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疯老头(上)

第二百四十六章 疯老头(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打死他!打死他!……”

    擂台上,两个人正在进行着殊死的搏斗。擂台下,数十个人团团围着擂台,一个个面红耳赤,状若疯狂的放身大叫着。

    这些人一个个都穿着一身不扉的衣服,随便出来一个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家世显赫,出身豪门的年轻人,年少多金,血气方刚也容易冲动。所以每次有这种擂台赛时,最激动的反而是这群人。在擂台的不远处,还坐着十多个同样一身名牌的中年或者老年人,这些人相对的就比较沉稳和冷静,一边品着上等红酒,一边欣赏着擂台上的生死斗。

    擂台上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魁梧,全身肌肉高高突起,一块一块的,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人物。他是蓝方拳手,高级拳师外号“风火轮”,记录是一百一十九胜,三败。

    “风火轮”的对手是一个年轻人,戴着墨镜,永远一付酷酷模样的“旋风”楚源。楚源的比赛纪录是四十九胜,零败。

    这是一场高手之间的争锋,两人你来我往步步紧逼,难怪现场的气氛会如此热闹。

    远处,权哥正陪着一个中年男子在遥望赛事。而权哥的眉头紧锁,似对楚源今天的程度很不满意。从正式比赛时,他就发现,楚源今天好象状态不佳,出手不像以前那般霸道,一出手必要人命的那种气势。

    事实上楚源今天的状态确实很不好,半路莫名其妙的杀出个醉老头,他跟醉老头打了一场,连用了二十多记重击。虽然他还能承受重击给身体带来的负荷,但也到达了极限的程度。就像一个选手去参加长跑比赛,他事先就跑了好几公里把体力都用尽了。接下来又马上参加比赛,他的状态绝对达不到最佳水准,甚至连普通水准都不如。游牧之神手打。

    楚源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拖,然后寻找给予对手致命一击的机会。

    风火轮确实是个高手。因该说高级拳师中没有一个是弱手,能从初级杀进高级的人都是不简单的。如果还能保持在最佳状态的话,楚源早就给他一记致命的打击了。可是现在他没有把握,没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去做的。

    从开场到现在两人已经缠斗了两分多钟,都没能奈何对方。忽然。风火轮一记侧踢横扫向楚源的面门,楚源往后跳开,脚尖刚落地马上又往前一跃,同时踢出一脚踹向风火轮的腰眼处。风火轮强行扭腰想要避开这一脚,虽然还是被踢中了,但毕竟卸了大部分的力,杀伤力也没有那么大。风火轮往后退了一小步就站定,随后一拳砸向楚源的小腿。楚源快速收腿出拳,两人的拳头相撞同时晃了一下。

    楚源先一步站稳,趁这个时间猫身窜向风火轮。风火轮忙打出一拳想要阻止楚源的靠近,就在拳头即将贴近时,楚源忽然顿住脚,身体在原地转了一圈后绕到风火轮的背后。风火轮大吃一惊,急忙想要转过身去,可这时楚源的手臂已经从后面紧紧勒住他的脖子。

    与此同时,下方的看台立刻轰动起来,每一个人都在放声大叫着:“旋风!扭断他的脖子!”

    “打爆他的脑袋!”

    “风火轮,快踢爆他的卵!”

    甚至有几个人激动的要冲上擂台,还好被围在擂台下面的保安给拦下了。不仅是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就连坐在那儿的中年老板们也都露出兴奋的神色。甚至还有个人因为兴奋过头,拳头拽的太过用力,把手中的酒杯给捏破了,让玻璃割破了手掌顿时血流如柱。

    由于楚源已经从背后勒住风火轮的脖子,风火轮勾不到他,便用手肘狠狠撞向楚源的腰间。楚源硬受了风火轮这一击,一手勒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用力往侧边扭过去。

    “咔嚓!”一声。风火轮的颈骨硬生生的被他扭断。楚源松开手的时候,他也软绵绵的倒在擂台上不再动弹。

    “耶!……”台下顿时响起一片鬼叫声。这些有钱人仿佛就是他们自己打赢了一般激动万分。而下注赌输了的人也没有想象中的沮丧,同样是激动不已。这些人是不会在乎钱的,他们要的就是刺激。花了这么多钱,就是为了看两个人在台上拼命搏斗,看血溅擂台的场面。

    远处,与权哥站在一起的中年男子微微点了一下头,附到权哥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而权哥也忙不迭的点着头。随后中年男子转身出去,他的举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楚源下了擂台后就直接走到更衣室,接过服务生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脸上和身上的血跟汗水。

    这时权哥走了进来,先是笑了笑,走近问道:“今天怎么了?好象状态很不好?”

