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276章,僵局中的小夫妻

第276章,僵局中的小夫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276章,僵局中的小夫妻

    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苏小南心里“咯噔”一声,禁不住有点酸。

    是啊,那两本结婚证她看见过的,一个名字是安北城,一个是陆止。

    可她自己是陆止吗?根本就不是。

    对面那个和她长得相似的女人才是真正的陆止啊。

    说到底,冒名的人是她——这个“法律意义”上妻子,也确实是她。

    这事儿,太闹心了。

    苏小南的目光不由自主瞥向安北城,想看他的表情。

    而他,却没有看她。

    他直视着他的亲爹,那个拧着眉头虎着脸要让他对陆止负责任的男人,声音凉若冰霜。

    “我对我的妻子,当然会负责。”

    当着满婚宴厅的人,他握住苏小南的手,冷静地说完,慢腾腾站起身,再一次眯眸望着安正邦道:“证件什么的,哪一个做不得假?这件事情,到底什么情况,我会弄清楚。但现在——”

    唇微上扬,他冷笑,一眼都不瞅陆止,牵着苏小南就走。

    “被人败了兴致,什么也不想多说。”

    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事情越描越黑,越解释越麻烦。苏小南明白他不愿意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也哼一声,踩着高跟鞋,紧跟着他,一脸委屈的样子,低垂着头,回避着那些刺人骨头的目光,径直出了婚宴厅,也直接把这个僵局甩在了脑后。

    “没事了。”

    一出门,安北城紧了紧她的手,小声安慰。

    “哦。”苏小南这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回握一下,表示听见了。

    “你——”安北城突然回过头来,直视着她的眼,“还好吗?”

    “我挺好的啊!”苏小南扯着嘴笑了笑。

    可一个笑容没有结束,她就有些笑不下去了。

    毕竟这件事,确实也挺糟心的,哪怕她的心再大,也没法完全装着不在意。

    她轻咳一下,又抿了抿嘴唇,故作轻松地问:“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安北城双眸微微一黯,视线掠过她的面孔,瞅了片刻,突地抬手,轻抚一下她的发顶,像哄小孩儿似的揉了揉。

    “我会处理,你不要担心。”

    不担心,不担心就奇怪了。

    苏小南撇一下嘴唇,以示不满,接着又咕哝道:“你不说陆止死了么?”

    “是死了。”他眉头一皱,突然加快了脚步,“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别管了。”

    他语气有些急,走得也有点快,苏小南穿着高跟鞋,冷不丁被他这么一扯,脚踝一别,就崴到了。

    “嘶!”她拖住安北城的手,痛得直咧嘴,“你做什么这么急啊?痛死我了。”

    安北城一怔,回过头来,看她蹲下身一脸难受的表情,眉头一皱,也跟着蹲下来,去摸她的脚。

    “怎么不会好好走路了?”

    “你还怪我?”苏小南自觉受了委屈,脚又痛,特么地还听他责怪,当即就怒了,“不都因为你吗?莫名其妙让我接这个鬼任务,今儿又当着这么多人,让人家给我难堪。这也就算了,你明知道我不会穿高跟鞋,这样走路比捆了王大娘的裹脚布还难受,你还走那么快?”

    “……”

    “你就是故意的。”

    “……”

    “你说是不是?说啊,怎么不吭声了?”

    她一句接一句的指责,安北城半句都不说。

    最后看她作起来没完没了,他似乎有些无奈,轻轻一叹,猛地将她紧紧纳入怀里,打横拦腰一抱,就往停车场走。

    “你啊!真是个麻烦精。”

    “我还麻烦?”苏小南不服气,恨不得掐死他,不过看他抱着自己,不用再走路,语气也就软了一点,“我这么友好和谐乐于配合的人,你上哪里找去?哼!”

    安北城低头看她一眼,没有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与自我定位。

    一直这样“秀恩爱”到停车场,他招呼丁寅把车开过来,这才不容拒绝的命令。

    “以后不许这么冒冒失失了!听话。”

    “……”

    苏小南头上有黑乌鸦飞过。

    怎么感觉和他说话,隔了至少三条鸿沟呢?

    “安北城你到底明白没有,我在生你的气?”

    “不明白。”安北城看丁寅拉开了车门,慢条斯理把她往里一塞,随即又坐上去,靠在她的身边,见她还嘟着个嘴,突地微微勾唇,懒洋洋地道:“我也很难明白,居然有人敢生朕的气?”

    噗一声,他冷不丁的笑话,逗乐了苏小南。

    一个拳头砸在他的膝盖上,她的声音已然变得柔软。

    “讨厌得很,你每次都这样,人家说东,你说西,故意曲解人家的话!”

    “人家?”安北城一本正经地四处望望,“人家是谁?丁寅,是你吗?”

    “报告首长!”丁寅在驾驶室里,比他的声音还要严肃,“人家不是我,我不是人家。”

    “收到!”安北城点点头,一把扯过苏小南的脚,抬到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揉一下,眉头又是轻皱,“去医疗大队,让顾风给人家看看脚。”

    这两个人的对话,已经让苏小南完全听玄幻了。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安北城,丁寅居然也能配合他捉弄人,说瞎话?

    关键这两个家伙还能一唱一和说得这么顺溜,这么严肃正经——

    “不对啊,安北城。”她想到这里,突然脑子一转,斜歪着头瞅着正在为她按捏脚踝的男人,“你是不是心虚啊?故意在转换话题?”

    安北城冷冽的视线扫向她,无波无澜,“我心虚什么?”

    “陆止的事,你敢说没有?”

    “胡扯!”安北城冷哼,微眯着冷眼,“朕的为人,你还不了解?”

    “不就是不了解吗?”苏小南说到这里,身体前倾靠近他,眸底掠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双肘也趁势按压住他的腿,压着嗓子小声问:“陛下,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老实告诉我,那个陆止跟你,是不是曾经有一腿,或者你对她始乱终弃了,然后……她离开了你,你找不着她了,这才说她死了,可你的心里始终装着她的影子,导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才假公济私,找了我这么一个和她找得有点像的女人,以任务之名,以解自己的相思之意?”

    BALABALA——

    苏小南语速极快地说完,挑衅地抬高下巴,直视着安北城。

    “是不是这样?被我说中了吧?”

    安北城一张俊脸,早已听得漆黑一片。

    “苏小南,你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了人才。”

    “是吗?我也这样觉得。”苏小南笑眯眯地瞥他一眼,随即又黑脸,“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快!交代情况。”

    安北城稍稍曲指,一个爆栗轻敲在她的额头上,“再胡说八道,今晚上就不让你睡觉了。”

    一听这话,苏小南急了,马上举起双手投降,“安公子,我的安二爷,你就饶了臣妾这条小命吧,可受不了你折腾!”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安北城,平时一两个小时都要死要活,一个晚上不让她睡觉,那还了得?

    想到自己惨绝人寰的可怜样子,她连节操都不要了,可安北城却扬高了眉头,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微微往上一抬,让她面对着自己。

    “苏小南——”

    他唤着她的名字,突地低下头,一个蜻蜓点水似的吻,啄在她唇上。

    “你想什么了?嗯?”

    “不是……你想的吗?”

    苏小南双颊微热,突然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

    “好。”他淡淡道:“你既然想——那今晚就好好整治你。”

    “妈呀——”苏小南低叫,“不是吧?大爷,别这样,我跟你笑一个行不?”

    安北城眉头一扬,“废话这么多?看来一个晚上不够。”

    苏小南翻一个白眼,作垂死状低下头去,耷拉在他的膝盖上。

    “是臣妾输了!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