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330章,你为什么要等我?

第330章,你为什么要等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330章,你为什么要等我?

    李航心里叹息一声,觉得这人也太闷骚了。

    来做什么直接问不好吗?

    他微微一笑,“报告老大,嫂子上午说出去逛逛,这会儿应该在——”

    在,在哪里呢?

    不对,李航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嫂子是上午离开学校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按理她早该回来销假了,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她的人影……

    完了!会不会出啥事了?

    李航支吾着,目光有些闪烁,“会不会……会不会在宿舍?”

    见状,安北城马上变了脸色。

    他掏出手机,翻到那天苏小南拔过的陌生号码,拨了出去。

    “对不起,你拨的电话已关机——”

    机械的女声,无情的冷空气中响起,绞碎了安北城的侥幸心理。

    “老大,你别着急,我先去找找看……”李航脸上也有些紧张。

    然而,苏小南的人不仅不在宿舍,甚至根本就没有回过学校。

    安北城冷冽的面孔如嵌冰霜,他迅速返身上车,动作快得把李航心肝都快吓瘫了。

    赶紧跟了上去,他道:“老大,我跟你一起去找。”

    安北城没有回答他,车门“砰”一声关严,汽车绝尘而去。

    “这……千万不要有事啊。”

    出了事,他可就完蛋了。

    李航一个头两个大的站在风雪中,目送那汽车离开。

    ~

    安北城驶出573学校,一边往市区方向开,一边联线简聪。

    “简聪,是我,安北城。”

    “老大?”简聪诧异一下,笑嘻嘻地问:“你不会是给我拜年的吧?”

    安北城眉心拧着,不和他废话,直入主题。

    “马上!定位苏小南。”

    苏小南脚上的“囚鸾”脚链采用了目前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接收芯片,可供GPS卫星定位。来573学校之前,安北城根本就没有想过她会离开,没有事先打电话,也根本没有想过定位这件事。

    实际上,从那天和安正邦谈过之后,他几乎完全封闭了自己……

    但乍然知道苏小南不在学校,这一瞬,他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如果是死神趁机掳走了她,会怎么样?

    雪继续在飘,安北城把车开得很快,双手紧紧捏住方向盘,一张俊脸僵硬成了冰川。

    “呼叫老大,呼叫老大!有消息了——”

    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安北城觉得,简聪的声音,居然那么好听。

    ~

    景山上的空间,似乎冻成了一个冰窟窿。

    苏小南精心打理好的头发早被帽子弄得乱七八糟,手机也已经彻底进入了无电的尸体状态。这一片天地,因为过大年,终于一个人都没有了。

    她坐在亭子外的栏杆上,像一个孤魂野鬼。

    哦,还有一个人在陪她。

    一个她亲手堆成的雪人,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堆的雪人。

    严格来说,那都不像个正常人——因为他冷冷的面目,怎么看怎么像安北城。

    她想,肯定是恨透了他,才会把雪人也看成了他的样子。

    她早就该离开这破地方的!回学校,至少还有热腾腾的饺子可以吃,还有战友可以嬉笑打闹,还有一群人陪着她同度大年。

    可她——还是没有走。

    因为这个,她都开始痛恨自己了。

    “嘶……冷呵……”她跺着脚,搓着手,又站起来靠在亭柱上往下观望。

    光线朦胧的莹白色雪地,空无一人。

    她庆幸自己的身体一直不错,要不然,肯定早就躺下来。

    “阿嚏——”庆幸心理还没过去,喷嚏就来了。

    苏小南下意识扯紧围巾,不让冷风透入衣领,又开始站起来围着亭子和那个雪人跑圈……

    一圈。

    两圈。

    三圈。

    无数圈……

    一颗心跑得拔凉拔凉的,饥肠辘辘,脑子也一片空白。

    “安北城。”她低低的骂。

    “安北城,你混蛋!”她有气无力地骂。

    “安北城——你王八蛋——”她撑着腰,越来越累的骂。

    “安北城——你真不是一个东西——”

    用尽力气,她大喊着望着天骂。

    忽地,一道手电光射了过来——

    谁?她吃了一惊,从愤怒中抽离出来。

    不会是景区要闭园了,管理来撵她走吧?

    失望、沮丧、不甘心,各种心情交杂,她矛盾的心理,五味陈杂。

    大口大口喘着气,她没有回答,半眯眼瞅过去。

    有人大步往这边来了。他手上的手电筒,光线一闪一闪,迷了她的眼,让她除了看见那人身形高大,是一个男人之外,也分辨不清长相。

    瞧着那身形,她心里升出最后一丝希望。

    “喂……”

    她以为自己的喊声很洪亮,可出口才发现,嘶哑不堪。

    “是安北城吗?”

    风雪吹翻了她的帽子,头发也在风中扬了起来,她浑然不觉。

    手电筒的光不动了,光线后的影子也在原地停了下来。

    漫长的一瞬后,在苏小南快要失去耐性时,那人才又抬步。

    “是。我是安北城。”

    喑哑熟悉的声音,如天籁入耳。

    苏小南又惊又喜又崩溃,猛地抬手,她捂住嘴巴,脚步几乎站不住,慢慢地,蹲了下来。

    “苏小南?”手电筒的光线终于停在了她的身边,男人居高临下从头顶俯视着她,复杂的声音略带迟疑,“你在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

    一听这话,苏小南就火大了。

    抬头,她就那样蹲在地上,恶狠狠地瞪他。

    “你个混蛋,还好意思问我?”

    安北城眉头微拧,看着她不说话。

    天地间,风雪的呼啸声凌厉猖狂,他们之间,却安静得落针可闻。

    苏小南最受不得这样的他,尤其在等了一天之后,满腹郁气都化成了怒火,不由咬牙切齿。

    “你是死的么?看我站不起来,不知道扶我一把?”

    安北城紧握的拳心攥了攥,缓缓的,伸到她的面前。

    “哼!”苏小南不高兴地将手搭上去,主动拽紧他的手,然后借力站起来。

    可蹲这一会,早就已经酸麻不堪的腿脚就更不听使唤了。

    身形微微一晃,麻木感让她像个投怀送抱的女人,没有拽稳他的胳膊,身体却生生撞入他的胸膛——

    他高大的身躯一僵,似乎往后退了一下,这让苏小南火更不打一处来。

    “气死我了!退什么退?还想跑啊?说清楚!让我等了你一天,为什么现在才来?”

    她生气地发泄着她的不满,可安北城显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