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275章,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第275章,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275章,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这长长的一句话,小南说得声情并茂,到最后几个字时,喉咙几乎都哽咽了。

    这情绪来得很快,一方面因为被身世感染,自己把自己弄得想掉泪。

    另一方面,因为和安北城这段半真半假的婚姻,让她禁不住酸楚。

    陆止活着,对她来说,是一种冲击。

    陆止那么妖娆美丽的活着,更让她心慌。

    而安北城与陆止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他对她又是什么态度,更让苏小南忐忑不安。

    然而,她把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安北城望着她,却许久没有出声。

    满厅的人也在静静观望,似乎在等待安公子的态度。

    毕竟,陆止是谁其实不重要,安公子想和谁在一起,那才最重要。

    怦怦~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苏小南看安北城久久不吭声,一颗心快蹦出嗓子眼来了。

    妈的,这人到底什么意思?

    有那么一瞬,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恨不得在众人从好奇渐渐变成讥诮的目光中,拔腿飞奔而去,管他什么任务不任务,陆止不陆止。

    这是一种困难面前的逃避心态,她一直都有,也是她的短板。

    她懂自己,所以,哪怕眼圈红了,心也慌了,还是一瞬不瞬地盯住安北城,不肯示弱。

    “这……安公子……好像……”

    “什么情况……”

    “那个女的……不是陆止……”

    “谁知道……”

    在他俩对视的静寂中,周围开始出现一阵有压得很低的议论声,断断续续传来。

    苏小南与他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

    她弯唇浅笑一下,伸手去抓自己的包,想要离开,给自己留一点尊严,可安北城却在这时突然制住她的手,猛地圈过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紧紧一抱,紧得苏小南气都喘不过来,才听见他从头顶传来的淡然声音。

    “好,我们一起走下去!”

    啥?一句话而已,需要想这么久吗?

    其实时间不过转瞬,只是苏小南心烦气躁才觉得过了很久——

    厅中人不一样,他们听见安公子表白般的情话,跟着就躁动起来。

    满厅窃窃窃私语,安北城却不理会。

    他就像看不见那些目光,只温柔地为苏小南捋一下她垂落的发丝,亲热地低下头,当众吻向她的脸颊与耳侧——

    咝~众人再一次哗然!

    可除了苏小南,却没有人听见,安北城在耳边那句絮语。

    “合同期延长一年!”

    不带这样的啊?

    明明说到“在一起”,怎么又提合同?

    苏小南心尖一凉,暗自不爽。

    冷冷抿紧唇角,她冲他斜剜过去,却看见了安北城若有似无的浅笑——

    “不许反对!”

    这么霸道不讲理的家伙,这不诚心怼她么?

    苏小南突然有点牙根发痒,恨不得踩他一脚,以示不平。

    可她的脸颊上,还带着他残留的气息。

    他深邃的双眸里,还有戏谑而闪烁的光芒。

    这就是安北城,从来都不肯吃亏的安北城。

    从他的表情,苏小南突然明白了。她一直以来的种种表现,让他误以为她是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他是怕她没有了陆止的身份,就不肯再履行合同,所以故意半点不吭声,再趁机性讹她一年时间——

    腹黑!不要脸!

    可不管怎么说,他似乎也不愿意就此解除两个人之间关系。

    从这一点看,不管爱与不爱,苏小南还是开心的。

    爱情是什么?今天爱你明天爱她的人多了去了。

    婚姻是什么?今天在一起明天两相离的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只要今天他们还想在一起,不愿意为了外来原因而分开,这就足够了。

    “谢谢你阿城——”她迅速做出反应,“深情”地握住安北城的手,把面部表情调整得又激动又幸福,那低低饮泣的样子,更是令人心痛不已,“我以前一直以为,以为你肯娶我,只因为我是陆止,是陆明厉的女儿,从来不敢相信你说的那些话——原来你真的是爱我的,很爱很爱我,而且,只因为我是我而已。我太……太,太高兴。”

    一连几个“太”字,这货好像突然get到了表演技能,吸着鼻子,抹着眼泪,又笑又哭,简直表现得不能更专业!

    安北城盯着她,嘴唇不着痕迹地抽搐一下,一边拿纸巾为她擦脸,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安慰轻哄。

    “好了,不哭。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傻瓜!”

    这……

    场面变化太快,一碗狗粮来得让人措手不及。

    婚宴厅中的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怎么一场揭丑大戏,瞬间变成了夫妻恩爱秀?

    再一次见识到安北城“护妻狂魔”模式的他们,都有一点呆怔。

    可陆明厉不会呆。安正邦、尤明美还有安老太太等人却不会在这个时候发呆。

    沉默许久,安正邦终于发话了。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哪个是陆止?城子……你说清楚。”

    非得把话题扯回去?安北城这个爹也是胳膊肘弯了!

    苏小南腹诽着,将头埋在安北城身前,只装死当成没听见,安北城却一眼都不看他爹,声音冷淡得仿若隆冬的寒流,直戳人的骨头缝儿。

    “我跟你,解释不着!”

    天底下最会怼父亲的人,就是亲生儿子。

    安正邦被他一呛,眉心狠蹙着,却没有再逼问,反是将视线转向陆明厉。

    “陆老弟,你今天唱得到底哪一出?可得把话说清楚!”

    虽然安蓓蓓的婚礼取消了,可这依然是安家在请客,来的也是安家的熟人,事情闹成这样,就跟个笑话似的,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让安家怎么下台?

    “大哥,我也不愿意这样的。”陆明厉明白他今天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让安家难堪了,所以,他语气很诚恳,“可大哥也是做父亲的人。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的女儿被人冒充顶替,嫁给了城子,这事儿憋屈呀!看闺女哭得那样伤心,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可——”安正邦眸中闪烁,瞄一眼安北城怀里的苏小南,眉心又是一拧,“到底哪一个才是你女儿?陆老弟搞明白了吗?城子不是不靠谱的人,这种事,应该不会弄错。”

    “这么说,大哥是信了那女人的说辞?”

    陆明厉略带讽刺的一笑,突地把头一偏,望向沉默不语所陆卫。

    “小卫,把小止的证件拿给你大舅看看。”

    “是,父亲。”陆卫眼一沉,拉开随身的公文包,将一摞证件与资料递给安正邦。

    “大舅,请过目。”

    这一声“大舅”他喊得很轻松,安正邦却是略微沉了眉。

    他瞥一眼陆卫,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可等他打开那些证件,一双眉头,却越蹙越紧。

    上面不仅有陆止的各种证件,还有之前苏小南和安北城闹出的相关流言,包括苏小南真实身份的一些整合资料。

    谁真谁假,一目了然。

    好一会儿,安正邦都没有吭声。

    在众人聚焦般的探究目光中,他迟疑了好久,才慢慢抬起眼,直望向安北城。

    “城子,我不管你想娶的女人是谁,可有些事情,不能任性妄为的!”

    拿着证件,他的手指向陆止,声音变得冷沉,仿若命令似的没得商量。

    “你得给小止一个说法,她才是你法律意义上的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