周全。忙去吧,对了,老钟那有个大哥大,给你的,以后联络方便。”

    “嗯。”

    魏如风退了出去,走回自己的房间,窗外夜色正浓。他看着那片黑色,只觉得自己仿佛已融入其中,难以分辨。

    第二天,码头的事圆满完成。完事之后魏如风也顾不上疲惫,直接去了夏如画的学校。在学校门口站了会儿,魏如风看着完全陌生的大学校园,不由得有些落寞。那些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学生,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他们聊些什么,喜欢什么,魏如风一点儿都不知道。他想,夏如画就是在过这样的日子,或许他曾经也可以,但是现在,他们远离了对方。

    魏如风正发愣,突然感觉被什么抵住了后脑,他本能地一把扭住了,回过头,却看见苏彤正红着脸,盯着他看,她纤细的手还在比着手枪的姿势,龇牙咧嘴地说:“乒!你玩儿完了,撒手吧!”

    魏如风松了手劲,苏彤假装扣动扳机,俏皮地笑了。

    “你神经病吧!”魏如风拍下苏彤的手说。

    苏彤揉了揉自己的手背说:“真开不起玩笑!你不是怀疑我是干这个的吗?”

    “你像吗?”魏如风挑起眉说。种日子挨一天是一天,只要程豪能保证不动夏如画,保证让阿福的事情永远沉寂,那么让他干什么,他都毫无怨言。

    “最近要小心点儿啊,张青龙你听说过吧?”程豪抖了抖雪茄的烟灰说。

    “知道,前一阵在西街那边闹事来着,有一个库被封了。”魏如风皱起眉说。张青龙是他的诨号,这是个不要命的主儿,纯粹拼起来的,据说国外有点儿门路,能搞到不少好东西。越是这样的人越和程豪不对付,张青龙就曾放话说过,都是做同样买卖的,流氓和儒商没差别。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程豪被他弄得很别扭,但也不好像他一样,撕破脸对着骂街,所以颇感棘手。

    “嗯,就是他,上次咱们的库就是他在里边捣的乱。他玩命,咱们不和他硬碰,但也不能总让他占便宜。祁家湾这次你看死点儿,再出事,我就没脸干了!”程豪敲出火,深吸了一口说。

    “明白。”魏如风知道程豪这次是下了决心,心里也盘算起来,到明天下午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得好好安排。

    “还有啊,秀秀的事我一直想要抓紧办,她不愿意出去,和我闹别扭呢!”程豪看了眼摆在办公桌上的程秀秀的照片,说,“你劝劝她。我不想她跟着添乱,你平时干事,少带着她。”

    “你放心,她什么都不知道。”

    程豪拿起相框说:“这孩子,脾气倔,像她老子。她出去也能带一笔钱呢,你叫老钟去安排一下。”

    “这个……我觉得不好。”魏如风摇了摇头说,程豪斜眼看着他,他毫不回避地对视,“不差这点儿,没必要让她出去把钱洗白了。”

    魏如风其实心里明白这是程豪对他再三的试探,但他的回答一半是应付,一半也是真心,他是真不愿意把程秀秀扯进来。

    程豪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年轻头脑快,想得周全。忙去吧,对了,老钟那有个大哥大,给你的,以后联络方便。”

    “嗯。”

    魏如风退了出去,走回自己的房间,窗外夜色正浓。他看着那片黑色,只觉得自己仿佛已融入其中,难以分辨。

    第二天,码头的事圆满完成。完事之后魏如风也顾不上疲惫,直接去了夏如画的学校。在学校门口站了会儿,魏如风看着完全陌生的大学校园,不由得有些落寞。那些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学生,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他们聊些什么,喜欢什么,魏如风一点儿都不知道。他想,夏如画就是在过这样的日子,或许他曾经也可以,但是现在,他们远离了对方。

    魏如风正发愣,突然感觉被什么抵住了后脑,他本能地一把扭住了,回过头,却看见苏彤正红着脸,盯着他看,她纤细的手还在比着手枪的姿势,龇牙咧嘴地说:“乒!你玩儿完了,撒手吧!”

    魏如风松了手劲,苏彤假装扣动扳机,俏皮地笑了。

    “你神经病吧!”魏如风拍下苏彤的手说。

    苏彤揉了揉自己的手背说:“真开不起玩笑!你不是怀疑我是干这个的吗?”

    “你像吗?”魏如风挑起眉说。种日子挨一天是一天,只要程豪能保证不动夏如画,保证让阿福的事情永远沉寂,那么让他干什么,他都毫无怨言。

    “最近要小心点儿啊,张青龙你听说过吧?”程豪抖了抖雪茄的烟灰说。

    “知道,前一阵在西街那边闹事来着,有一个库被封了。”魏如风皱起眉说。张青龙是他的诨号,这是个不要命的主儿,纯粹拼起来的,据说国外有点儿门路,能搞到不少好东西。越是这样的人越和程豪不对付,张青龙就曾放话说过,都是做同样买卖的,流氓和儒商没差别。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程豪被他弄得很别扭,但也不好像他一样,撕破脸对着骂街,所以颇感棘手。

    “嗯,就是他,上次咱们的库就是他在里边捣的乱。他玩命,咱们不和他硬碰,但也不能总让他占便宜。祁家湾这次你看死点儿,再出事,我就没脸干了!”程豪敲出火,深吸了一口说。

    “明白。”魏如风知道程豪这次是下了决心,心里也盘算起来,到明天下午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得好好安排。

    “还有啊,秀秀的事我一直想要抓紧办,她不愿意出去,和我闹别扭呢!”程豪看了眼摆在办公桌上的程秀秀的照片,说,“你劝劝她。我不想她跟着添乱,你平时干事,少带着她。”

    “你放心,她什么都不知道。”

    程豪拿起相框说:“这孩子,脾气倔,像她老子。她出去也能带一笔钱呢,你叫老钟去安排一下。”

    “这个……我觉得不好。”魏如风摇了摇头说,程豪斜眼看着他,他毫不回避地对视,“不差这点儿,没必要让她出去把钱洗白了。”

    魏如风其实心里明白这是程豪对他再三的试探,但他的回答一半是应付,一半也是真心,他是真不愿意把程秀秀扯进来。

    程豪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年轻头脑快,想得周全。忙去吧,对了,老钟那有个大哥大,给你的,以后联络方便。”

    “嗯。”

    魏如风退了出去,走回自己的房间,窗外夜色正浓。他看着那片黑色,只觉得自己仿佛已融入其中,难以分辨。

    第二天,码头的事圆满完成。完事之后魏如风也顾不上疲惫,直接去了夏如画的学校。在学校门口站了会儿,魏如风看着完全陌生的大学校园,不由得有些落寞。那些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学生,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他们聊些什么,喜欢什么,魏如风一点儿都不知道。他想,夏如画就是在过这样的日子,或许他曾经也可以,但是现在,他们远离了对方。

    魏如风正发愣,突然感觉被什么抵住了后脑,他本能地一把扭住了,回过头,却看见苏彤正红着脸,盯着他看,她纤细的手还在比着手枪的姿势,龇牙咧嘴地说:“乒!你玩儿完了,撒手吧!”

    魏如风松了手劲,苏彤假装扣动扳机,俏皮地笑了。

    “你神经病吧!”魏如风拍下苏彤的手说。

    苏彤揉了揉自己的手背说:“真开不起玩笑!你不是怀疑我是干这个的吗?”

    “你像吗?”魏如风挑起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