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王爷不太冷 > 第361章 唯独他不行

第361章 唯独他不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这个王爷不太冷最新章节!

    第361章  唯独他不行

    “呵……哈哈哈……”

    白陌羽突然笑了起来,明明是笑,可是,这笑里却全是苦涩。

    “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就只有我不行?好啊,我现在不但要非行不可,还要让你心甘情愿!”

    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个小锦囊,从里面掏出来个印章。

    “你看……”

    凤雅狐疑的拿起来,发现竟然是南苑国大将军的印章。有了这枚印章,足可以调动南苑国的大半兵力。

    “这……你怎么会有这个?”

    手里拿着这枚印章,凤雅身上的热度退了不少,就连往常根本都思考不了的脑袋,此刻都变得清晰了不少。

    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差,有了这枚印章,太子的势力就会扩大起来,何愁她弟弟登不上皇位。

    “呵,雅儿,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只不过离开了几年,你怎么连我的身份都给忘记了?我在你心里,还真是渺茫的很呢。”

    经他这么一提醒,凤雅才想起来。

    对啊,她怎么会忘记呢。白陌羽,原本就是白大将军的嫡子,如果说这枚印章除了白大将军本人的话,能够使用的,也就只有他了。

    “你……愿意辅佐太子登基?”

    听到凤雅的问话,白陌羽眼神一黯。

    果然呢,她根本看不到自己,一心只想着她的宝贝弟弟。

    这样的弟弟,还真是让人不爽,格外想要杀人呢。

    “这要看公主怎么做了……”

    说着,低下头,在凤雅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嗯……”

    自从经过那次的事情之后,凤雅的身子越发的敏感了。哪怕后来修养了那么长时间,凤雅也知道,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

    身子越来越软,凤雅却不在抵抗,只是把那枚印章死死的抓在手里,哪怕已经磨破了掌心,也没有放松一点力气。

    明明身下是自己最爱的女人,明明只要把心一横,就可以得到她。

    但是,看着衣衫不整,大片肌肤都裸露在外面的女人,只觉得心里一片冰凉。

    这算什么?买卖?交易?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甚至还在想,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凤雅会不会觉得难堪。

    毕竟,自愿跟被逼迫,还是以这种方式,一个想不开,说不定自己都会嫌弃自己。

    果然,看到凤雅的表情,白陌羽就知道,凤雅已经这么想了。

    为了交易,为了辅佐自己的弟弟上位,出卖自己的身体。这跟妓院里的女人实际上没什么区别,只是,她们求的东西不同罢了。

    呵,他的爱什么时候那么不值钱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定要变质到这种程度么?

    白陌羽狠狠的闭上眼睛,在睁开的时候,眼睛里的迷雾已经散开,又恢复了一片清明。

    只不过,凤雅就不那么容易缓过来了,这让她想起最开始那一年的隐忍,全身像被火烧一样,实在是太过痛苦。

    看到凤雅那已经有些扭曲的脸,是白陌羽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直觉上,好像有哪不对。

    不过,他也只是以为,女人动情之后,跟男人不一样,不能很快恢复理智。

    而且,凤雅的传闻他听到过不少,只要想要,就必须要得到……

    “雅儿,看着我,唯独我不可以么?”

    他现在只想确认一件事,是不是真的只有自己不行。哪怕凤雅只是错觉,说一句可以,他就会义无反顾。

    可惜,他还是失望了。

    凤雅努力的睁开眼睛,在看清楚抱着她的人是白陌羽之后,身子猛然一僵,根本没有刚才的柔软。

    “要就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白陌羽彻底失望了。他甚至不明白,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凤雅喜欢慕琅夜,他是知道的。

    可是,既然得不到慕琅夜,随时随地都可以找随便什么男人,那么,为什么就只有他不行?

    就在他板正凤雅的身子,想要问问清楚的时候,却发现,凤雅的身体愈发的烫了起来,这种温度,让白陌羽猛的回神。

    快速的把凤雅的衣襟一拢,把她抱在怀里,直接从窗户跳出去,上房。

    本来距离驿馆就不远,他想要回去,根本用不上几分钟。

    只不过,他抱着凤雅进的,却不是凤雅的屋子,而是她旁边的房间。

    最近这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每个房间里面住的是什么人,他当然清楚。

    做的这个决定,已经用尽了他这辈子所有的力气。

    打开房门,原本跟在凤雅身边的男人之一,正在那里品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在看到白陌羽怀里抱着的是凤雅之后,男人大惊失色。

    “来……”

    刚想要喊,白陌羽已经点了他的哑穴,一把把凤雅推到他的怀里,头也不回的关门。

    站在院子里,白陌羽满脑子都是刚才凤雅的样子。

    难道,女人动情真的可以到达那种地步,无论是谁,都可以?

    他直觉不应该是这样的。

    院子门口来回走动的人在看到他之后,都想要过来问他是谁,可是,白陌羽把手里的腰牌一举,立刻就没人敢上前了。

    开玩笑,他们国家的大将军嫡子,是他们惹的起的么?

    听着屋子里面的动静,白陌羽的攥着腰牌的手,已经是模糊一片。

    鲜血染红了整个腰牌,顺着棱角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好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红梅。

    也可能是白陌羽身上的气压实在是低的吓人,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后,这个小院谁都不敢在进来,只是专心的去做着自己的事情。

    声音越来越大,白陌羽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都给砍下来,什么都听不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面的声音终于平息了下去,接着,有人下床,然后就是水声。

    白陌羽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竟然能够听着人家的房事听到现在,而里面的女人,他亲手送进去的女人,还是他此生最爱……

    转身一脚把房门踢开,大步走了进去。在男人回身还没说出一句话的时候,白陌羽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