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心理战术

第六百二十三章 心理战术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之所以今天会留下来等徐是为了技么演出戏只凹甘激怒徐谦,迫使他尽快对自己动手。只要徐谦一动手,他就有借口反击了。到时候就算是龙魂顶多也只能从轻处理。毕竟那是徐谦先出手,而他是自卫反击的呀。

    不过徐谦比他想像的更厉害,而且事先错误计算错了一件事,也导致他由主动沦为了被动,那就是肥鸭和阮清语竟被徐谦拦截住了。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能感慨人算不如天算。这么大的工业区,四通八达的路线,谁知道偏偏会正好在同一条路上遇到徐谦的车队呢。肥鸭和阮清语从一开始就落到徐谦的手里,徐谦等于有了在谈判桌上最有利的价码” 也只得临时改变计划兵行险招,利用言语和行动来触怒徐谦了。

    狂潮等了片刻见。不说话,遂又问道:“如果刚才徐谦真的动手。你会怎么做?”

    “杀了他平淡又冷漠的语气中听不出半分感情与杀机,仿佛他说的是去杀一只鸡般简单。

    狂潮苦笑道:“你可真是乱来啊

    “徐谦不会动手的。”

    “嗯?。

    “他害怕了 淡淡的说道。

    “害怕?徐谦?不会吧?”

    “他老了

    狂潮立刻明白了。的意思,人越老就越怕死,这些上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不怕死,除非他不是人,再无畏的军人也不例外。徐谦年轻的时候可能真的很英勇,可是现在年纪大了,也过惯了富裕和平的生活,曾经被深藏的那一点点所谓恐惧的种子,早已在丰裕的生活下渐渐的被诱发了。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一个乞丐在下雪的大冷天里穿着薄薄的单裳四处乞讨,一家财主见了便与之打赌。说他如果能在雪地里活上一夜,财主就将所有的财产都送给他。结果乞丐真的在雪地中活了一夜,虽被冻僵却无性命之忧。于是他得到了财主的土地和财产,从此过上富裕的生活。过了两年后同样的下雪天。这个财主又来找他,跟他打同样的赌。乞丐想:我以前就能在雪地里活上一夜。现在也照样能。当夜。曾经乞丐就脱下身上厚厚的棉衣,穿着一身薄薄的单衣跑到雪地上。结果第二天被人发现时已经冻死了。

    徐谦就像这个乞丐,曾经的他或许很勇敢,悍不畏死。可是像乞丐一样习惯了富裕的生活,再让他去死,他就一定不会干了。

    所以。说徐谦害怕了,在两人争锋对峙时,他明显察觉到徐谦的气势弱了一截,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老了?。狂潮笑了笑,问道:“那徐谦是不是以后就不敢再对你出手了?”

    “不,他更加会出手。而且。会很快

    “因为他不想死?他不死,所以就得你死?”

    “嗯

    “可是徐谦不可能会像你这样毫无顾忌的跑来杀你吧?”

    “他不会 说道:“他会从政治上面来打压我。”

    政治打压是最让人无奈的事,名将岳飞就是死在政治上,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问斩于风波亭。徐谦若想对。出手也必定是如此,毕竟他虽然强势、阴狠外加自私、护短。但始终是个军人,不会蠢到去做买凶杀人这样的蠢事。这样做虽然很干净利落,但难保不会落人把柄。徐谦不蠢,相反很聪明,聪明人就会用聪明的方法,物尽其用,那才是最聪明的选择。徐谦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权和王家的势,偏偏这两样。都没有,那么以自己之长来攻敌之短才是最正确的方法。

    “政治压迫?靠,暗箱操作?”想了想,狂潮又问道:“他想从政治入手应该很难吧?龙魂一定会保你的

    。摇了摇头,政治确实是他最大的弱项,他在政治上的资本基本上就是等于零。唯一一个能在政治上面帮他说上话的恐怕也只有欧阳博。可是军不参政一向都是龙国的条规。想欧阳博亲自出面帮自己说话是不可能的,否则连柚也会被沦为口舌。至于龙魂,他们的权力虽然很大,但同时也是没有实权的组织,龙魂不会参与军和政,也不允许参与军和政。在政治上面,龙魂也并不比。好多少,最多就是人脉比他广无数倍罢了。说白了龙魂就是国家的尖刀,战斗时尖刀所向披靡,和平时尖刀又被雪藏起来。指望尖刀在桌子上能说话上?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实刀有了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就有可能不再受主人的控制,在伤人的时候亦会伤己,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最为忌比”小古政不参军,军不参此,两者涤渭分扒孰联七特殊的组织,更是军政都不参与,当然在军政上面就说不上话了。

