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185章,紧张

第185章,紧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185章,紧张

    对桂倚秋的疑问,苏小南半点都不意外。

    这个女人和尤明美一样,根本就不会相信她怀孕了。

    只不过,她们信不信,对她来说也不重要。

    受了奚落,苏小南不以为意地莞尔一笑,“这个嘛,像桂医生这种弱不禁风的人,翻个身都会把孩子弄掉。我这种皮糙肉厚的,怎么翻跟头,都没有问题啦。”

    “呵呵!”桂倚秋干笑两声,没有表现出明显的鄙夷,笑容温婉如初,“有些事,我们大家都明白,就不必遮掩了。陆小姐,你是明白人,我也不瞒你。直说了吧,我帮你,确实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老大。”

    为了安北城?呵呵。

    苏小南特别想啐她一脸。

    这个世道,有很多觊觎别人老公的女人,她桂倚秋不会是第一个。

    可当着别人老婆的面,直截了当地说觊觎别人老公的女人,肯定不多。

    这么无耻的事,桂小姐做到了~

    而且,还做得那么轻松自在,理所当然,这就让苏小南不得不佩服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索性换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将手肘轻轻搭在她的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严肃地表示了理解,“我明白。为了抱上安北城的粗大腿,你真的很不容易,苦了你了。桂医生,你和我说说呗,你到底怎么想的?”

    “……”

    桂倚秋看着她,不禁皱眉。

    像她这样随性妄为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找不到半点女人该有的样子,安北城怎么看上她的?

    她不懂苏小南,正如苏小南不了解她一样。

    两个人坐在一起交流,分分钟让人崩溃。

    桂倚秋心里微微一刺,冷下脸,一席话说得语重心长,像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字字句句都是训示:“陆止,你这个人有时候真的不知好歹。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来红尖,给老大带来多大的影响?让他平白得了多少笑话?”

    有吗?苏小南挑了挑眉。

    “那也是他自愿的。你有意见?”

    这样的话,听在桂倚秋耳朵里,简直就是虐待,她忍不住哼一声。

    “你可以对他的心情视若无睹,我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把他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荣誉和尊严都踩在脚下。让人家笑话他公私不分,利用裙带关系把女人弄到身边工作——”

    苏小南微微一愕。

    这件事,有她说的这么严肃吗?

    可不管有没有这么严重,都和她桂倚秋没有半毛钱关系。

    抿唇一乐,她笑得眉眼生光,“裙带关系这个词用得好,我喜欢。至少证明我和阿城,有这个,这个……嗯,裙子和皮带之间的关系嘛。桂医生,你特羡慕对不对?”

    “陆止!”桂倚秋脸上突地一红,“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啊?瞧瞧,我多认真一张脸。”

    看她满不在乎的样子,桂倚秋满脸充斥着郁气。

    “陆止,你不知道他为了你,都做了些什么吗?”

    做了什么苏小南很想知道。

    但苏小南不想从桂倚秋的嘴里知道。

    因为——不论安北城做什么,都和桂倚秋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她憋着心里火一样燃烧的好奇心,眸子清冷地半眯着,抿紧嘴角,带着审视和不屑的表情,低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问。

    “桂医生,你知道这世上,什么样的最可悲吗?”

    桂倚秋沉着脸,不答。

    苏小南缓缓一笑,“就是不能正确估量自己在别人心里的位置,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的人。这种人,完全不管别人到底在不在意他们,一门心思地削尖脑袋往人家的跟前凑,打着关心的旗号,横加干涉别人的私生活,像舞台剧上的小丑似的,丑得都掉灰了,还没有自知之明。”

    这话太损了。

    桂倚秋脸颊涨红,“陆止,我好心好意——”

    “用不着。”苏小南叹一声,对她服气了。

    好像她诚心说的这些,都对牛弹琴了?

    是的,有些人根本就不懂做人的基本道理。

    这与文化无关,简直就是天生的。

    她呵呵一笑,“桂医生当真没有想过吗?也许你自以为是的好,对人家来说,相当讨厌,相当恶心?我再警告你一次,你不是我们的谁。请、不、要、随、便、介、入、我、们、的、生、活。谢谢!”

    末尾的几个字,她一字一顿。

    落入桂倚秋的耳朵,仿若一个火辣辣的巴掌——

    ……

    情敌之间的交流,从来都不会影响事情的结果。

    她们不是朋友,也永远不可能相处得好。

    所以,苏小南是一个活得明白的人,她不会为了顾及桂椅秋的颜面,就忽略自己的感受。对一个本来就不会喜欢她的人,不需要客气。这样做的效果很明显,她的耳根子终于清净了,一路到军用机场,桂倚秋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那一个为了向安北城“示爱”而对她“示好”的香囊,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膈应她。

    这样很好。

    苏小南很高兴桂倚秋不再烦她了。

    车一停下,她目不斜视,不看桂倚秋,拎着自己的行囊就跳下车,那潇洒的背影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平常开朗外向的苏小南根本就不像一个人。

    这样,同她们一起坐车的小护士,就很尴尬了。

    她几乎不敢回头,看桂倚秋什么表情。

    而桂倚秋看着苏小南的背影,目光里一片冰冷。

    ……

    十分钟后,战士们按小组分别上了武装直升机。

    一个组十五人,分乘两辆飞机,有序、整齐。

    十五分钟后,在螺旋桨嗡嗡的转动声里,直升机起飞了!

    这个时候,天已放晴,黄昏的天空有红霞映照。

    苏小南和同组的几名战士坐在一起,看着机舱外面仿若有彩虹悬挂的天际,紧紧抿着嘴巴,心里那根弦儿,绷得老紧。

    这时,有一个战士突然笑着问。

    “一会跳伞的时候,如果降落伞的伞包打不开,怎么办?有没有急救措施?”

    苏小南寻声望过去,那个战士年纪不大,可能是陆军出身,和她一样从来没有坐过直升机,一张黑黑的脸紧绷着,看着在笑,仔细看,似乎有点紧张。然而,他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