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的一等狂妻 > 第六十七章 万丈深渊

第六十七章 万丈深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王的一等狂妻最新章节!

    第六十七章 万丈深渊

    夙念摇了摇头,有些自嘲。

    亏她还将夙不悔当成了劲敌,师父所说的不能招惹的没有七情六欲之人也没有那么厉害嘛。

    她鄙夷的看着早已成为血人的夙不悔,目光不屑。

    今天,夙不悔这个人,将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夙念提起裙摆靠近夙不悔,她垂头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悬崖底,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她穿着绣花鞋的脚轻轻的踢了踢夙不悔,这一脚,让本就在悬崖边的夙不悔身子朝前滚了滚。

    下一瞬间,夙不悔的身体失重,像断了线的风筝,急速掉入悬崖。

    跌下万丈深渊。

    风吹乱夙不悔凝固了血液的长发,血衣的裙摆摇曳在空中。

    夙不悔的一双眼迟迟没有睁开,她没有醒来,陷入了深深沉睡。

    她,就连自己跌下万丈悬崖也不知道。

    她,没有任何知觉。

    她就像漂浮的浮萍,浮荡在着高空之中,伴随着她下坠的还有呼呼风声。

    “这就是你妄想得到不该得到的人的下场。”

    悬崖顶上,有一道温婉的声音响起。

    ——

    静心泉。

    楚澈豁然睁开双眼。

    这双眼,不是赤红的。

    这是一双淡然缥缈的眼睛,瞳仁黝黑。

    身上传来阵阵疼痛,楚澈挑眉,淡淡朝身下看去。

    看到身体上的狼藉,楚澈目光微顿。

    这是——

    被野兽给咬了?

    被野兽给抓伤了?

    像却又不太像。

    他淡淡环顾了山洞四周,看来他得加固这山洞了。

    不然什么阿猫阿狗岂不是都能闯进来了?

    身上的寒冰链不知何时解开了,他从静心泉中赤裸起身,走出泉水里,赤脚踩在地上,拿起放在一侧的青色衣袍,从衣袍里拿出金疮药。

    淡然的将金疮药抹在伤口上,动作行云流水。

    看到身上那缺了几块肉的地方,他淡淡的敛眸,好似没有看见一般。

    包扎好伤口,一袭青衫套入身上。

    他穿上那一袭青衫,看上去凡尘不染。

    只是脸颊上的那牙印生生的破坏了美感。

    楚澈站在原地没有动,一处石壁上一大滩鲜血落入他的眼中。

    楚澈朝那滩鲜血缓步走去,他的眸子微不可见的沉了沉。

    血滴洒了许多地方,形成了一条路线。

    楚澈不急不躁的顺着血迹滴落的地方走去,他动作悠闲的好似在踏青。

    顺着血迹走去,时而是几小滴血滴,时而是一大汪血泊。

    越到后面,滴落在地上的鲜血愈多。

    此时,这些血液早已凝固。

    血迹的指引,楚澈走上那悬崖顶。

    陡峭的悬崖边上,黄土都已被鲜血染红。

    隐约可以想象到,流下这么多血的主人是受了多重的伤。

    血迹就这样断在了悬崖边上,楚澈负手站在悬崖边时,深深的看着底下万丈深渊。

    ——

    楚澈悄声无息的回到了楚王府。

    青风早已在书房等待了许久,看到楚澈脸颊上的牙印时,青风面瘫的脸上出现了龟裂。

    青风咬牙,又是一次赤炎发作的时间,他却不能守在爷身边一二。

    “爷,你脸上……”青风不敢再看楚澈一眼,迟疑道。

    楚澈颚首,淡淡的摆了摆手,面色从容。

    青风心中叹气,偷偷的扫了几眼楚澈,鼓起勇气道:“爷,不管什么事都没有您的安危重要,属下求爷赤炎发作之时,求不要让属下去做任务,属下想守在爷身边一二。”

    更何况……现在青云去了炼狱领罚,到现在还没有从炼狱出来。

    如今,爷的身边只有他贴身伺候着,青风很担心他一人守护不好爷。

    上月爷在赤炎发作之时受了那么重的伤不说,这次他没守在爷身边一二爷就连脸上都不知道是被什么野兽给咬伤了……

    青风羞愧的无地自容。

    楚澈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青风。

    良久,他缓缓道:“让青云出来吧。”

    说完,楚澈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青风闻言一喜,青云去了炼狱这么久,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虽然平日里和青云不是很合,可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王爷,夙二姑娘求见。”书房外,忽然传来管家的声音。

    听到夙二姑娘四字,楚澈眉头微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夙二姑娘是谁?

    反倒是青风听到夙二姑娘四个字,眼中多了一抹激动之色。

    青风对夙念是充满感激的,毕竟夙念把这么重要的丹药拿出来给爷,可见她对爷的一片真心。

    跟夙不悔比起来,青风倒是希望他们的未来王妃是夙念,而不是夙不悔!

    毕竟,一个天,一个地。

    夙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读书万卷,性子温婉,更是拜入了隐世宗族的门下,哪一点不把那恶名在外的夙不悔甩的远远的?

    这样的女子成为他们未来王妃才能成为爷的助力!

    “王爷,夙二姑娘好像带来了一块府上暗卫的腰牌。”门外又传来管家的声音。

    闻言,本是要拒绝的楚澈打消了注意,他淡淡道:“嗯。”

    得到楚澈的回应,管家这才离去。

    楚澈提步走出书房朝偏厅走去。

    跟在身后的青风愣了愣,在后面喊道:“爷,您的脸……”

    青风的声音落在后面,楚澈充耳不闻,缓步直至偏厅。

    楚澈还在偏厅门口的时候,夙念便眼尖的瞧见了。

    待楚澈走近,看清楚澈脸上的牙印时,夙念楞了楞。

    夙念胸腔霎时涌上怒火,是什么狗东西敢在他那绝代风华的脸上造次?

    “腰牌。”楚澈坐上主位,淡淡抛出二字。

    简单,明了。

    夙念抿抿唇,余光心疼的扫了几眼那牙印,这才取出腰牌朝楚澈递去。

    瞧着楚澈总算将目光放在了她身上,夙念心上涌起了无尽喜悦。

    “小女清晨采集露珠,在一处地方看到了一具尸体,腰间便是挂着这腰牌……”

    楚澈淡淡朝身旁的青风看去,青风会意,从夙念手中接过腰牌。

    尔后拿到楚澈眼前,楚澈看着腰牌上雕刻的小小“十”字。

    楚澈眸中似有狂澜掀起,他神色莫测的盯着腰牌。

    他的眼帘垂了垂,看来他的玩偶一点也不懂得抓住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