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50章,私二代

第50章,私二代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50章,私二代

    震惊中,冷不丁的,她就想到了那年夏天。

    球场上,恣意挥洒着汗水的少年,神采飞扬地拿着一壶水说:“我妈泡的,特止渴。小爷赏你一口,要不要?”

    “不稀罕!”十五岁的苏小南说,“我妈泡的薄荷水才好喝,才解渴……”

    “得了吧你,小南瓜。回头等你见着我妈,你就知道了,妈和妈之间的区别,嘿嘿。”

    那少年眉头一挑,灿烂的眸子似有星光在跳跃。

    “不过嘛,小南瓜,要见着我妈可不容易,除非你做她的……儿媳妇。”

    心怦地一跳。

    她低头,抿了一口桂小姐泡的花茶。

    听着,不吭声。

    尤明美也不知是想到自己的境遇,还是替陆启的妈妈安宜不值,突然加重了语气,带一点嘲讽。

    “原来小启多好的一个家啊,他父母多恩爱的一对啊?愣是被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破坏了。结果狐狸精没死,你大姑倒先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尤明美那眼风剜向苏小南,像是恨不得把狐狸精的女儿,一刀秒杀了。

    没错,那个狐狸精——指的是陆止的妈。

    苏小南并不是陆止。

    按说尤明美骂陆止的妈,和她没啥关系。

    可她心里不是滋味,不爽,非常不爽。

    不仅仅因为这会儿她扮着陆止。

    还因为她和安蓓蓓,陆止都一样,是私生女。

    她们三个人,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父亲不是寻常的男人,或有钱,或有权,或有势。这些男人的一生,都有各种纠缠不清的女人缘。出轨,外生子,这种事在他们的阶层里,根本就不是事儿。

    或者说,这是上层男人的标配。

    所以,她们也有一个共有的称号。

    ——私二代。

    私二代不像官二代、富二代,他们大多数没有得到名分,却可以过上比普通人家的孩子更为优渥的生活,物质条件也都还不错,却也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私生子女的“耻辱”身份。

    当然——

    运气好点的人,能像安蓓蓓一样,被安家认回去,做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运气差点儿的,能像陆止,虽然不被陆家承认,但她父亲还算爱她,把她送到国外,给了她最优质的物质条件和教育资源。

    而她自己,属于极度倒霉的。

    没有名分,没有钱,父亲还是个极品渣男。

    “这些狐狸精啊,也都是贱到骨头里了,前赴后继的上赶着找有钱有势的男人,抢不着,就偷,偷不着就闹……”

    尤明美没完没了,一肚子的恨。

    当然,她不仅仅为了陆启的妈妈安宜,还因为她去年也多了一个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女儿”——安蓓蓓。

    她一改先前的高冷少言,吐槽起来一串串不带重复的。

    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这一丢丢的骂,都是冲着她苏小南来的。

    于是,也把苏小南的暴脾气点燃了。

    双手捧着那一只清透的汝窑茶蛊,她甩了一个飞刀眼,倒也没直接“杀向”尤明美,而是妖里妖气地斜望着安北城,冷嘲热讽。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猫儿如果不偷腥,鱼儿还能上赶着往嘴里送么?也不能全怪什么狐狸精,最贱的还是男人自己,被权啊钱啊势啊给撩出来的心火儿,管不住下半身那玩意儿——”

    这话就粗俗了,哪像个女人说的?

    尤明美被噎得,一张端庄的脸青白不匀。

    可苏小南说到这儿,却冷不丁想到了安北城。

    他不就是有权、有势、还有钱的那种男人么?

    望向他冷硬的侧颜,突然有些好奇。

    这个禁欲男如果有一天娶妻生子了,会不会也在七年之痒后,在外面寻找第二春,再顺便生出几个“私二代”,进入下一代可笑的轮回?

    感受到她嗖嗖的目光,安北城眉头一皱,冷眸生寒。

    “嗯?”

    他眼睛里分明写着“说贱男人,看我做什么?”

    苏小南唇一扬,干笑两声,突然亲热地挽住他的胳膊,像是撒娇又像在发狠,笑眯眯地说:“安北城,咱们可先说好啊,这婚也结了,人你也睡了,要是回头你敢在外面乱来,我就一剪子下去,让你做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尤明美心里嗖嗖蹿火,当即搁了杯子。

    可不待她发作,苏小南抢在她前头,回头就对她一笑。

    “尤阿姨最痛恨狐狸精,肯定也讨厌出轨,想来也会支持我的啊?”

    活生生被将了一军,尤明美涌到喉咙口的话,愣是被逼得说不出来。

    她刚刚才慷慨陈词过,这会儿好意思打自己的脸吗?

