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六百二十四章 速度球训练风波

第六百二十四章 速度球训练风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派心离笑道!“既然是跟你在起我就放心了。。。不讨你狮,队汗歹也要跟我说一声,省得我一直提心吊胆嘛。”

    “放心,放心。”肥鸭挥挥手笑道:“保证没有下次了。哎,清语。快点过来帮我做饭啊,陪你逛了一晚上的街,我肚子好饿。伯母。你晚上吃了没有?来我那儿一起吃吧?”

    阮清语瞪了他一眼,怪他口没遮拦。陪她逛街?还逛了一晚上?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从来不逛街的。

    好在张心离没有听出来,闻言摇头笑道:“不用了,我吃过了,你们吃吧。清语,你也别玩的太晚,明天还有课呢。”

    “知道了。”阮清语点了点头。

    张远一直都颇为尴尬的站在一旁,此时才有机会说道:“伯母,既然清语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这就走啊?”张心离差点就脱口吐出留下来吃个便饭的话,毕竟张远一直陪着她坐在这里干等。她是没心情吃东西,张远到现在也没吃过饭。只是话网到嘴边,想想又觉得不合适,便转口说道:“那让清语送送你吧。”

    她拉着阮清语的手,说道:“清语,你先送送小远。”

    “知道了。”阮清语点了点头应道。

    张远朝张心离招呼道:“那伯母。我先走了。”又跟肥鸭说道:“先走了。”

    “好。”肥鸭挥挥手说道:“有空再来玩。”听那语气。明显就是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了。

    张远苦笑了一下便出去了,阮清语送他到了电梯口并没有送下楼。

    在等待电梯的时候,张远没话找话说道:“那个,你的朋友 回来了吧?”

    “嗯。”阮清语点了点头。

    “哦。他做什么的?怎么老是不在家?”

    “他,,做生意。”

    “做生意的啊?”张远询问道:“也许我可以帮他介绍几个客户。”

    “开公司的吧。”阮清语笑了笑。开什么公司?她也不知道。不过她确实知道。可能快要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了。

    昨天。找闻薇时就跟她提过,希望她能带着阮清语,一来给她一份安定的工作不用再兼职,二来也可以让她学些管理经验。这件事闻薇今天回学校后就跟阮清语说了,所以阮清语知道。可能要开公司,却不知道他开什么公司。

    张远还真的问了一句:“他开什么公司的?”

    “丁!”就在这时电梯到了。也暂时帮清语解了围。她送张远进了电梯”丁嘱了句小心开车后就直接去了。家中。

    。家中的门没有关上,轻轻一推就打开了。肥鸭正在客厅里摆弄那些练器材,现在的他已是大有长进。这些摆弄器材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当年那么吃力了。不过也只是与当年相比而已。那时候他半天也抬不起一次,现在半天已经可以勉强抬起一次了,对肥鸭来说已经是很大的

    步。

    阮清语看了看客厅没找到 ”朝肥鸭问道:“楚源呢?”

    肥鸭朝卧室方向努努嘴说道:“回房去了。”

    “哦。”阮清语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找出围裙穿在身上便去厨房洗菜做饭了。这间房子里所有的东西放哪她简直比自己家里还熟。要找什么也是很容易的事。

    很快厨房里就传来炒菜的声音。不一会儿阮清语便端着一盘炒好的菜出来榈在桌上。肥鸭本想抽抽鼻子赞一声好香,可是鼻子网动一下。一阵刺骨的疼痛传来,他才想起来自己的鼻子受了伤的,这会儿正塞满了棉花,要是能这样都能闻得到味道才怪。

    阮清语烧菜的速度很快,网好一锅饭煮熟的时候,她也端着第四盘菜出来了。将盘子搁在桌上,清语说道:“海涛,你可以叫楚源出来吃饭了。”

    “好。”肥鸭从练器上下来。甩了甩酸胀的手臂跑去卧室门外敲门。只是手指还没敲打在门板上,房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肥鸭愣了愣,说道:“老大,吃饭了。”

    “哦。了一声便进了客厅。他从回来后就继续查阅着王家的资料,但是外面的声音也同样听的一清二楚。肥鸭穿着拖鞋一路“踢踏,踢踏”的过来,对。来说简直比雷达还要雷达,光听声音就能连肥鸭走到哪个位置都能清晰的在他脑中刻画出来,因此才在肥鸭敲门之前自己先开了门。

    走进客厅时。网好阮清语端着最后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她说道:“楚源,可以吃饭了。”

