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流血的夜(上)

第二百四十九章 流血的夜(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今晚的拳会擂台早已是人数爆满,擦肩接锺的差点都挤不过来。这些人全都是来看杀人拳魔旋风和太国高手之间的对战。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旋风这个名字就名动整个温城的地下拳会,因为他的出手狠辣,更被冠上了杀人拳魔的称号。虽然有人说旋风太过嚣张了,应该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但更多的人则是大声支持旋风,因为他们花钱本来就是要看流血,要看死亡所带来的刺激的,只是平平淡淡的打几拳便分胜负,那他们还花这个冤枉钱干嘛。

    据说今晚与旋风对战的是特别从太国聘请来的泰拳高手,他们不是没见过泰拳,但真正打泰拳的太国人就很少见了。毕竟这是黑市拳,从一个国家流窜到另一个国家去打黑拳是有限制的,这是地下时间的潜规则。所以一听说有太国高手,今天的会场立刻被爆满。

    幸亏这里没有所谓真正的门票,想看拳赛都是自己过来,当场交了门票钱后就可以直接进去。否则若是出售门票的话,相信这一场票价肯定要被炒到天价。

    由于今天的人数太多,会场里的保安人员已经管理不过来了。会场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扯着嗓子放声大叫着:“旋风……旋风……”“泰格……泰格……”整个场面热闹非凡。

    每一个人都很期待今天的比赛,可是在更衣室,廖宇和权哥却是阴沉着脸。

    “他还是没接电话?”

    权哥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宇哥,你说他会不会……”

    “哼!”廖宇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在温城还真没人敢拂我面子。去,再给我打他电话,打到他接为止。”

    权哥点头转身出去。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戴着一付宽大墨镜的楚源一付悠闲的样子慢步走过来。

    权哥松了口气,说道:“小楚,你干嘛去了?打你电话都不接。”

    楚源瞥了他一眼,淡声说道:“不想接。”

    “……”权哥眼角的肌肉跳动两下,苦笑道:“真不知道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快点,给我进去换衣服。马上就要开赛了。”

    权哥说完后就转身推开更衣室的房门,朝里面说道:“宇哥,楚源来了。”

    “哦。”廖宇站起身,朝进来的楚源微笑点头,全无刚才不耐烦的神色,微笑着说道:“楚源,你来啦。哈哈,你这小子,真是让人好等啊。”

    楚源没有说话。直接走到里面开始换比赛衣服。

    廖宇向权哥使了个眼神,权哥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随后把更衣室里面的人都赶出去。

    廖宇走到楚源身边小声说道:“楚源,今天晚上你可要帮我个忙啊。”

    楚源边换衣服边淡声说道:“我不打假拳。”

    廖宇脸上全无怒意,仍是微笑着说道:“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为难,可我也是很难做啊。你瞧,你们上次把陆光头他们都杀光了,其他的拆家知道后都不敢再随便跟我们做生意,我们现在差不多都已经断货了。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才打通太国那条路子,可千万不能弄砸了哦。”

    楚源头也不回的说道:“那是你的事。”

    廖宇脸部的肌肉小幅度的抽搐几下,忍着怒气沉声说道:“祸可是你闯出来的,你得给我摆平。”

    楚源侧过头看了看他,廖宇的眼中隐含着丝丝的精芒,两人针锋相对的看了数秒,廖宇忽地笑了笑说道:“好了,是我不对。这件事除了你真的没人能够再帮我了。楚源。就当卖我个人情,怎么样?”

    “找别人吧。”

    廖宇故叹了口气说道:“能找的话我也就不用让你为难了。这次可是对方亲自点名要跟我们星会最厉害的拳手较量。现在大家都知道星会的高手就只是你了,而且你的曝光率很高,很多人都认得你,想找人代替你也不行,所以这种事也做不得假啊。”

    楚源穿好短裤坐在长椅上穿鞋子,嘴上问道:“为什么要输?”

    廖宇苦笑道:“你以为人家大老远的从太国跑来只为了打一场友谊赛吗?他们这是要立威,唉,如果放在平时也就算了,可这场比赛真的很重要,我们绝对不能赢的。否则就是当众打了太国人的巴掌,这桩买卖泡汤不说,双方还要结下仇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见楚源系这鞋带不说话,廖宇又问道:“怎么样?就当帮帮我好吧?就这一次,啊。只要你输了,我就给你一大笔钱,放你长假,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ok?”

    楚源仍是没有说话,系好鞋带后就双脚落地往外面走去。

    “楚源。”廖宇再一次提醒道:“一定要记住,只准输,不准赢。”

    楚源拉开房门径自出去,留下廖宇阴沉着脸待在室内。

    权哥从外面走进来,小声问道:“宇哥,怎么样?那小子答应了吗?”

    廖宇重很哼一声说道:“他不答应也得给我答应。”顿了一下,他又压低声音说道:“阿权,你马上给我去办两件事。”

    权哥愣道:“什么事?”

    廖宇眯着眼睛说道:“很重要。”随即再压低声凑到权哥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权哥听完后有些讶异的问道:“宇哥,真的要这么做吗?”

    廖宇冷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打没把握的仗,这小子太不保险,我们只好预先买保险。”

    “可是……”

    廖宇横着眼睛阴阳怪气的问道:“怎么?舍不得?”

    “不是。”权哥咬了咬牙说道:“那我马上吩咐下面的人去办。”

    “嗯,要尽快。”

    待权哥出去后,廖宇才阴沉着脸,冷声笑道:“楚源,你要是真不肯好好给我办事,可别怪我。”

    “旋风!!旋风!!”

