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694章,煽风点火!

第694章,煽风点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694章,煽风点火!

    暴雨如同一只吃人的妖魔,叫嚣着要把整个世界吞噬入腹。

    然而,此起彼伏的洪水冲击,摧毁不了战士们的意志,也毁灭不了人间的真情。

    雨水遮盖了仅剩的天光,也迷离了苏小南的双眼,她正坐着冲锋舟跟着救援队员在黑暗中就着手电的微弱光线驶向那一座被洪水困成了的孤岛——新孟村。

    新孟村是一个旅游小村,百来户人,三面环水,风景优美如画,曾经让无数游客情不自禁将它的美景纳入镜头之下。可惜,一场洪灾毁灭了这人间的美好,美丽的新孟村已经不复存在。

    暴雨来临时,镇上居民在镇干部的带领下,全部疏散到了全镇地势最高的新孟寺大雄宝殿的屋顶上——

    洪水凶猛。

    水位越来越高,远远看去,新孟寺大殿的房顶如同飘浮在水中的古代仙居,若隐若现地站着避难的村民。

    “快来!那边有光——”

    “是解放军来了!解放军来了!”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解放军终于来了!”

    “这次新孟寺的菩萨终于灵验了,保佑了咱们。等洪水退去,我们如果活着,一定要重新修庙!”

    “谢什么菩萨啊!谢解放军战士吧!”

    人群拥挤在一起的议论中,十来辆冲锋舟越来越近,苏小南跟着战友们靠近大雄宝殿,然后小心翼翼踏上屋顶,开始给受困群众分发救生衣,然后扶妇女小孩上舟离开。

    雨夜中,救援工作艰难,冲锋舟更是严重不够用。

    新孟村被困群众差不多有五六百人,冲锋舟却只有十几艘。

    生死面前,正常人都是即紧张又害怕的,看到救援部队来了,有人拼了命的往前挤,尖叫人,哭喊声,喧闹阵阵,更有甚者,屋顶的边沿,有一个老人被挤入水中,幸得战士救助才保了一命。

    秩序一度混乱,可村干部和救援战士费尽口舌,却无能为力。

    是的,真正的现场并没有平常报道中那样的礼让与光鲜——

    然而这才符合人性。

    看着这画面,苏小南眼圈微红,从江月手上拿过大喇叭就拔高了嗓门吼。

    “大家听我说,不要挤!不要急!你们放心,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安全离开。现在,请我们的青壮年男士把机会留给老、弱、妇、儿,请让他们先行离开。剩下的人排好队,一批一批走。要不然,谁都走不了!”

    她声色俱厉的喊话,起了一点效果。

    有些汉子主动让开位置,帮着扶老幼妇女上船。

    可还是有一部分人,只顾着自己,不停往前挤,甚至有人煽风点火的酸她。

    “你说得漂亮!一会石堡大坝决堤,洪水下来,是不是你去堵住啊?呵呵,我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怕是吓得第一个就冲上船逃命了吧?哪里管得了我们的生死!”

    苏小南眉头紧皱,侧头看去。

    那是一个三角眼年轻男人,大约就二十五六岁,长得贼眉鼠眼的,不像什么好人。他一边怼着苏小南,一边可劲儿扒开人群往冲锋舟上跳。

    “让开!老子要上去。生命面前,弱肉强食,懂不懂?这叫丛林法则!”

    “丛林你个王八蛋!滚蛋吧你!”苏小南都快累成狗了,可这个时候火气上来,却像一只犀利的狼,将窝着的火儿一股脑儿洒出去,拽住三角眼的胳膊就将他拖了回来,顺便把一个孕妇扶上了冲锋舟。

    “快去快回!”

    她嘱咐完驾船的战士,回头就见那三角眼挥过来的拳头,还有愤怒的骂声。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苏小南伸手逮住他的手腕,狠狠扼住,黑下了脸,“你跟一个孕妇抢位置,是个男人吗?”

    “你管我是不是男人?”

    那三角眼有点生气,挣扎着要跟她扭打。

    当着这么多望眼欲穿的受困群众,苏小南不方便出手揍他,只能顺势一推,把他推了回去,“你再闹腾,信不信我把你丢水里?”

    三角眼一愣,扬起手又想出手。可刚才吃了她的亏,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又有点不敢过来。

    于是,看救援的冲锋舟一艘一艘地离去,他居然撒起泼来。

    “解放军打人了!解放军要杀人了!”

    堂堂一个大男人怂成这样,也是丢掉他家祖宗十八代的脸了。

    苏小南恨不得掐死他,可在这样人心惶惶的时候,她害怕那家伙趁机煽动,把刚刚维持好的秩序又弄乱了,为救援工作添更大的麻烦,只能忍下那口气,恶狠狠瞪他一眼,继续拿着大喇叭,压住他的话,安抚受困群众。

    “大家放心,我保证,只要有我们解放军在,你们肯定能脱险,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我们的战友会争分夺秒的回来接你们,我们还有无数的战友在大坝上堵漏,石堡大坝不会轻易溃堤的。”

    人群里议论纷纷。

    也有人指指点点。

    在说她,也有人在说三角眼。

    苏小南懒得理会别人怎么评价她的“简单粗暴”,继续安抚大家排好队,让弱小排在前面。

    “我知道,大家都很害怕,其实我也很害怕,生死面前,谁又不害怕呢?但是你们看看,你们周围站着的人,哪一个不是你们的父老乡亲,亲戚邻里?哪一个人的性命,又不该值得我们珍惜?尤其我们的男同胞,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担当,有一点男人血性?”

    现场安静下来。

    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即是被她的话震住了。

    也是被再一次汹涌袭来的洪水给吓住了。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水位又上涨了一堆。

    望一眼无边无际的水面,好多人腿都软了,根本就站不住,只能软坐在地上。

    安静中,三角眼的大嗓间又一次响起。

    “水库大坝怕是保不住了!我们……要完了!要被这臭女人害死了!”

    “一会水上来了,她身上有救生衣,解放军的冲锋舟也是先救她,她肯定是逃得出去的,可我们怎么办?”

    在他的抻掇下,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

    那种复杂的眼神很难描述,却无一不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

    苏小南冷笑着瞪了那男人一眼,解下身上的救生衣,穿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瑟瑟发抖的身上,然后回头看一眼污浊的洪水张开的血盆大口,眼眶热烫烫有点刺人,语气却凉若坚冰。

    “我跟你们保证,我将会是新孟寺最后一个离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