    “哦。

    ”点了点头走过去。

    阮清语返身回到厨房里又端出了三碗饭,分别递给 “旧鸭一碗,二人围在张桌前默默的吃 …※

    。吃饭的速度依然是如此之快,仿佛这些白米饭跟他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恨不得食其骨噬其肉般,拿到手里就狠狠的吞下肚子里去端起碗饭。哗啦哗啦三四口下去,一碗白米饭已经去了一半。而这时肥鸭也才网夹了两口,阮清语更是连筷子都还未曾动。

    往嘴里飞速的扒了几口饭后” 发觉阮清语正看着自己,他疑惑的看了看阮清语的眼神,又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阮清语笑了笑,也端起碗筷轻轻的夹了小口送进嘴里嚼了嚼。一口饭被嚼的很细后吞了下去,阮清语说道:“有时候去看看欣欣吧,她一直都惦记着你,老问我你什么才会去看她。”

    提到欣欣时,阮清语敏锐的感觉到。的动作明显微微停顿了一下,只是很快又继续往嘴里扒饭了。

    “哦。”含糊不清的随口应了一声。

    阮清语说道:“欣欣说你还欠她一份生日礼物呢,整天跟我唠叨着你会送她什么礼物。”

    。继续往嘴里送了两口饭,嘴中嚼着饭问道:“她想要什么?”

    阮清语失笑道:“我怎么会知道。她可是你的妹妹耶。”

    。问道:“她平时喜欢什么?”

    阮清语想了想,摇头道:“她的兴趣很广,只要是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喜欢,不过都是三分钟热度。”

    “哦。”淡淡的应了一声,夹了两口菜后又开始往嘴里使劲扒饭。

    阮蒋语说道:“其实你送什么礼物都没有关系,只要是你送的,我想她都会很开心吧。”

    。没有说话,仍旧是默默的吃着饭。只是在眼中闪过一缕隐晦的光芒。

    阮清语知道他仍在为张欣欣上次受伤的事而耿耿于怀,暗自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她也帮不了。

    张欣欣和楚凡对。来说就像是唯一的亲人了,他一直都努力想保护好这两个“亲人”不让她们受到半点伤害。可是事与愿违,正是因为他的出现,使得张欣欣受到牵连,更是在上次与陈家的战斗中被误伤。这一切使得。心中一直对张欣欣有所愧疚,从而尽量在避免与她见面。因为他在害怕,很怕下一次会不会又是因为自己而使得这今天真的小妹妹再一次受到伤害。

    害怕?其实连。自己不知道这叫害怕,他只是潜意识中觉得应该尽量避免再与欣欣接触,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她。

    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在逐步走向人性化了,害怕、嫉妒、愤怒等等的这些以前从未有过的负面情绪,在不知不觉中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他自己却没有发觉,这些本该属于情感一部份的情绪,仿佛这一切出现的就是这么自然,宛如本该就如此般的自然。

    以前的。冷漠的就像是一部机器,永远只知道执行命令,不管是杀人的时候还是被追杀的时候,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半点波伏。他会为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而愤怒,会对欣欣因自己受伤而愧疚、害怕,也会因为欧阳月儿而吃醋、冲动。人性正一点一点在回到他的身上,只是这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潜移默化着而已。或许当哪一天蓦然回首” 才会发现原来自己这些年来改变了这么多。

    这一顿饭吃的很快,主要还是因为。这个主角太过沉闷的原因,前前后后他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倒是肥鸭和阮清语两人聊的颇欢。相比起来” 倒是显得有些多余。

    厨房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那是阮清语在洗碗筷的声音。三下两下将碗筷都清洗干净并摆好后,阮清语从厨房出来时” 和肥鸭这两个。大男人都已不在客厅。不过从被改装成暗室的那间书房里,却是传来“砰砰砰砰”不绝于耳的沉闷撞击声。

    那间暗室阮清语在打扫房间的时间也进去过无数次,就是有所的窗户都被封上杜绝了光线透进来,只留下一扇门供人出入。

    暗室里面的天花板上到挂着一个个圆圆的,弹力惊人的速度球,而且密密麻麻数量非常之多。第一次走进那间房时,阮清语还曾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动物的卵巢呢。直到后来肥鸭在她面前演示了一番,她才知道那些倒挂着的速度球是干什么用的。阮清语也曾上去打了几拳,却被弹回来的球砸到了好几次。她知道自己对这些体力活没什么天赋,才悻悻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