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久生婚 > 第635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第635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日久生婚最新章节!

    第635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老太太又摔东西了。

    在玻璃的碎裂声里,她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

    “畜生……你……真是畜生……畜生啊……”

    这是在骂谁?苏小南一怔,上前敲门,“奶奶?”

    没有人回应,接着又传来嘭一声巨响,似有东西倒地。

    “奶奶——”苏小南拔高声音,猛地推开门。

    昏暗的光线照着安老太太煞白的脸,她倒在地上,手机就摔在她的手边,若不是嘴一张一合,手指还在动,那恐怖的样子形如死人。

    “奶奶!”安蓓蓓捂着嘴,尖声叫了起来。

    苏小南双眼也噌地瞪大,箭一般冲了过去,扶住老太太倒下的身体,让她平躺在地上,掐住她人中,拖一个枕头垫在她脖子后。

    “奶奶?雪姨,奶奶的药呢!快来找药!”

    老太太倒在那里,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苏小南,大口大口呼吸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白如纸片。

    她手指不停在颤抖,好像想说什么,可试了几次,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慢慢地,一只手揪住苏小南的衣角晕厥了过去。

    雪姨找到药递过来,双眼饱含泪水,试了好几次都喂不到老太太嘴里。

    “老太太……吃药……快!吃药啊!”

    老太太表情木愣愣的,眼珠不会转,也已经失去了某种意志,吃药无能。

    苏小南见状,扼紧她的下巴,不管那么多,直接用手指撬开她的嘴巴。

    “雪姨,灌!”

    满屋子人,叫的叫,哭的哭,紧张的紧张,只有苏小南一个人还算冷静。

    雪姨点点头,抑制住直往外飙的眼泪,除了听苏小南的指挥,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了她的配合,苏小南把老太太的急救药灌了下去,一边叫人准备车送人去医院,一边慢慢蹲下身,让雪姨和安蓓蓓把老太太扶到她背上……

    春节期间,北邸大多数的人都放了假。

    苏小南背着安老太太到楼下,上车去医院,又背着她到急救室。

    整个过程,她汗水布满了额头,却很少说没用的话,做事也很有条理,不显慌乱,速度很快。

    心脏复苏,上呼吸机,急救,一系列抢救措施做下来,医生把人送入ICU医房,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你们急救措施得当,送医院也快。差一点啊,这老太太就没法从鬼门关抢回来了!”

    苏小南看着躺在床上无法自主呼吸,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安老太太,拧着的眉头。

    “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琢磨一下,“不容乐观。现在只能说暂时保住了性命……但老太太年龄大了,本来心脏就不好,这突然受到刺激,又加重了她的病情……”

    苏小南紧张地问:“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医生沉吟,“失去自理能力,长期卧病在床……醒过来,也有可能会失去语言能力和行为能力。”

    仿若雷击一般,苏小南整个人怔住了。

    站在她身边的安蓓蓓和霍天奇几个人也都一言不发。

    这安老太太其实是一个乐观的人。尽管她常年都在儿孙面前说自己有病有病,快要被他们气死了,可每一次有什么事情,她都冲在前面,身体也能奇迹般地发挥余热。玩游戏、说笑话,含饴弄孙……整天笑呵呵的,比年轻人还要来得精神。

    没有丝毫准备,她说倒下就倒下,众人都有些无法接受。

    “嫂子……”安蓓蓓红着眼圈,望向毫无生息的安老太太,“怎么办?现在我们怎么办?”

    病房里好久都没有人说话。

    雪姨在哭,安蓓蓓在哭,霍天奇一脸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苏小南也在寻思安老太太突然晕倒的严重性。

    在她赶到老太太的房间前,老太太吼出来的那些话,她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从话里判断,安氏这个家族企业,除了可以按照法律程序走的财产分割方式外,还有别的分割可能,有可能与“囚鸾锁凤”有关——甚至老太太有相当的话语权,或者说老太太完全有左右财产争夺结果的能力……

    也是在听到这句话时,那边不知道做出了什么反应,才气得老太太大骂“畜生”,然后受刺激晕倒在地。

    那么……与她通话的人是谁?

    如果是三叔或者二叔的其中一个,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天奇……”安蓓蓓在苏小南那里没有找到安慰,又轻轻抱住霍天奇,倚在她的怀里,无助地问:“怎么办?我好害怕。奶奶她……会不会醒不过来了?”

    “不会的,不要担心啊。”霍天奇回答得有点心不在焉,看了众人一眼,轻轻拍她的后背,“奶奶身体一向很好,躺几天就能像上次那样恢复过来了。”

    “呜……”安蓓蓓泣不成声,“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家,怎么变成这样了……”

    苏小南看着这糟乱的场面,有点烦恼了。

    “不要哭了!”她低斥,“哭有什么用啊?你们该吃饭的吃饭去,该休息的回去休息,不要都守在这里了。”

    安蓓蓓抬起泪眼雾雾的眼,拭着眼泪看她,“嫂子……”

    苏小南揉一下额头,觉得跟她相比,自己真心是一个女汉子。

    她都被人骂成狗了,甚至刚才那个小护士看她的眼神都“意味深长”,她都没有哭呢,他们一个个哭成了泪人。

    “你们回去,我在这里守着奶奶,等安北城过来。”

    ~

    老太太出事的时候,她就给安北城打电话了。

    估摸一下,人也该到了。

    安蓓蓓有些不情不愿,可她不是一个有主心骨的人,苏小南这样说了,她也没有反应,带着霍天奇就离开了。

    在离开病房的时候,霍天奇有些欲言又止,看了苏小南好几次,可苏小南没有心情跟他瞎掰扯,只留下雪姨跟她一起照顾老太太,把剩下的人都遣散了。

    他们前脚一走,不出五分钟,安北城后脚就赶到了。

    在路上,他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进来没有多问,看了一下病床上的安老太太,就把苏小南拖到了这个高干病房的客厅。

    “小南,今天……谢谢你。”

    他指的是她对安老太太的急救,苏小南听了抿一下嘴,摇头。

    “你奶奶就是我奶奶,我应该做的,这样说就见外了。”

    实际上,安老太太最近不怎么待见苏小南,她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样全力救她,安北城确实是感激她的,也是心疼她的。

    “媳妇儿,辛苦你……”

    “傻不傻啊,我是你老婆!”苏小南握紧他的手,感觉到他指尖的冰冷,阴沉下脸,“这些事情,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安北城看向她狐疑的小脸,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在手里把玩着,却并不点燃。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