    一时僵住,苏小南也没有对她让步的意思,一直笑着看她。

    “太太——”这时,一个端着果盘的中年女人匆匆过来,缓解了尴尬。

    尤明美好像松了口气,侧头看去,“是小启来了?”

    “不,不是,太太——”那女人把果盘放在旁边的几上,又调过头来,紧张地看一眼尤明美,支支吾吾:“是蓓蓓小姐和她的男朋友,过,过来了。”

    安蓓蓓和霍天奇?

    哦天!苏小南觉得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摸了摸自己这张“熟人脸”,她心脏刹那就悬了起来。

    这些人都凑到一堆,真的不会发生世界大战么?

    她看向尤明美,这一刻突然寄希望于她,希望她像大户人家的大夫人一样,直接拒绝“庶女”登门——

    然而,尤明美虽然满脸的不高兴,还得顾全大全。

    握住茶杯的手紧了又紧,她黑着脸“嗯”了一声。

    “知道了。陈妈,去添碗筷。”

    完了完了!苏小南一脸懵逼。

    要知道,安蓓蓓和霍天奇可都是认得她本尊的人。

    他们来了,她的戏还唱得下去吗?

    如果当场被拆穿身份,到时候,怎么收场?

    苏小南紧张地在桌子底下蹭安北城的腿。

    “嗯?”安北城偏头,不解望她,“怎么了?”

    “……”苏小南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这大爷难道就没有个紧张心慌的时候?

    暗自磨着牙,她看着安北城淡定的样子,突然反应过来了。

    不对啊,他今儿给她整了一个“宇宙级雷人的时尚造型”,这一脸的鬼妆,这头发,这衣服……估计她老妈来了,也不敢肯定她就是苏小南吧?

    亚洲四大邪术啊!

    堪比易容!

    稍稍定了定心,她冲安北城莞尔一笑。

    “没事,脚痒,借你腿擦了擦。”

    然后,看桂倚秋和尤明美一明一暗的冷光扫过来,她不慌不忙地抬手,抚了抚安北城的脸,又媚媚的笑,嗲声嗲气,“老公,看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好爱你。你放心,我不会随便剪了你的啦!”

    “……”

    这肉麻又恶心哦!

    一桌人都冷了。

    只有苏小南自个儿,闷在肚子里的笑,快憋炸了。

    “嚓嚓”!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

    安蓓蓓小姐来得正是时候。

    打眼一望,她火红的头发,像只火鸡,与今儿的苏小南,简直是一对潮人。

    “妈!哟,哥哥嫂嫂也在呢?”

    她那一声“妈”,喊得贼顺溜。

    可苏小南却似乎听见了她心底的隐忍和悲哀。

    私二代要融入这样的人家,哪那么容易?

    尤明美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也没怎么应。

    安蓓蓓像是习惯了,在尤明美的身边坐下,就好像真是她的亲生女儿那样,亲热地打量,“妈,你身体好像长好了哩,比我上次见到,嗯,胖了一点,这腰,好像也粗了一些哦。”

    这姑娘真不会唠嗑!

    开上了宾利,进入了上流社会,也没能提高情商,看来小时候缺少的素质教育,真不是一下子能补回来的。

    尤明美本来半黑的脸,“唰”一下全黑了。

    实事上,年过五十的尤明美保养得非常好,不管是皮肤还是身材,看上去都比同龄人年轻得多。可到底这个岁数了,再昂贵的化妆品与保养品,也留不住她的青春。

    这也正是她的执念与死穴。

    男人会在外面找女人,不就因为这些么?

    她是这样想的,所以,哪怕连苏小南都看出来安蓓蓓是无心的,甚至一心在讨好她,尤明美却不这么想。

    为了安家的声誉,为了大婆地位,她忍气吞声在男人的高压之下,忍气吞声地认回安蓓蓓,还得表面上做好“母女”,装贤惠大度来安抚男人,可心里,又哪儿甘心?

    “呵呵,吃饭吧。”

    呵呵两个字,太有味道了。

    用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意境。

    听了尤明美的“呵呵”,安蓓蓓大条的神经也直了,晓得说错了话,她尴尬地看着比她还要尴尬的霍天奇,笑着换了话题。

    “天奇,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她话未说完,突然打住。

    顺着霍天奇的视线,她看见了安北城身边的苏小南。

    坐下来的时候,安蓓蓓真没怎么注意她。

    知道安北城娶了老婆,也没往心里去。

    同样是私二代,她对那个叫陆止的女人有好奇,但自个儿的事都忙不过来,安北城对她又冷漠,兄妹俩难得见上一面,她哪儿会在意?

    可这一看不得了。

    她脸色一变,见鬼似的站了起来。

    “她,她是……这是……”

    太像苏小南了。太像了。

    安蓓蓓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死去的人,难道还能借尸还魂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