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老狐狸

第六百二十二章 老狐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七在刚才,他清楚的感觉到。、、要杀他的决心。如果那时恢饥州语晚一步跑出来,又或者他没有喝止手下的举动,恐怕。已经动手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身边守着这么多人,可徐谦一点都没觉得安全,仿佛这些人在。面前根本就是纸糊的墙般不堪一击。他知道,如果刚才。真的出手,那么此刻的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因为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拦下这个在龙国被称为“杀神”的年轻男人。

    叹了口气,就连徐谦也为。的胆色和疯狂开始有所顾虑。经过这一次的短暂接触,他已经大致上知道。是一个没有法律与道德意识,强势,且行事毫无顾忌的是真的彻底惹怒了他,那么他的反扑必定是非常疯狂的。这一点可以从当初陈家的事上就能看出来,仅仅只是一件可大可小的恩怨” 就出手灭掉了刀会,从而惹下陈家这个。对头。在对付陈家的事上,他仍没有收敛,明袭暗杀层出不穷,把整个陈家打的人人自危却没有一个人能奈何的了他。最后更是单枪匹马夜闯陈家大宅,拉开炸药与陈家的一众人同归于尽。

    那个时候。是怎么在爆炸中活下来的,徐谦并不知道,也根本无从查起。他只知道” 之后失踪了大半年。再出现时已经是龙魂凤组的一

    了。

    像这样一个人,要出手对付他就必定要击必中,否则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徐谦独自在车中坐了好一阵后,才叫道:小候!”

    小候是他带来的亲随军人中的一员,同时也是他的司机。听到徐谦的叫唤小候立刻钻进车里坐回到自己的驾驶座位置上,恭敬的说道:“首长!”

    “这个,你怎么看?”

    小候知道他说的是 ”深思了一下说道:“他让我联想到了狼。”

    “狼?”徐谦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法意听着。

    小候说道:“我曾在边疆服过役,那里的草原上时常有狼群出没。我曾经碰到过几次,也跟狼群干过几架,对它们也有些了解。那些狼的性格非常凶残,连同伴的尸体也不放过。而且悍不畏死,只要头狼一叫,明知冲上来是死,它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拼命,以期能给同伴制造机会。它们很弯敢,不屈;而且有智慧,极有耐心,以及宁可战死也不会被驯服。刚才面对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那些狼。我觉得,在他的身上我噢到了狼的气息。”

    “凶残”捍不畏死,勇敢,不屈,智慧,耐心徐谦默默的细数了一遍,不禁点了点头。就如小候所说” 真的很像一头狼,一头宁可战死也绝不屈服的狼。所有狼的性格都在那今年轻的男人身上完美的体现出来,徐谦也隐隐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只无法驯服的狼,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徐谦又问道:“那么以你以往的经验,对付那些狼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杀了它们。小候说道:“它们是不会被打怕的,只有杀光它甘才能彻底解决。不然哪怕只是留下一头狼崽子,它还是会悄悄躲起来

    ,趁我们不注意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扑出来给我们致命一击,哪怕最后是同归于尽。”

    徐谦问道:“那么你觉得那个人是狼头还是狼崽?”

    小候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他比狼群更可怕。”

    “你害怕了?”

    小候没有支声,没出声就表示默认了。

    徐谦叹息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候,我对你很失望啊。别忘了我们是军人,军人就是无畏的象征。我们永远只能往前,不能后退。在军人的字典里,是没有害怕和退缩这两个词的。”

    小候说道:“首长,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担心他会对你不利。我觉得楚源这个人是个没有顾忌的人,一具把他惹急了,恐怕真的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徐谦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早就想过了。”顿了顿,他又说道:“他不是没有顾忌,只是他平时没表现集来而已。

    像今天清语这事儿,他能在我们之前赶到并把人救出来,这就说明他还是个有感情,有所顾虑的人。至少清语就是他的顾虑。嗯”

    徐谦沉默了片刻,问道:“我记得他跟欧阳博的女儿关系不一般是吧?”

