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六百二十章 老狐狸

第六百二十章 老狐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京讶!就连徐谦的眼中都露出惊讶的神葳。这群普通的士兵当然看不出来什么。可是徐谦和他的亲随顶级特种兵手下却都不是普通人,以他们的眼力当然看的出来” 可不仅仅只是走上两步这么简单。

    场中的两名军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出手。如果。真的是个古武学高手,就集他们两个人哪怕再加上徐谦身边的另外两人一起下场,最终也只是徒自出丑而已。

    古武术只是个传说,以他们这些人是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一层次的。虽然军队里也有练比如擒拿术之类的武术,可是那些都是改良过的现代武术,与古武学远远不能相比。

    什么叫古武学?那些飞檐走壁。劈掌碎岩,在现代人看来只是存在于幻想中的东西,却在古代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只是在热兵器兴起后,这些古武术才渐渐没落了,直到今天留下的仅仅只是曾经的九牛一毛。可就是这最后的一根毛,如果有人能学会这一毛中的一半的话,都已经是绝顶的高手了,由此可见古武学的可怕。古代人为了热兵器而放弃了武,到了现代这属于导弹核弹满天飞的年代,人们居然又开始向往没落的古武术,人类的天性可见一斑。

    两名军人最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徐谦,在询问他的意思。如果徐谦要他们继续动手,哪怕丢掉这条命不要,他们也会跟。拼命。

    可是徐谦一直都没有表示,只是半眯着眼睛看着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问题也同样在看着他,与徐谦相比起来”,似乎更显得从容不迫,仿佛根本没拿身边这群士兵当回事。

    徐谦最终轻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的笑容,赞许道:“好身手。”

    。没有应声,仍旧在看着他。

    徐谦说道:“你是个人才,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徐谦话未说完” 就冷冷的打断道:“不需要。”

    徐谦并无意外的神色,问道:“不考虑一下吗?”

    。没有摇头回拒,也没有说话,依旧是那付冷漠的表情。

    徐谦叹息道:“那我只好公事公办。依法处理将你带走了。”他虽是在叹息,但是不知这声叹息中有多少是作戏的成份。一个。常年玩弄政治的人,作戏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

    。语气冷淡的问道:“带走?理由呢?”

    徐谦轻笑道:“弃意杀人。这个理由够不够?”

    。摇头道:“我杀人不需要理由。”

    徐谦忽然面色一变,由刚才一付爱才的长者,瞬间变成爱国份子,冷笑道:“你以为龙国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法制社会,不管你做多大的官,只要是犯了法,一样要接受制裁。”

    。淡淡的语气说道:“就算要捉我。也轮不到军队头上吧。”

    徐谦点头道:“的确。可是如果再加一条私藏大量军械罪的话,我就管得着了。”

    徐谦说话的同时,他身边的一名军人朝后面的越野车打了个手势。马上就从越野车里又下来一个军人,并且提着那只装有枪械的旅行袋走过来。

    。说道:“我有持枪证,带着枪不犯法吧?”

    “但是这些枪可是没有注册过的。而且”徐谦摊开一只手掌。提着旅行袋的军人赶忙扯开袋子,随手掏出一支口递到他手中。

    徐谦拿过口看了看,裂了裂嘴说道:“而且这些枪上面注明是虫国生产,你走私来的吗?哦不对”他又仔细看了看,说道:“这可是小虫国军方生产的。”

    将垃递还给手下,徐谦叹道:“你可真是神通广大,连小虫国军方枪械都能搞到手。我不得不佩服你啊。”

    。仍旧是没有说话。

    “没话可说了?”徐谦笑了笑,忽地面色一肃,说道:“我现在正式怀疑你是他国间谍,私藏走私枪械;以及蓄意杀人,我有必要捉你回去问话。”

    在徐谦说出这一句话的同时。那一个排的士兵齐齐的往前靠拢一步。将包围圈又收缩了一圈。只要徐谦下达命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扑身上来。军人是最重国的一个团体,破坏自己国家的间谍?这些血气方才的军人宁可杀错也绝不放过。

    。冷冷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徐谦身上。慢慢的将手伸进口袋里一

    “刷!”徐谦身旁的三名军人,以及还站在场中的两个军人同时掏出手枪指着 ”喝道:“不许动!”

