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175章,你眼瞎啊!

第175章,你眼瞎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175章,你眼瞎啊!

    半夜里下起了雨。

    苏小南是被雨点敲窗的声音惊醒的。

    当然,还有那一股子不可言说的痛。

    事实证明,得罪安公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位爷说用“抽”的,那就是真的抽,狠狠的抽!虽然抽的人肉工具没有冰冷器械那么可怕,也让苏小南有那么一丢丢享受到。但醒过来再感受,她就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情。

    在她已经脱离纯洁少女那么久之后,又一次被安公子弄伤了。

    我去!

    扶着额头坐起来,她斜瞥一眼睡姿端正的某人,胡乱捞起掉在地毯上的睡衣套在身上,就光着脚丫子起来找药。

    她记得上次那个叫佩姨的医生开的两盒擦药,效果挺好。

    擦上去的时候幽凉幽凉的,很快就能恢复。

    可那个药安北城放在哪里?

    对,抽屉里。

    她记得看见过他放里面。

    “哗”一声,她拉开抽屉时,吵醒了安公子。

    一双黑眸浅眯着看过来,安北城半睡半醒时的样子很性丨感,声音带着浓浓的低哑。

    “大半夜不睡觉,你在找什么?”

    他不问还好一点,一听这话,苏小南就想对不起他祖宗了。

    要不是他野兽一样的行径,饿了八百年似的狠狠抽她,她一个睡眠质量极其优良的健康人士,会在这种时候痛醒过来?

    心有不爽,但大半夜不适合撕逼。

    冷冷回视他,苏小南淡淡一声:“没事儿,你睡你的,我找药。”

    安北城唔一声,上下打量她:“要我帮忙吗?”

    “不用。”苏小南说着话,随手拿过抽屉中一个药膏样子的东西,随便瞅一眼,就揭开盖开,蹲着身子,挖出一坨,漫不经心地擦了上去。

    卧室里,就一盏小灯,光线很暗。

    她和安北城说着话,做事也就心不在焉。

    而且,她确实没有注意过那个药膏到底长什么样。

    于是,悲剧再一次发生了。

    几秒的幽凉之后,她像见了鬼一样,面色猛地一变,手上的“药膏”也咚地滚落在地。然后,她痛苦地捂着睡衣下摆可劲儿着擦着那地方,纠结得脸都皱了起来。

    “嘶!不行了——啊,这什么药?”

    一阵凉之后,火烧一样刺辣辣的痛。

    她终于忍不了,蜷缩着身子跌坐地板上,难受得肩膀都在微微发颤……

    “怎么了?”安北城眉一挑,猛地坐起来。

    苏小南狠狠咬着牙,大口呼吸一下回头,给了她一个极为扭曲的笑。

    “安北城——我、得、罪、你、祖、宗!”

    安公子莫名其妙挨了骂,一脸漆黑地冷冷剜过来。

    “大半夜发神经!”

    低斥着,他慢慢起身,摁亮卧室里的大灯,系着睡袍的带子,慢条斯理地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打量她。

    接着,他视线猛地一凝。

    他看见了滚落在地上的东西——

    那居然是一盒风油膏。

    效果,参照风油精,甚至比普通风油精还要烈性。

    唔一声,安公子无语地撑一下太阳穴,低头看着苏小南微微发颤的身子,唇角情不自禁的一抽,像是想笑,又终是冷着脸轻咳一声,扶住她的肩膀安慰。

    “你这表情——痛?还是舒服?”

    “你大爷的,你给我舒服一个试试?”

    看他强忍着幸灾乐祸的样子,苏小南的神经被深深刺激了。

    太痛了好吗?

    刺辣辣的痛。

    刺辣辣的恨!

    刺辣辣的滋味儿让她想杀人。

    可这样丢人的时候,她得镇定一点不是?

    对!镇定!镇定!

    不停的吸着气,她扭曲地镇定着,胡乱地将两条腿蜷在一起,搓着,搓着,来回搓着,依旧不能缓解半点这钻入骨髓里的刺辣劲儿。

    这不由让她想到了传说中的风油精事件——

    “原来都特么扯淡的啊?”

    她恶狠狠地咬着牙吐槽一句,整个人都忍不住抽。

    “苏小南?”安北城终于良心发现,不取笑她了,严肃着脸低下头来,轻轻拍一下她的脸蛋儿,一触之下,发现她额头上都是冷汗,低骂一句,猛地把将她打地上抱了起来。

    “真有你的!傻成这样!”

    苏小南落入他怀,被他一束,杀猪似的嚎。

    “你做什么?别碰我!难受死了!”

    她不想丢脸的样子被他看见。

    “不管你?”安北城冷哼,“老子不管你,你就痛死了。”

    她那个地方本就受了伤,风油膏涂上去的感受,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绘。她刺痛难受,将全部的怒火都转驾到了安北城的身上,于是,在他把她抱到浴室清洗的过程中,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

    又咬、又捶,又吼、又骂。浑然不管自己披头散发的样子,像一个女鬼。

    “都怪你,气死我了!”

    “蠢货!”安北城冷哼,“不要动!”

    “我痛得难受,不动更痛。”

    “你动,我怎么给你洗?”安北城没有切身感受,也大抵知道她确实受不住了。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个硬骨头,要不是确实不能忍,绝对不会这样失态。于是,他哼了哼,小心分开她,发现她那肉都被药物刺得变成了一抹妖异的艳红,火儿又莫名其妙地升了上来,手上的力,不由大了许多。

    “嘶!你轻点啊!不要落井下石好不好?”

    苏小南激灵灵一下,一只手逮住他的魔爪,不让他弄了。

    “知道痛,还在作?”

    安北城训完,看她额头上的冷汗,心肠又软了,轻轻拿开她的手腕。

    “乖点!听话。很快就好了。”

    被安慰了,苏小南委屈得不行,“都是你,为什么把风油膏放在抽屉里?”

    “不放抽屉,我放你脸上?”

    “……那你看着我用,也不阻止?”

    “我没想到你眼瞎。”

    “……是啊!我眼不瞎,怎么会遇上你!”

    “嘴利索,看来不痛了。”

    “不痛,你要不要试试?”

    “谢了!不用。”

    “呵呵呵!”苏小南在温热的水流冲洗下,又被他一只大手来来去去的清理,也就好受了许多。身体舒服了,恶作剧也就上来了。

    半眯着眼睛,她突然奸奸地笑:“反正这事儿啊,我算你头上了。有仇不报非君子,嗯,等哪天趁你不注意,我也给你抹上一滴,一滴不够用两滴,一定让你也尝尝这挠心挠肺的滋味儿,同甘共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