    若是徐谦真的打算从政治方面着手来打压他” 可以说是毫无反抗的余力,但是这也同时是他所希望的。只是。也知道自己这是在冒险。徐谦就是那种要么不动,一动必定是狂风暴雨务求一击必中的人。如果他不能在徐谦第二次出手后就站起来的话,以后就可能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可是除此之外,这也是他唯一对徐谦出手的借口。

    老狐狸和小狐狸都在玩心理战术。只是看谁能笑到最后罢了。

    狂潮问道:“那你觉得他会怎么在政治上打压你?真要以莫须有的罪名治你?”

    。淡淡的道:“这招他今天晚上试过了,也该知道对我没作用。

    惹急了,我会跟他同归于尽。同一个无用的招术,他不会用幕二次

    “那他会怎么做?”

    “不外乎让龙国跟我敌对,或者把我撵出龙国再慢慢找人对付我。”

    那你还有心情干坐着闲聊?。

    。说道:“他不出手,我又哪来的借口杀他?”

    “疯子,你比疯子更加的疯子。”

    “哦。”

    你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嗯,躲去基地里,以后由明转暗。”

    “敢情,你把退路都铺好了?”

    “哦 仍是淡淡的一声哦来回答,表示他根本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没有把握,他不会主动去招惹徐谦的,既然敢去招惹他,就表示他有这份信心。

    阮清语和肥鸭买菜没有花多长时间。超市里寄卖的疏菜水果并不多。而阮清语又不想直接买熟食。好在买来的菜也够做几盘菜式了。

    坐上了车,;人没有再去别的的方,直接回到了云天大厦。在三人坐进电梯后,那两名一路跟随的军人便也离开了。

    坐电梯到了。楼,阮清语先是回了一趟自己家中跟母亲报平安。她平时有家教课也都是七点多钟就已经到家了,今天都已经过了十点多。她的手机又一直没开机,相信她的母亲张心离早就等的心急如焚了。

    果然,网打开房门就看到张心离仍坐在客厅里在等她。而且还多了一个平时这个时间不应该会出现在她们家的人,张远。

    听到开门的声音,张心离和张远同时站了起来。张远更是表现的比清语的妈妈还要着急,先一步抢着跑到了门边。

    清语开门后,首先看到的是张远的脸,她愣了愣道:“张医生。你

    清语一直管张远叫张医生,隔了这么多年仍不愿意改口。

    张远看到阮清语时本是一脸欣喜,张了张嘴网想说话,忽然见到清语身后不远处” 和肥鸭正打开门进了隔壁的房间,他的表情顿时化为苦笑,说道:“清语,你回来啦。”

    “嗯清语兵了点头走进来。并唤道:“妈

    张心离看到女儿回到家也是终于放宽了心,今天她在家中等到八点。阮清语都没有回来,换在平时早就该到家了。她隐隐觉得心里不安。而张远也打了无数次清语的手机,结果都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张心离担心女儿会不会出了什么事,连饭都吃不下,一直在这里苦苦等候,好在还有张远陪她说说话。不然一个人真会憋坏掉。直到这会儿清语回到家中,她心头的一块巨石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不过嘴上仍是要斥几句:“你这丫头,去哪儿?电话也不打个回来,知不知道我会担心的?。

    “对不起嘛阮清语走过去拉着她说道:“我的手机网好没电了。今天又碰到两个很久没见的好朋友,就跟他们在一起多呆了会儿

    “朋友?。张心离愣道:“谁啊?”

    她的话网落音,就从门缝里探进了一个脑袋,叫道:“伯母。”

    张心离看到肥鸭时亦是愣了一下,随即欢喜道:小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早上。”肥鸭推开门走进来,没去看站在旁边的张远一眼。压根就当他不存在一般。只有阮清语知道,肥鸭根本就是故意的。

    肥鸭进来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跑去学校把清语拉走了 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清语可是一直吵着要回来,是我拉着不让她走的。你别怪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