    小候吃惊道:“可是首长,她是欧阳上将的女儿啊。”

    徐谦瞪了他一眼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动欧阳博的女儿了?虽然我跟欧阳现在的关系不怎么样,可他毕竟还是我曾经手下的兵,我对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人一向都很有感情的。”以删消的笑了笑道!”那么首长的意思是。”…※

    “去查查她,看看她最近有没有跟楚源有所联络。再查查,在他身边,有什么人平时跟他较为亲近。”

    候点头道:“是。”

    “没事了,你去忙吧。

    在小候推开车门时,徐谦又叫道:“对了,警方什么时候来?”

    小候答道:“已经通知了,他们正在赶来交接现场。”

    “嗯,我就不出面了。到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注意着点。”

    “我会的,首长

    小候下了车后,徐谦独自坐在车内,轻轻抚摸着下巴的胡须渣。这是他当兵时养成的习惯,已经很多年了,现在想改也改不掉,经常会在自己不知不觉间就摸摸下巴。而每当他摸下巴的时候,都是碰到难题的时候。

    。开着车载着肥鸭和阮清语一路驶回市区里,在他们后面不远处跟着那辆别克车,这是徐谦名义上安排来护送阮清语,实际上一路监视他们的。

    在路过工业区内一家小型自选超市的时候,阮清语下去买了包棉花。此刻正往肥鸭的鼻孔里塞着棉花。将他的两只鼻孔堵的透不过气,只能用嘴巴呼吸。

    鼻孔被塞住舟,肥鸭的声音就变的有些阴阳怪气。他哦声嗡气的说道:“清语,够了吧?你还塞啊?再塞进去我明天起床后鼻孔会变的比猪鼻孔还大的啊

    阮清语失笑道:“都伤成这样子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啊。”说着。她又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啊。小海,都是为了帮我才连累了你。”

    肥鸭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男人为女人打架天经地义的事嘛。”

    阮清语笑道:“是啊,打到鼻子都差点快没了。”

    “没事,没事。”肥鸭摇摇手毫不在乎的说道:“鼻子还在,正好我也嫌它太高了,这次可以有借口有去整容。”

    阮清语笑着摇了摇头,对肥鸭这个乐天派她真的很无奈。

    这时肥鸭忽然坐起来捂着肚子叫道:“哎呀

    “怎么了?”阮清语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什么时候连肚子也伤着了。

    肥鸭鼻孔里塞着两团被血染红的棉花团,愁眉苦脸的说道:“我肚子饿了

    阮清语顿时哭笑不得的说道:“好了,现在就去超市买菜,我回去给你们做。成吗?”

    “成。”肥鸭朝她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朝着。的后背跟阮清语使了使眼色。他这是在暗示。他在给他们创造机会呢。

    阮清语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了。只能是白了他两眼。肥鸭确实是个非常好的朋友,忠心,讲义气,除了开车疯狂一点外也没有其它不良嗜好。就是有一点不太好,便是他特别喜欢开清语的玩笑,而且每次的玩笑必定会扯上 ”这点让阮清语也很无奈。有时候清语都觉的。肥鸭不去做媒人可真是太浪费了。

    其实肥鸭也知道。跟欧阳月儿之间的事,但他的心里还是偏向于阮清语,希望。能选择后者。毕竟他跟阮清语相处了不短的时日,彼此的友情已经很深厚。可他跟欧阳月儿就没什么感情可言,连面前没见过呢,更谈不上朋友了吧。至于人家是大明星,嗯,肥鸭觉得当当情人就好了,至于老婆嘛” 最好还是娶清语吧。当然,这些也只不过是肥鸭一厢情愿的想法”,的思想他可是左右不了的。最多也就是有事没事的时候在。耳边吹吹风,给阮清语说些好话而已。

    在际清语的指示下” 将车开到市区一家大型超市门口停下。现在还是晚上九点多,未到超市打样的时间。肥鸭本来还想让。陪阮清语一起进去买菜的,可是。不愿意进,最后只能肥鸭陪着她去了。后面的别克车中一共跟来了两名军人,在肥鸭和院清语下车后,其中一名军人也一起下车跟着他们去了超市,另一个人则继续留在车里观察

    “楚源。”在肥鸭和阮清语离开后,狂潮才问道:“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停在后面隔了个车位的别克车,说道:“冒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

    “话虽如此,可要是徐谦不上当呢?”

    。无所谓道:“那就白演一出戏。”

    狂潮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只为了演一出连自己都不能肯定会不会成功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