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怪物(下)

第二百六十五章 怪物(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尾巴’?”

    “嗯。”酒鬼用一根手指顶在自己的尾椎骨上,比划着说道:“就是长一根尾巴,然后像树枝一样开叉分出了九条尾巴。”

    楚源微微侧着头说道:“人可以长毛,但怎么可能长尾巴?”

    酒鬼苦笑道:“事实就是这样,它的的确确是个人,比刚出生的婴儿大不了多少。当时我们都看呆了,后来还有人提议把它带回去做研究。”

    “带回来了?”

    “没有。”酒鬼摇头道:“那块冰很奇怪,我们根本就靠近不了。一站在离它一米的距离,就好象连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住一样。”

    楚源少许动容道:“有这种事?”

    酒鬼喝了口闷酒说道:“别说你不信,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这种事。”顿了一下,他又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绝对冰封?”

    楚源摇了摇头。

    酒鬼说道:“传说中冰的极限就是绝对冰封,也有个通俗的叫法叫绝对零度,如果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就会冰封掉一切碰触到它的东西。”他看了楚源一眼,又继续说道:“不止是冰,包括其它的元素都有自身的极限。我们异能者都是借助自然界的元素作为自己的力量,所以我们一直都在研究元素这类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的东西。我们发现每种元素都有一个原素极限,像冰的绝对冰封可在瞬间冰封住一切的东西包括……元素。还有火的极限融点,能在眨眼之间就焚烧掉任何时候的物体,就算是这世上最坚硬的石头如果遇上极限融点。也会在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气化掉。除此之外还有土的极限密度,那是一种无敌的防御,如果被土系的极限密度保护在内。除非是核弹直接在身边爆炸,否则没什么力量能一下子破开土系的防御。还有电系的……”

    “等一下。”楚源出声制止酒鬼再说下去,说道:“你认为九尾狐被封住的那块冰,就是绝对冰封?”

    酒鬼点头道:“我们是这么猜测的。虽然我们明知道这世上有元素极限存在,但从来没听说过这些元素极限什么时候出现过。不过照当时的情况来看,九尾狐身上的冰封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绝对冰封,就算不是,也肯定接近那种程度,否则凭我们这么些人的力量不可能接近不了那块冰。当时我有种感觉。就是如果我再强行靠近的话,恐怕连我自己都要被冰封住。”

    “绝对冰封真有这么厉害?”

    酒鬼不满的说道:“小子,你以为元素极限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我告诉你,你的冰异能要是能达到绝对冰封的极限,你就直接去当神吧,因为你已经无敌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

    酒鬼没好气的说道:“拥有元素极限的异能者随便出来一个都能造成世界末日,你以为是这么容易的么?我告诉你。人类是根本不可能修炼到元素极限的程度,因为世界法则不允许,我们人类一出生,身体就限制了本身的发展。没有任何一个身体能容纳下如此庞大的能量。迄今为止,所知的异能者中出现的最强者也只是到达元素极限的千分之一的程度,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楚源思索了片刻又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刚才所说的绝对冰封是怎么出现的?还有九尾狐是怎么被冰封在里面?”

    酒鬼苦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虽然我们人类没这种本事,但并不代表自然界里没有元素极限的存在。而且那块冰是不是绝对冰封还只是猜测,但我们接近不了那块冰却是事实。”

    “之后呢?”

    “之后?”酒鬼耸耸肩说道:“拿不回来只好搁那儿了,不然还能怎么办?然后我们就照‘首领’留下笔记里的吩咐,将龙魂分成了数个组派,我们异能组就受命迁移到这边,主要就是负责看守九尾狐的沉眠之地。”

    楚源试探性的问道:“可是现在九尾狐已经不在了,对吗?”

    酒鬼苦笑道:“你真是聪明。没错,我们收到消息。说千渡镇发生凶案,死者的心脏不翼而飞时,烈火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派人去沉眠之地查看。同时又派你们三个去千渡镇。”说到这,酒鬼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说道:“可是昨天烈火接到电话,是派去检查沉眠之地的人打来的。他们说,九尾狐不在了……”

    “它自己破了冰封走出来?”

    酒鬼摇了摇头叹道:“我不知道,按理说没有东西能够从那种程度的冰封里出来。但是世事没有绝对,再说这世上被冰封住,在很多年以后重新活过来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所以九尾狐在冰封了五百年后重新活过来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想不通,它是怎么从那块冰里面出来的?我和类货每年都要去那边几次,那块冰上的能量并没有减弱。”

    楚源插嘴问道:“沉眠之地在哪?”

    酒鬼灌了口酒说道:“你要去的话,我明天带你过去吧。”

    “哦。”楚源应了一声便起身往外走,刚走到门边上时,他停住脚,面朝着大门问道:“你觉得九尾狐是个什么东西?”

    “东西?”酒鬼笑了笑说道:“它不是个东西,我猜大概是什么畸形儿之类的吧。”

    “不对。”楚源说道:“从凶案现场来看,这不是一个普通人类能造成的。”

    酒鬼靠在沙发上说道:“它当然不普通,不然五百年前不可能来了三十八个少林高手,还被它杀了三十四个。那时候的古武学可不是现在能比的。”

    楚源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觉得它会是个人类。”

    “哦?”酒鬼晃了晃酒瓶子,问道:“那你认为它是什么?”

