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冰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拳争雄(下)

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拳争雄(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人间冰器最新章节!

    旋风,人如其名,速度甚至比风还要快。出拳无痕,收拳无迹,胜负往往只在眨眼之间。而其中绝大多数人甚至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胜负就已见分晓。

    出道短短的半个月,旋风一路过关斩将连胜十七场,零败的记录,成功的晋级中级拳手。而他也是极少数在二十场内就能晋级的人之一。

    短短的半个月,旋风这个名字已经广为人知。

    晋入中级拳赛后,旋风再一次不负众望,连打二十一场中级比赛,最终以坐火箭的速度又晋升进入高级拳赛,而他至今的失败率仍为零。

    旋风最让人惧怕的不是他的速度,而是他的狠。不管是初级拳赛还是中级拳赛,凡是他的对手最终都只有一个下场,死。而且死亡率是百分之一百。旋风不仅出手够狠,而且心也够硬。每次出手必会杀人。而杀了人后他则依旧面色平淡的离开,仿佛就像踩死只蚂蚁般简单。所以打到后面,几乎没人敢再跟他打,因为没人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今天,是楚源进入高级拳赛后的第三次比赛。

    早早的,擂台会场里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不断的有人高呼吆喝着。而此时,两方的主角都还未到场。

    这个时候,外号旋风的楚源正在前往会场的路上。这一个多月来,叶剑已经完全成了楚源的跟屁虫和崇拜者。最重要的是凡是有楚源参加的赛事,他每一场都会买楚源赢。到现在他已经靠着这棵摇钱树弄到了一的笔钱。不过今天叶剑没有跟着一起来,他要郁闷的待在k3里管理酒吧。值得一提的是,权哥或许是真的器重他,又或许是因为楚源的关系,总之已经把k3完全交给叶剑管理了。虽然这是好事,但酒吧都是在晚上营业的。而黑市拳的比赛也是在晚上。所以叶剑的近段时间都没办法跟着跑来凑热闹。

    自从晋入高级拳赛后,楚源已经不用在健身房打擂台了,高级拳赛和顶级拳赛的场地是在城郊外的一处酒吧里。这间酒吧外面是酒吧,但后面却有上千平方的空间,专做擂台用地。酒吧并不属于星会,而是由几个老板共同占有股份。游牧之神手打。

    会场的布置很专业,健身房跟这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这里中间还建有高台,高台四周围上绳栏,根本就是电视里拳击赛的擂台场地。

    楚源还在街上闲逛,因为时间还早,所以他也不急着赶来。接连一个多月的擂台,每场少则一两千,多则数万,一个月下来他手头也有几十万的财产了。但是楚源好象对钱不太感兴趣,每次拿到钱都是直接丢进银行里,身边则很少带着现金。叶剑总说他是个怪人,事实上楚源真的很怪,永远都是冷淡淡的样子,没有其它的表情。永远都层出不穷的给人惊喜。在叶剑家中住了一个多月,叶剑和叶惠都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楚源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拿手。玩电脑?他运指如飞的速度另两兄枚眼花缭乱,而且黑客技术高超。拳击和枪法就不用说了,开车的技术一流,而且就连烧的菜都令人回味无穷。叶剑甚至曾恶意的怀疑他是不是超人的私生子,好象什么东西也难不倒他?

    在别人的眼中楚源同样是个怪人,总是戴着一付墨镜,也总是冷冰着一丈脸很少说话。除此之外楚源也有很多让人欣赏的地方,他够狠够酷,杀人就像家常便饭。权哥也曾偷偷调查过他,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楚源就像是一个谜,看不透,摸不着。

    拐过一条街,再往前走就是酒吧。而今天晚上的擂台赛就在这间酒吧里面进行。

    前方,一个有点驼背的老人一手提着酒瓶,一边仰头喝着酒,一边走路摇摇晃晃的朝他迎面走来。楚源透过墨镜看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走路。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楚源忽然感觉到一股很强烈的无形压力往他罩过来。这股压力来的快也去的快,只在眨眼的工夫就消失无踪。

    楚源愣愣的站在那里,然后转过身看着老人的背影走一步晃两晃的远去。他轻皱了一下眉头,刚才这股压力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好象曾经在哪里遇到过,可到底是在那里?他却想不起来。还有这个老头,刚才明显是故意放出气来试探他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人继续在摇晃着身子往前走着,楚源站在原地深思了片刻,转身追上去,说道:“等一下。”

    老人停下脚步,侧过头两只眼睛有些醉眼迷离的看向他,打了个酒嗝问道:“你……干什么?”

    楚源仔细的打量了他几眼,问道:“我们见过?”

    “哦?”老人使劲将脖子往前探,眯着眼看了看他,半晌后他摇头说道:“不认识。”

    楚源很仔细的看着老人的一举一动,可惜老人的脸上却是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

    “没事了。”楚源说完后就转身离开。

    这时老人在背后叫道:“小伙子。”

    楚源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

    老人摇着酒瓶,有些撒酒疯的味道叫道:“前面的路不好走啊。”

    楚源微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他不知道这老头这句话的意思。

    “额……”老头又打了个酒嗝,摇晃着身子,有些含糊不清的语气说道:“一失足……千古恨……”

    楚源淡声问道:“你知道我?”

    “你?呵呵。”老头上半身晃了几下,摇头道:“相逢……何必,那个曾相识呢。”

    “你是谁?”

