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王爷不太冷 > 第198章 打人,欲加之罪

第198章 打人,欲加之罪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这个王爷不太冷最新章节!

    第198章  打人,欲加之罪

    “不知道蕲王妃想要表演什么节目,需要准备些什么?”

    皇后明显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其实心里也盼着莫清浅出丑丢人。要不然,她的苦心不就全都白费了?

    “回皇后娘娘,只需要给我准备好一盆清水,还有一些茶碗跟两根筷子就行。”

    清水?茶碗?筷子?

    这三种东西如果单独拿出来,或许还可以说各有各的用途。但是,用于表演?还是要这三种东西,怎么搭配也搭配不到一块去啊……

    “我看啊,这蕲王妃根本就是什么都不会,在这故弄玄虚……”

    “没错没错,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哎哎,又有热闹看了,就当是娱乐大众了……啊?”

    耳边的议论声越来越高,莫清浅充耳不闻,接过宫女上来的东西,在桌子上开始摆放,倒水。

    她不在意,不代表没有人在意。例如一直在盯着她看的某男,在听到这些议论声后,第一个表情就是皱眉,然后黑脸,在然后……

    “啪!”

    慕琅夜面前的桌子被他一掌就给拍的四分五裂,身上释放出来的冷气让除了莫清浅以外的所有人都冒了一身的冷汗。

    对于自己破坏了宴会的气氛,慕琅夜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抬起手看了看:“据坊间传闻说,本王生性嗜血,一掌就能劈开一个人的脑袋……太久没上过战场,手法似乎有些生疏了……”

    淡漠的语气,让所有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手法生疏了?莫不是要拿他们的脑袋来练手?他们还都不想死啊。

    都是官场上的人精,哪里不明白,慕琅夜这是在给莫清浅撑腰,是在给他们警告……

    顿时,原本的议论声消失的无影无踪,别说议论,现在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就怕被蕲王抓去练手。

    那桌子的破损程度他们可是亲眼见着的,现在还摆在那里,这力道如果拍在他们的脑袋上,还不跟铁锤砸西瓜似的……

    脑中的画面实在是过于残忍,许多人想到一半就已经不敢在想下去了。

    蕲王开口,从来就没有“吓唬谁”或者“开玩笑”这一说。言必行,行必果,这是蕲王的带兵习惯,没有人不知道。

    皇上的脸虽然黑,可是,也只能把自己这口气不停的往下压。

    “来人,还不给蕲王换一张新的桌子……”

    在怎么隐忍,皇上都是不高兴的。这口气憋了太长时间,只要在慕琅夜面前,他永远都是吃亏的那个。

    除了上一次给慕琅夜下毒,他就从来没赢过。

    而且,那个时候,才三天时间,自己身边的一些亲信全部被杀,剩下的只有那么几个,他不信这件事不是慕琅夜在暗中搞鬼。

    明明是自己赢了,明明是必死无疑,结果,没想到他的命那么大,不但没死,还不知不觉就把他的人处置了一大半。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都没有睡好。一方面怕慕琅夜派人来杀他,一方面拼命祈求上天,让慕琅夜去死……

    最后,慕琅夜没有杀他,上天也没有听见他的祷告……但是,他心里其实是怕的。

    能够杀死他身边的人不被抓到一点把柄,那么,他如果想杀自己,还会难么?

    害怕慕琅夜举动的是其他人,对于莫清浅,几乎没什么影响。

    桌子碎裂的一刹那,莫清浅脑中闪过的念头只有一个:使那么大劲,一定很疼吧……

    知道慕琅夜是在给自己撑腰,莫清浅的表情看起来柔和了不少。心里骂了句傻缺,嘴角却挂着甜甜的笑。

    慕琅夜的新桌子已经被人搬了上来,水果点心也重新换上,莫清浅这边也准备好了。

    他们是坐着,莫清浅是站着,除了皇上跟皇后坐的最高的位置,其他人看的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只见桌子上摆放着五六个茶碗,里面都被倒上了清水。只不过,清水的多少有所不同。

    对于新奇的,没有见过的东西,人们都会有一种好奇的心理,想要一探究竟。在场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莫清浅到底是要做什么。几碗清水,就能表演节目了?

    有几个人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微笑。例如娉婷郡主,还有莫婉柔,或者莫婉晴……她们巴不得莫清浅把脸直接丢回姥姥家去。

    如果不是慕琅夜再而三的警告,她们早就出言讥讽了。

    “蕲王妃,这就是你要表演的节目么?你要表演的节目就是倒水?”

    从这场宴会开始,皇上的心情就没好过。莫清浅这是躺枪。那又怎么样,皇上不高兴,谁敢反驳?

    皇上发威还不算,皇后更是忍不住的要凑热闹。

    “来人,蕲王妃对皇上不敬,拖出去,打八十大板!”

    “嘶……”

    坐在下面的人觉得,这样的宫宴真心是最好少参加的好。

    动不动就拍脑袋,要不然就是爆打八十大板……

    别说莫清浅是个女人,就算是男人,这八十大板下去,也会没半条命。皇后这哪里是惩罚,这根本就是赐死啊。还是被活活打死……

    慕琅夜端着酒杯的大手一紧……

    皇后这是在找死么?他的女人是谁都能动的么?

    关于莫清浅,他知道,她有很多秘密。她不说,他就不问。

    但是,莫清浅在除了医术以外,到底有几斤几两,他并不清楚……

    对他来说,这些东西,莫清浅会与不会,完全没什么区别。反正这些东西他也不在意。

    就算现在莫清浅说句“不会”,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到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动他的女人。

    “皇上,是谁告诉的你,我要表演倒水?”

    哪怕是带着面纱,可是莫清浅那一脸无辜,还是能被一眼就给看出来。

    这个该死的皇后,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好像自己不死她多难受似的。她们之间到底是几辈子的仇人啊,现在要这么不顺眼?

    “皇后娘娘,你又是哪里看出来的,我对皇上不敬了?我对皇上,那可是比亲爹都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