    。慢慢的将手从口袋中抽出,同时带出一卜众本证件很像警官证,只是卜面印着“国安局”的牢以及下面几个。金漆小字“工作证”

    在场的士兵们在看到。手中的工作证后虽然没有声音发出,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惊讶。国安局的作证?那就不可能是间谍了吧?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这些士兵们的素质真的很高,既没有交头接耳,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只是他们的眼神中明显出现了松动。

    徐谦面无表情的看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猜到。会露这么一手,冷笑道:“国安局?很好。把证件也一并带回去验验真伪。”

    这句话可真是够绝,一来可以暗示士兵们,证件是可以伪造的,没有验过真伪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二来就算是真的,等验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人都已经带走了,是真是假就得由他说了算。而且到时候就算有人出面保 ”也得看徐谦的心情而定了。到了手的肉,想再吐出来,可真是难了。

    。也知道自己绝不可以让徐谦带走,否则到时候就算龙魂出面把他保出来,恐怕命都已经去掉半条了。冷冷的看着徐谦” 冷声道:“你真打算撕破面皮?”

    “撕破面皮?”徐谦摇摇头道:“有什么面皮好撕的?我是兵,你是匪,兵听匪可是天经地意。”

    。看了看围困着他的那群士兵,冷笑一声道:“就凭他们?”

    “怎么?看不起我们龙国的军人?”

    。不答反问道:“如果我要杀你,你认为他们能拦的住?”

    徐谦忽然面色一寒,冷笑道:“杀我?你敢么?”

    。往前踏集一步,冷声道:“试试?”

    在他这一脚步踏出去的同时,一股惊天的气息霎时从。的身上崩发出来。徐谦豁然感到一股近乎实质性的杀气里面扑来,似看不见的铁壁般将他产严实实的包围。刹那间,他犹如置身于冰冷无比的寒窖,一丝丝刺骨的气息刺激的全身的毛孔都狠狠竖起,连全身的血液都似快要凝固了。

    徐谦面色一滞,他没想到。竟恐怖到了如此程度。身为一个军人。更是一个曾经上过无数次战场的铁血军人,徐谦当然明白这样近乎实质性的杀气意味着什么。那可不仅仅只是杀过无数人这么简单,更意味着。自己也曾无数次在死亡边缘徘徊过,挣扎过,也求存过。

    威胁,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竟如此的逼近。哪怕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在枪林弹雨中冲锋时。都不曾有过这样压迫的感觉。

    咬了咬牙,徐谦硬是强顶着那浓郁到化不开的杀气站直了腰,眼中的寒芒却是更盛。他也对。动了杀机。因为他清楚,像。这样有着巨大潜质的人,一旦成长起来将会是最可怕的对手。如果他跟。之间若没有冲突,倒是很愿意培养这样一个人才成长,以便将来为我所用。可是现在他知道不可能了,像。这般年纪轻轻就拥有着可怕潜质的人,若是不能为我所用,就必定要趁早除掉,以免养虎为患。

    两人已经开始在暗中交锋,可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彼此都明自,对方已经彻底对自己对了杀机。

    交手已经从这一刻开始由暗转明。什么阴谋阳谋在这一刻都变得苍白无力,最后的结果也必定会是其中一个被另一个彻底打倒为止。

    这是赤裸裸的宣战!

    徐谦在阴冷的目光下也隐藏着怒气,从来没人敢小看他这位龙国上将是唯一一个”也必将是最后一个。

    徐谦身边的亲随军人可不知道两人暗中已在交锋,就在。爆出杀气并锁定在徐谦身上的时候,这一共五名亲随军人也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了。除了守在徐谦身前的三人外。另外两人也急忙想赶回来档在徐谦身前。可是当他们刚迈出半步仅与。透发出来的杀气擦边时,那股异常冰冷的感觉竟令柚们再也动弹不的。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毒蛇所盯上的青蛙,死亡的气息透过全身的毛孔不断的侵入到他们的体内。

    五名军人同时露出惊骇的神色。竟一只脚迈在那里不敢再妄动。

    同时,将。围在中间的那一个排的士兵们也在。爆发出杀气的同时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些没有真正经过战场洗礼的菜鸟们更是不甚。竟是有人已经被。身上透发出来的冰冷气息逼的面青唇白,两腿都在微微的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