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老狐狸

第六百二十一章 老狐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杀气,如同空与般是看不毋摸不着的东西,它只有在制制!不断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才能逐渐积累。在杀人的同时,自己也要无数次经历死亡的考验才会积累出一定的杀气。否则就算你杀了再多的人,也只是个屠夫,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杀气可言,那需要自己对死亡的体验”一死亡世界的气息。每当在生死边缘徘徊一次,身上沾有的死亡气息就会浓郁一分。这种说法虽然有些不切科学,但也间接说明了,杀气是需要死亡才能积累的。

    在。身上能出现如此浓郁到近乎实质性的杀气,那意味着什么?徐谦明白,他的五名亲随军人也明白。凡是打过仗,有过切身体会的人都会明白。

    拥有这样杀气的人,都是全国。不,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战士。就像曾经名动世界,最骄勇擅战的斯巴达勇士一样。斯巴达是个带着丰富神话传奇色彩的名词,每当有人提及斯巴达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与战神挂上勾。

    这个国家里所有的男婴在出生后就会被进行身体检查,如果发现体质太弱,多病、畸形就会被立刻抛弃掉,扔到野外任其自生自灭。男孩在六、七岁时就要被送去接受死亡练,从此很可能连父母的面前无法再见到。所有的男孩都要彼此自相残杀,能最终活下来的又被送进森林深入独自与野兽搏杀,直到成年后这些活下来的战士们个个都成为以一挡百的最顶尖的战士。当年在波斯人号称百万大军浩浩荡荡入侵希腊时,斯巴达王只亲率了三百名亲卫队死守温泉关,以三百人之数竟将百万大军死死拦截在温泉关之外长达近十天,更是斩杀敌人高达两万之多。那一仗震惊了全世界,更被称为不朽的传奇,斯巴达从此被灌以战神的称谓。而据说。只有从出生后就一直在战斗中生存成长的斯巴达人,才会拥有那几近实质性的杀气,只是今天,徐谦他们竟也深切体会到了那种传说,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百万大军打了十来天仍打不下只有三百人驻守的温泉关。

    看看现在的。就知道了,他仅仅只有一个人,气势上却不蒋于徐谦这边数十个。练有素的军人,甚至更要强盛几分。而且他站在那里,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堵山岳,撼之不动。一个。就已经如此恐怖,那么如果有三百个。又将会如何?

    徐谦不禁暗自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这样一个人才不能为他所用。

    就在。和徐谦这方人对峙不下的时候,突然那辆越野车的车门被推开了。阮清语从车里跳了出来,急急忙忙往这边飞奔过来。守在车中的最后一名军人也紧跟着阮清语跳下车,刚伸出手想要抓她,突然又从车里面扑出一个身影,撞到这名军人身上,将他撞了个踉跄一把没能抓住际 清语。

    军石一记后在肥鸭的鼻梁骨上,肥鸭顿时鼻血如泉柱般喷涌出来。可他毫不在意自己的鼻子。仍旧悍不畏死的继续飞身扑到军人身上,阻止他去抓阮清语。

    “住手!”就在这时,徐谦忽然大声喝止道。

    那名军人愣了愣,即将打在肥鸭脸上的拳头终于没有落下来,重重的将他一把推开。而肥鸭这时才有功夫关心自己的鼻子,拼命的捂着痛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显然真的很疼。

    在徐谦叫出声的同时” 也悠然收回了杀气。不管是徐谦身边的军人。还是他所带来的士兵们顿时齐齐松了口气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全身冰冷,胆颤心惊的感觉。

    而。也同样有些意外,被他的杀气全力锁定的情况下,徐谦仍能分心顾及其它地方,更在最后出声阻止。这说明徐谦应付他还是有余力的。

    。不由的对徐谦的重视更深了一层。这个看似无害的老人,真的很可怕。

    此时,阮清语已经跑到徐谦面前。守在徐谦身旁的军人们正想上前拦住她,可徐谦却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动。

    阮清语跑过来,先是担忧的看了看!:,随后朝徐谦说道:“徐老先生。”

    徐谦换过一付和蔼的面庞,微笑着说道:“是清语啊。我听子洋说你被人绑架了,就急忙带人过来找你。你没事了吧?”