    “我?一个老头,你喜欢就管我叫老头,不喜欢就叫我老不死的好了。哈哈,老不死……”

    “老头?”楚源一脸冷淡的看着他,突然踏前一步,右手紧握成拳,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打过去。

    老头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楚源毫无征兆的说打就打,不过还是不慌不忙的抽出一只手,看似动作缓慢,却能后发先至的拦住楚源的拳头,轻轻拍在他的手腕上。

    只是很轻的一沾即分,可是楚源的右臂竟被远远的弹开,顿时空门大露。他脸色微变了一下,立刻抽身后退,同时左臂护在前身。

    老头并没有追击,而是站在原地晃着身子,一根手指胡乱的指着楚源,一付睡眼的模样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干嘛打我?”

    楚源重新摆正姿势,淡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一个老头咯。还能是谁?”

    楚源知道继续问下去也问不出结果,轻哼一声,左脚点地身体侧翻,右腿横扫过去。

    老头很随意的探出左手往前虚抓了一下,竟不偏不倚的抓住楚源的脚髁。楚源快速想缩回脚,可脚髁却像被铁钳夹紧了一样动弹不得。他忽然跳起来,右腿再次横扫过去。老头将握着他左脚的手轻轻往上一甩,楚源整个人朝后空翻了一圈落回地面,而攻击也宣告瓦解。

    虽然表面上仍是一脸的平淡,但楚源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他虽然每一击都有所保留,但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挡着的。可这老头看似轻松随意的甩甩手就把他所有的攻击都化解了。高手。这老头是前所未见的高手。

    老头依旧是站在原地,从楚源攻出第一击开始。他到现在脚下都未移动过分号。嘴里喷着酒气,一脸睡眼惺忪的叫道:“你……你要我命啊?我……我没钱,找别人去。”游 牧之神 手打。

    楚源重新摆出攻击的姿势淡声道:“你不是普通的老头。”

    “我呸!”老头朝他呸了一声,舌头打结的说道:“如果是普通的老头,还不早就被你打死了?”

    楚源全力戒备着,嘴上问道:“你故意引我注意,有什么目的?”

    “嗯?”老头使劲撑开就要贴到一起的眼睛,愣愣的问道:“有吗?”

    “刚才跟我擦过时,你是故意放出气让我感受到,对吗?”

    “哦?”老头抬起头想了想,不过看他那模样多半像是在站着睡觉,好半晌才喷着满嘴的酒气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楚源眼中闪过一丝的精芒。却没有再抢先出手。

    老头歪了歪头,又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咧嘴笑道:“小家伙,你火气很大嘛。来,喝一口,祛祛火。”

    他话还未说完。楚源突然一记左拳袭向他的胸口。

    “唔。你又来?”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甩手挥出去。可是他的手贴到楚源手背上时,只发出很轻的“啪”一声。楚源的手臂轻晃了一下,仍旧继续朝他的胸口袭来。

    老头稍愣了一下,马上伸出另一只手挡在楚源进攻的路线上。“哐铛”一声,老头手中的酒瓶顶不住两人的气劲相交顿时炸碎了,瓶子里剩下的小半瓶老酒顿时全流出来。两人交击后老头上半身微微晃了一下,而楚源却是退了一步半。

    “哎哟!我的酒哎!”老头一脸心疼的看着流的满地都是的老酒,脸上露出难受的模样。随后他抬起头说道:“我说,我跟你有仇啊?你非得打死我才甘心啊?”

    楚源轻哼了一声,再次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试探我?”

    “老子……哦……别浪费,别浪费……”老头好象刚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沾着少许的酒水,忙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等舔的差不多了才摇晃着身体说道:“你刚才那记重击还不错,不过火候差了点,跟谁学的?”

    楚源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突然又是一记重击打过去。老头这回有了准备,挥手轻松的挡开一记重击。可是马上,楚源的第二记重击又落下来,等他再次挡开后,迎接的就是第三击、第四击……

    重击不是普通人能用的出来的,没有经过长年的刻苦训练,就连一击也打不出。可是楚源的重击竟连绵不绝,一拳紧跟着一拳,犹如狂涛般连续不断的滚开。游 牧 之神手 打。

    快,已经不足以形容两人的速度。这两个人一个攻,一个守,四只手都飞快的挥舞着。如果此刻旁边有人在看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落在别人眼里,两人的中间全都是手影,根本看不出哪只手是真的,哪只手是幻影。

    连续打出近二十多拳后,楚源的速度才开始放慢下。老头趁虚而入,一只手掌快速的贴到楚源的胸口,嘴里轻喝道:“破!”

    “破”字刚落音,楚源蓦地沉哼一声,整个人往后踉跄退了五六步才勉强停下来。

    “不错。”老头点了点头说道:“二十九记重击,不是一般人能打的出来的。唔,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的就步入潜力区了。呵呵,小家伙,前途不可限量啊。”

    楚源没有说话,而是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摆出随时进攻的姿势看着他。

    老头似全然不知道他的动作,闭着眼睛上半身依旧在微微摇晃着,舌头打结的说道:“你的龙家心法练的也不错,可惜只是外层心法。唉,娘的,外层心法就练到这样的程度,要是给你真正的全套心法,你还不飞到天上去。”

    “龙家?”楚源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什么龙家?”

    “唔?”老头撑开点眼皮问道:“你不知道龙家?唔,有意思,不知道龙家居然练的是龙家外层心法,这事可真有意思。”

    楚源还想再说话,这时老头忽然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有人来了,改天再聊吧。”说着也不再理会楚源,径自转过身,摇摇晃晃的继续往前走去。

    楚源看着老头走远,也没有继续攻击他。一脸冷淡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两个年轻人跑过来,其中一人叫道:“源哥,原来你在这呀。权哥让我们出来找你,拳赛马上就要开始。”

    楚源再次瞥了老人远去的背影一眼,转过身一言不发的朝酒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