    楚源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权哥在他身边的长凳上坐下,说道:“你的钱刚已经让人汇到你卡里了。”

    “哦。”在楚源打了第一场擂台赛后,权哥就帮他弄了张身份证,不是假证件,绝对是真的。以星会在温城的势力,想办什么证件办不到?证件持有人的名字就叫“楚源”,而楚源用了这张身份证在银行开了个户口,之后每场的收入都是直接从网上打进他卡里。

    权哥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说道:“你宇哥今天又过来看你的比赛了。”

    楚源没有回应,在他晋升入高级拳赛后,大老板廖宇就每场都会来看。事实上楚源跟这个大老板没说过话,每次廖宇都是在楚源上台后才进来,比赛一结束就离开了。不过就算他们有机会说话,恐怕楚源也不会多跟他说几句。

    权哥见楚源不说话,继续说道:“宇哥让我跟你说一声,明天的比赛,你的对手是太国来的职业拳师,这场比赛对我们很重要,所以你必须要输。”

    “输?”楚源终于有点反应,放下毛巾看着他。

    权哥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为难,但这是宇哥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楚源淡淡的说道:“我不打假拳。”

    权哥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明天那人是宇哥好不容易打通关系,联系上太国瓦可将军的手下,由他出面派人过来打友谊拳的。”

    “瓦可?”

    权哥愣道:“怎么?你认识?”

    楚源思索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认识,但好象听过。”

    权哥笑道:“瓦可将军是太国金三角最大的土皇帝,听说过他也不奇怪。”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这次的事我们花了很多的钱,所以明天这场比赛很重要,你只能输不能赢,知道吗?”

    楚源没有说话,丢下了毛巾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就出去了。

    权哥皱眉沉声道:“楚源!”

    楚源头也不回的说道:“找别人吧。”

    权哥使劲的眯着眼睛看着他离去,眼中闪过一丝的精芒。

    楚源从酒吧里出来后就步行往家中走去,拐出了几条街后,就看到远处一个人坐在街上,背靠着路灯在睡觉。而这个人赫然正是先前跟他打过一场的醉老头。

    楚源轻皱了一下眉头走到老头身边俯视着他,而老头似乎真的睡着了,靠在那里嘴里打着呼噜声。嘴边还挂着一丝的口水。

    楚源站了一小会儿后就继续往前面走去,这时老头忽然在他背后喃喃道:“会死人的……”随后又打起呼噜声。

    楚源停下脚步转身淡声说道:“别装了。”

    老头没有回应,继续在发着呼噜声。游 牧之神手 打。

    楚源再看了他几眼,再次转身离开。可是他刚转过身,背后忽然发出“砰”的撞击声。那个老头好象靠不住灯柱躺到地上去了。

    “唔……”老头勉强程开眼皮,揉了揉撞到地面的后脑勺,嘟囔了一声:“真浪费。”然后翻个身继续躺在大街上睡觉。

    楚源走回到他身边,淡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唔?”老头撑开眼皮瞥了他一眼,又重新闭上眼继续睡觉。

    楚源默默的站了十来秒钟,忽然举起拳头朝老头的身上重重落下。老头又翻了个身,楚源的这一拳恰好落空擦着他的身体打在地面。“咔”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那小块水泥砖竟被楚源一拳打碎了。

    楚源轻哼了一下,又抬起脚向老头踹过去。可能是老头似乎有点冷,身体蜷缩起来双脚使劲往上勾,一只脚正好勾在楚源另一只还站在地面支撑身体的脚髁上。楚源立时站不稳往后一个踉跄,直接收回踹出去的腿两脚落地后才站正身子。

    楚源冷着脸看着装疯卖傻的老头。冷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唔?”老头转过头揉了揉眼睛看向楚源,说道:“吵什么吵?没看我老人家在睡觉吗?”

    不可否认,这个老头真的很有演戏的天份,做的似模似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是楚源吵到他睡觉了。

    对于这个老头,楚源真的很无力。打又打不过,而且又这么缠人,问题是他到底想干嘛?为什么总要跟他过不去?

    楚源默默的看了他片刻后再一次转身离开。可这时老头忽然从地上蹦起来,拦到楚源前面叫道:“野小子,吵了我睡觉就这么走啦?”

    楚源横眼看着他,问道:“你想怎么样?”游 牧 之神 手打。

    老头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放在一起搓了搓,嘴上不满的说道:“还能怎么样?我老人家正好梦到一桌好酒好菜。却被你吵醒了。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总要赔我吧?”

    “你很无聊。”楚源丢下一句后就继续往前走。

    “哎!”老头又一次拦下他,嚷道:“别这么小气嘛,只是买瓶酒而已啊。”

    “没钱。”

    “切。”老头撇嘴说道:“你身上这件衣服可都是好几百块钱一件哪。没钱?没钱就把衣服脱下来当给我。”

    楚源冷眼看着他,冷声说道:“滚开!”

    老头将头一撇,扁着嘴说道:“要我滚开也行,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买酒给我,二是告诉我,你的功夫是个谁学的?”

    楚源侧着头看着他。淡声说道:“关你什么事?”

    “我好奇啊。”老头仰着脖子说道:“我很想知道是哪个差劲的家伙把你教成这个样子的,看看你自己。下盘不稳,上盘不定,基本功太差。这种身手也敢出来闯。你的师傅是不是故意跟你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