    阮清语摇摇头说道:“我没事了,谢谢徐老先生。”

    徐谦笑道:“都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不要叫我徐老先生,听着别扭。你要是不愿意跟子洋一样叫我声爷爷,那就叫我徐爷爷吧?”州旧尤豫了下坏是说道!“那好吧,徐爷爷。“徐谦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才对嘛,这样叫感觉就亲切多了。呵呵。”

    此刻的徐谦身上再无刚才盛气凌人的气势。在阮清语面前的他就像一个和蔼慈祥的长辈。不由的让人感叹,这只老狐狸变脸的本事真不是一般的高。

    在徐谦面前,阮清语显得有些揪束。毕竟面时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龙国上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在这样一个大到能压死人的将军面前,拘束也是正常的。

    而徐谦则没有这方面顾忌,拉着阮清语到一旁左右言它闲聊着家常。似乎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了最后,阮清语实在忍不住了,壮着勇气说道:“徐爷爷,楚源他是我的朋友,您能不能

    “你朋友?”徐谦故装惊讶的看了看 ”说道;“你这朋友可真走了不得啊。呵呵,我见他身手这么高明,不像是普通人,还以为就是劫匪呢。看来都是误会了。好了,既然知道了是你朋友那就没事了。双方都没什么损失,既然澄清了误会,那以后做做朋友也不错。呵呵。”

    徐谦最后那两句话是看着。说的,话中的意思恐怕在场的人中也只有。才听的明白。徐谦这只老狐狸鬼话连篇,又是话藏玄机,一般人能听得明白才怪。

    。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答话。

    徐谦亲切的拍了拍阮清语的肩膀,询问道:“清语,既然你安全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际清语“感激”道:“谢谢徐爷爷关心,也累您辛苦了。”

    “呵呵,不辛苦不辛苦。你没事比什么都好。”徐谦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那辆红旗轿车,说道:“既然没事了,那就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阮清语犹豫了一下,最终摇头婉拒道:“不用了,谢谢徐爷爷。我跟我两位朋友一起回去就好了。”

    “这样啊。”徐谦看了看 ”露出一付为难的样子,深思了片亥后点头道:“也行,我看你这位朋友身手了得,想来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不过我还是不太放心,这样吧。我派几个人护送你们一程。你就不用再拒绝了吧?”

    阮清语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再拒绝。否则徐谦的面子上就不好看了。只能点头称谢。

    徐谦千叮万嘱几句后,亲自送阮清语回到越野车上。又装出十分关切的样子询问肥鸭的伤势。肥鸭能怎么办?也只能当作被狗咬了一口。

    至于那袋枪械,徐谦绝口不提此事。在阮清语和肥鸭看来,徐谦能放他们走已经是千恩万谢了,一袋枪而已,不要就不要吧。

    谁知这时候竟跑出一个“不开眼”的,当肥鸭看见。走向那名提着旅行袋的军人时,就心道坏了。而徐谦则是背朝着那边,不知是没有看见,还是装作不知道,依旧和蔼的微笑着跟阮清语吁寒问暖。

    。走到军人跟前,朝他勾了勾手指头。军人将头撇开,装作没看见也不再跟他废话,直接伸出手抓向旅行袋。军人忽然抱着旅行袋后退了一步,可是他退的速度没有。的快,只觉碍手里一轻,那旅行袋就已经跑到! 手上了拿到了旅行袋后就不再管他,直接朝越野车走去。留下那名军人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一时之间十分尴尬。而且他连。是怎么从他手中夺走旅行袋的都不知道,明明已经抓的很紧。可是旅行袋从他指缝间溜走的时候却滑溜的像是条泥鳅,想抓都抓不住。摊开手掌,军人低头看了看指心,这才发现自己的五指上的皮在刚,刚全都磨破了。

    。走过来,将旅行袋丢上了车,看都不看徐谦一眼,朝肥鸭和阮清语说道:“走。”

    肥鸭的鼻子安了伤不适合再开车了。所以驾车的换成了三人上了车后” 驾着车退了出去,然后一路往市区方向驶回。

    徐谦的脸上一直保持着那亲切的微笑,直到越野车消失在视野中后。他的脸色才渐渐的沉了下来。转过身,一言不发回到红旗轿车中。对于刚才旅行袋被。夺回去的事,也没有过问。

    守在车外的几名军人面面相觑。他们能够感觉的出来徐谦现在很生气。刚刚与。的一场无形的较量,看似平分秋色,可是徐谦知道实际上是他略输一筹。不是输在智计上。而是输在气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