    “不知道。”楚源说完后就打开房门走出去。直到房门被重新关上后,室内才响起酒鬼一丝幽幽的叹息声。

    九尾狐到底是什么?传说中的九尾狐是不可能存在的,什么每隔一百年就要吃人的心脏。然后多长出一条尾巴,这完全是扯潭。那是神话,虚无缥缈的传说。根本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世界。如果真有什么东西能活个几百上千年的,那这个世界早就乱成一团了。

    既然不是神话传说中的九尾狐,那又是什么?五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九尾狐是怎么出现的?又是谁有这个能力把它冰封起来五百年?五百年后的今天它又是怎么出来?还有,它为什么要吃人的心脏?又为什么喜欢呆在千渡镇作案?五百年前是如此。今天还是如此。是不是千渡镇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好多的问题得不到答案,楚源一边思索着,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里虽然只是一幢宿舍楼,但占地面积极大,几乎可以媲美小半个住宅小区的大小。这也难怪,这座基地是建造在地下的。有的是地方和空间。这里每个人都有一套房间,而每个房间大的有四五百平方米,小的也有一两百平方米。所以楚源虽然和酒鬼是住在同一层楼层,但是在不同的两个方向,从酒鬼的房间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需要走一段将近两百米的走道,还要拐好几个弯。

    楚源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在前方拐弯角后面传来妖灵哼哼唧唧的声音。似乎在念着什么歌谣或顺口溜之类的话。楚源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着,就在他激将走到拐角处时,妖灵忽然话语一变,念道:“池塘月色水飘飘,妖灵搂着美女腰。……”

    亦就在同时,楚源骤然浑身轻颤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骇然神色,就连刚迈出的腿也停在了半空久久不能放下来。

    好熟的歌谣,真的好熟悉,可是在哪听过?为什么听到这首歌谣时,心中会传出浓浓的哀伤?那伤感的语调,似乎就像是一个少女在耳边重复的叨念着什么。

    只是,心好疼。

    楚源已经忘了时间和地点,只有傻傻的站在那里。绞尽脑汁的想要回想起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想不起。思绪就如雪花般在脑海里纷飞飘扬,楚源很想伸出手去抓住其中某个片段好仔细看清楚,可是这些记忆的片段却是一闪而逝,之后再也找不到痕迹。

    这时妖灵刚好拐过弯,正遇上站在拐角处一动不动的楚源。他冷淡的看了楚源一眼,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从他身边擦过去,嘴里继续大声叫道:“美女一撇腿,妖灵一顶腰。我靠,性交……”

    妖灵渐渐的走远,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只省下楚源独自站在走廊上发呆。

    楚源微微的抬起头看着头顶天花板,那里好象有一张脸,一张很模糊的脸,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是一个女孩。她在笑,笑的很甜,同样很甜的声音在重复不断的说道:“池塘月色水飘飘……小猪搂着楚源腰……楚源一撇腿……小猪一顶腰……咯咯咯咯……”

    “小猪搂着楚源腰……”

    “小猪……”

    楚源有些痴了,痴迷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浮出一丝的笑意,他在笑。为什么笑?他不知道,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笑。少女的话语一直不断的在耳边响起,楚源嘴角边上的笑意也渐渐有些浓,只是笑中却带着淡淡的哀伤。如果此时有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当楚源是个疯子。他站在那里抬着头有些迷离的盯着顶上的天花板,嘴角挂着一丝的笑意,却又让人感觉笑的很伤感。

    过了很久,楚源才收回目光,并轻轻的叹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伸伤,微微启嘴喃喃的说了一句:“欣欣。”

    是的,他想起来了,这个名字。虽然仍想不起名字的主人是谁?长的什么模样。但他真真切切的想起,在深埋在记忆的最深处,那个叫张欣欣的女孩。

    张欣欣是谁?为什么妖灵随口念念的歌谣会让他想起了她?楚源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名字带给他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有点像家的感觉,似乎还有家人在等他他的归来。除此之外,好象还有什么人在等他。是朋友?亲人?不知道。

    第一次,这是楚源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想要找回失去的记忆。为的只是那个名字,还有那种感觉。

    想到这,楚源豁然转身回到酒鬼的门外,伸出手按下门框上的门铃。

    门铃响了片刻,房门被打开。一脸醉眼惺忪的酒鬼从门后探出半个脑袋,手里还拿着小半瓶酒,但已经不是先前楚源所在时的那瓶酒。看来酒鬼这名字确实没叫错,就这么会儿工夫已经喝了两瓶酒了。

    酒鬼见到楚源,擦了擦眼睛,张嘴喷出一股浓烈的酒气问道:“还有事?”

    “你说过,龙魂有办法给我恢复记忆?”

    酒鬼愣了一下,说道:“你不是说无所谓吗?”

    楚源一脸平淡的说道:“我现在想要回我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