    “泰格!!泰格!!”

    楚源刚走到擂台场时,就听到热烈的呼叫声。蓦地,有人大叫道:“旋风出来啦!!”随后整个会场都热闹起来,一些狂热的崇拜份子拼命的往他这边挤来,却被会场的保安给死死的拦住。保安们手拉着手围出一条通道,楚源淡着脸,戴着墨镜往擂台走去。

    楚源刚走到一半时,对面的泰格也刚好出来。整个场面顿时更加的热烈,这些人数不是很多的保安们顿时有些控制不住场面,还好狂热到思想不清的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人至少还能保持清醒,知道这家擂台背后的势力,没有做出太过热烈的举动。但饶是如此,也让这些保安们有些透不过气。

    泰格是个三十来岁的太国人,一身黝黑的皮肤,健硕壮实的肌肉。刚出场时,他的一双三角小眼就盯着楚源,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朝他比划了一下拳头。

    楚源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神看不见神色,但他的表情依旧是冷淡的样子,继续往擂台走去。就在这时,权哥匆匆从后面爬出来追上楚源,然后在他耳边附耳嘀咕了几句。权哥说完后,楚源的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侧着头紧盯着他。

    权哥拍了拍楚源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加油了。”随后便转身回去。

    站在附近的几个小弟也都露出一丝的讶色,他们都知道楚源平时不会让任何人接近,更别说有人能拍他的肩膀,就连权哥也不例外。不知道权哥刚才跟他说了什么,楚源竟一反常态的没有闪避。不过这也不关他们的事,他们的责任就是和保安一起维护好现场的秩序。

    楚源沉吟了片刻后转身走上了擂台。与泰格分别坐到相对的两边角上休息。泰格的身边有两个人。正在帮他做肌肉按摩,而楚源是个怪人,从来不让任何人碰触他的身体,所以也无谓什么按摩了。

    震耳的音乐依旧在响彻,人群依旧在沸腾呼唤着。由于人数太多,众口不一,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叫些什么。只能听到很模糊的一片叫声。隐约中还有“旋风”、“泰格”两个人的外号。

    在万众期待中,音乐嘎然而止,会场顿时爆发出一片极度热烈的狂叫声。有点像世界杯某队赢了球一样,整个场面顿时沸腾起来,每个人都扯着喉咙在大声叫着。

    裁判走上擂台,分别朝两人挥了挥手。楚源和泰格很有默契的走到中间,两人都面对面的注视着对方。由于场面实在是太吵了,根本听不清楚裁判在说些什么,只能见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

    泰格的目光中有些轻蔑的看着楚源。而楚源则是侧过头看向另一边。在那边,廖宇正陪着一个皮肤黝黑的人边喝着酒,边小声在谈话。他们身后各站着一个女性,不是的弯身凑到他们耳边小声说着什么,应该是双方的翻译。权哥就站在廖宇的旁边。当看见楚源的目光投向这边时,廖宇朝他举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然后微笑着慢慢咽下去。

    这时裁判也终于说完了该说的话,一个手刀快速劈向两人的中间空地,随后快速的抽身下台。

    在裁判的手刀落下的时候。就宣布着比赛正式开始。可是泰格和楚源都没有急着出手,泰格单脚立地,高高抬起一条腿,膝盖对向楚源,侧着身体两只拳头紧握着。整个架式就是泰国的起手式。

    擂台下面更加的疯狂,“打死他!打死他!”的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楚源也是稍侧着身体,摆出进攻的架式,同样没有抢先出手。

    两人相对了数秒后,在观众的催促声中。泰格终于抢先出手了。他先是一腿踢向楚源,被楚源伸手挡住后连续四、五拳急攻。楚源身体微微左右晃动,闪身避开了这几拳。泰格也不气馁,继续数腿的连环踢。

    泰泉是被公认为杀人拳的一种拳法,杀人拳可不是白叫的,它的特点是可以在极短的距离下,利用手肘、膝盖等部位进行攻击,是一种非常狠辣的武术。而且泰拳几乎每一招都是重拳和杀招,讲求最快最短的时间内用最有效的方法打倒甚至是击杀对方。所以面对泰拳,楚源也没有硬接他的攻击,而是选择暂避。

    泰格突然跳起来,右臂高高抬起,右手肘弯曲狠狠的从高而至撞向楚源的面门。这招是泰拳里面的拳肘击技中的一招后下砸肘,如果被正面打中,而且对方又是苦练泰拳的人,那么基本上脸颊的骨头就保不住了。

    楚源轻哼了一声,微猫下身,脚下一个旋转避过泰格这一记攻击。同时左手附上泰格的腰间,微微吐劲。由于楚源的速度太快,泰格还未收回手就被他打中,闷哼了一声后整个人朝后退出了几大步,然后眯着三角眼重新摆出(今天的发完了..请书友多支持与宣传,就是对站长最大支援)进攻姿势。

    在推开泰格后,楚源再一次侧过头瞥向廖宇那边。廖宇面露微笑的看着楚源,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用手指轻轻敲了敲酒杯。楚源知道,廖宇是在告诉他,酒杯红酒的颜色。

    楚源冷着脸收回目光,可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应该说是有些委琐的身影。

    酒鬼那家伙竟也在这里,正挤在人群里同样举着双臂向擂台上高喝着。看到楚源发现了自己,酒鬼一手做出胜利的姿势,嘴角露出一丝饶有深意的笑意。

    而这时,泰格的下一次攻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