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的一等狂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乱!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王的一等狂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乱!

    “手感真好。”晋宁溪满足的夸赞道。

    她眼角勾了勾,红唇高高扬起,爱不释手的反复捏着夙不悔的脸蛋。

    肉嘟嘟的。

    自从在矿山下捏过夙不悔的脸蛋之后,晋宁溪时不时便想起这种舒适的手感。

    晋宁溪收回手,摸了摸下颚,目光在夙不悔的身手扫来扫去,自言自语道:“这小女子身手诡异,但却一直没用上内力,难道是没有内力么?本宫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柔软无骨的手指搭在夙不悔的手腕上,晋宁溪丹田运气,内力聚集在丹田,源源不断的涌去指尖。

    她的内力以侵占的方式朝夙不悔的经脉扑去。

    “咦?真没有内力?”晋宁溪眉头微挑,有些意外。

    那般诡异的身手,若是一个没有内力的人,不太可能有这样的身手。

    晋宁溪不信邪的再次深入夙不悔的经脉,她闭上眼睛,放空心灵,撇弃万千杂念,凛神感受着内力侵入的经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玄衫男子抱着剑一言不发的站在一处,认真的看着晋宁溪的举动。

    陷入忘我空灵之境的晋宁溪不断深入,她好看的眉毛蹙了蹙,她敏锐的捕捉到夙不悔经脉的一丝细微的不对劲!

    她调息内力,狂肆的朝那抹不对劲的地方探去。

    晋宁溪豁然睁开双眼,丹凤眸中划过一丝惊愕,“怎么会?”

    她再次闭上眼睛,运起内力,反反复复的探索着,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她的体内怎么会有这种封印!”晋宁溪大惊失色。

    收回内力,晋宁溪满目深思,若非她灵识强悍,以及……

    恐怕她根本察觉不到分毫夙不悔五经六脉的封印!

    这个封印——

    晋宁溪很熟悉。

    “快!去查她的母亲是谁!”

    不喜形于色的晋宁溪此时此刻话语中满是急躁。

    “是!”玄衫男子很诧异,从他跟着晋宁溪这么多年来,何曾见过晋宁溪这般急躁过?

    玄衫男子离开后,晋宁溪看着夙不悔的目光多了一丝莫名的异光,她伸手抚了抚少女的眉,“你会是她的女儿么?”

    “本宫才发现,你的眉很像她。”晋宁溪喃喃自语。

    之前晋宁溪并未在意那般多,眼前这小女子的容颜全然被冷色所夺目,瞧见那冰冷的气韵,很容易让人情不自禁的忽略这小女子的五官。

    现在她细细看这小女子的五官。

    那眉,确实有十分相像。

    晋宁溪叹息了一声。

    ……

    几天的时间过去。

    楚国军营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他们的元帅横空消失了!

    不止元帅横空消失了!就连楚王也消失了!

    沈毅很快的封锁消息,暗中查着夙不悔和楚澈二人的踪迹。

    他虽也心急如焚,但明白此刻是万万不能乱的,他决不可辜负主子的栽培。

    军帐内,几位楚国的将军愁眉苦脸,好在沈毅处理的很及时,这个消息没有外泄出去,也只有几位将军和军司马知晓。

    “还是没有元帅的消息?”

    “还没有。”

    “元帅莫不是被穆国掳了去?”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若是被穆国掳走,那穆国此时此刻肯定就攻打过来了。”

    楚国的将军们各种猜测,然而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穆国的那位早已得到了楚国元帅消失的消息。

    另一边的穆国军营帅帐内,楚夜寒震怒,他大掌一拍,“你说三三失踪了?!”

    “嗯嗯。”从京都赶回来的小童子如捣蒜般的点头。

    小童子撇了撇嘴,闷声道:“人家也没查出来楚王妃在哪里。”

    “别叫她楚王妃!”听到这三个字,楚夜寒更窝火了,“她是本王的女人!”

    闻言,小童子目瞪口呆,心想他家主子这是要强抢已婚少妇哇!真霸气!

    虽然知道他家主子一直很关注这个楚王妃,但小童子很是很吃惊他家主子竟然是喜欢楚王妃这个已婚少妇!就像他喜欢大祭司姐姐一样!

    小童子下定决心了,等他找到失踪的楚王妃,啊呸呸,是等他找到失踪的女主子,就把她扛过来给主子!

    “嗯嗯,对的!”小童子赞同道,对的!支持主子强抢女主子!

    楚夜寒来回踱步,第一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

    “立刻!你去燕国!查查是不是狂动的手脚!”

    “哦。”小童子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雀跃,他去燕国岂不是又可以见到大祭司姐姐啦。

    小童子办事效率非常高,一溜烟的就朝燕国赶去了。

    楚夜寒眉头紧锁,心中已经认定是燕云狂所为。

    狂要对三三动手的心思,已是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

    他本以为燕皇后出事后,狂赶回燕国会安分一段时间。

    如今却是出了这档子事……

    他绝不能让三三出事!

    他恨不得亲自赶去燕国,当面质问,然而他若是此时一走,穆国士兵定然会心寒。

    楚夜寒叹息了一声。

    ……

    ——

    山涧。水涧。

    鸟鸣。虫叫。

    青云蹲在一块大石子上,满脸担忧,不停的擦了擦冷汗。

    强大的内息在远处的寒潭水中翻滚,如涟漪,荡漾。

    哪怕青云离的已是有了一段距离,却也有一些受了那狂乱强大内力余波的影响。

    青云可以想象到,他家爷拼命想要挣脱寒冰链狂肆毁灭的可怖场景了。

    现在已经五日了……

    爷每次赤炎发作只一日时间,然而这一次却是整整五日,都还未停歇下来!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夜幕慢慢降临,月色笼罩。

    寒潭池水一方,气氛逐渐平息起来,池水中狂肆翻涌的强大的内息缓缓消散……

    月光挥洒在寒潭水中那赤裸的男子身上,男子双眼紧紧闭着,面色苍白如纸,漂浮在池水中,他手腕脚腕被寒冰链紧锁。

    他看起来,仿佛已经没了气息。

    青云踏水而来,满目担忧,解开寒冰链,忙忙掏出药丸喂进楚澈的嘴里。

    那颗药丸迟迟没有从喉咙滚落下去。

    青云顿时有些慌乱,全然顾不得楚澈有洁癖不允任何人触碰之事,满脑子只想着将楚澈带走,他的手握住楚澈手腕的刹那,脸色顿变。

    没有脉搏的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