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王爷不太冷 > 第115章 识破,不为人知的原因

第115章 识破,不为人知的原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这个王爷不太冷最新章节!

    第115章  识破,不为人知的原因

    楚楚的心里几乎已经是认定了,慕琅夜一定会妥协。

    她不是不怕,不是不担心慕琅夜会不高兴。但是比起她的命来,慕琅夜的命明显更值钱,肯定不会因为一时之气,把她杀了,也毁了药材。

    至于生气,以后成了枕边人,害怕哄不好么?大不了在床上的时候多玩点花样就是了。

    慕琅夜看着她,冷笑一声:“你凭什么认为本王愿意接受别人的威胁?”

    这的确是关乎自己的生命,可是慕琅夜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线。

    他最不能触碰的底线,就是不接受任何威胁。

    可以威胁他一次的人,早晚有一天就会威胁他第二次。这次是药材,是他的命,下一次是什么?

    如果以后手里没了他的把柄,是不是要制造把柄,给他下个毒之类的,然后要挟他就范?

    难道他看起来是那么好欺负的人,简直太可笑了。

    就在楚楚愣神的时候,从旁边房顶冲出来个黑影,直接奔着楚楚手里的火把而去。

    速度快的只有一抹残影,让人连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火把已经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啊……”

    楚楚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不明白明明是自己最有利的位置,为什么转瞬间就变了样。

    “把她关到地牢里去!”

    慕琅夜向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就算他通常不会跟女人计较,但是也不是没有原则的。

    楚楚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听到自己要被关,而且已经有人来拉扯自己,感觉挣扎。

    “王爷,我是真心爱你的啊……王爷……你不能这么对我……”

    声音渐渐被拉远,可是,紧接着传来的最后一句,还是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楚。

    “莫清浅,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才是蕲王妃……”

    叉勒个香蕉哈密瓜……这关她什么事?又不是她让人抓的她,也不是她让人把她关起来的,躺枪什么的,很冤枉好不好。

    “王爷,为什么你不懂得怜香惜玉,结果却要我替你被黑锅?”

    说着,又推着慕琅夜往回走。他们还有药浴要泡呢,耽误不得。

    “夫妻本是一体,再说,你这也不是替我背的啊。”

    不是替他背的是替谁背的?难道是替自己?

    又走了两步,莫清浅觉得不对,赶紧停了下来,跑到慕琅夜的面前蹲下,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的意思是……我替再背锅,如果没有我……你真的会娶她?”

    莫清浅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充满了认真,就等着慕琅夜的答复了。

    至于答案,她还没去想,也不知道如果是自己不喜欢的那个答案怎么办。她现在就是想知道。

    慕琅夜看着她,大手抬起,把她额前的碎发向旁边拨了拨。这种对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感觉……真好!

    过了一会儿,就在莫清浅想要放弃的时候,慕琅夜才轻轻的吐出两个字:“不会!”

    莫清浅笑了,就连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笑意。什么也没说,直接站起来,跑到慕琅夜的身后继续推车。

    如果在不赶紧,她怕自己当着慕琅夜的面笑出声来。就连现在,她都快忍不住想要哼曲。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开心到好像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不知不觉间,真的哼了起来,看的旁边的管家一愣一愣的。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只管跟着就是了。

    听着后面莫清浅哼着自己完全没听过的曲调,慕琅夜微不可见的翘了翘嘴角。

    真是容易满足,她也不怕自己是骗她的。

    不过,真的是骗她的么?当然不是。他可以把很多东西转换成利益,也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是为了政治前途选择联姻。但是,这里面的人不包括他。

    无论是谁,给出来的又是什么样的诱惑,他都不可能拿自己的婚姻来做交易。而且,在遇到莫清浅之前,他根本没想过成亲。

    当初答应圣旨,其实还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原因,那就是救她。

    当初他的母妃在病重的时候,曾经被莫清浅的生母救过,不然,单凭她是莫家人,他就不可能收下她。

    随便调查一下,他也就知道了莫清浅在莫家的情况。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最开始并没有想过杀她,只要她乖,事情过了,就放她离开。

    后来,事情发展到不受他的掌控,他还一点不想拒绝。莫清浅所谓的,医术是母亲教的,字也是母亲教的,其实他早就识破了。

    只是,她不愿意说,他就不问,总有知道的一天。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是不可能在放她离开了。

    他们回去后,水刚有点温度,并不是很热。于天洋正在那里看前一天莫清浅跟他说的那些话,都被他记成笔记了。

    “好了,那就趁这个时间开始推拿吧。”

    把所有人都赶出去,只留于天洋跟两个烧火的家丁。

    慕琅夜回到床上,把床帘放下,看着莫清浅抬起了自己的胳膊。

    莫清浅翻了个白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能认命的动手,给他脱衣服。

    哪怕看了这么多遍,要不是故意的想办法克制自己,告诉自己那是病人,莫清浅还是忍不住想要多摸摸。

    没办法,她对慕琅夜的身材就是这么没有抵抗力,总是觉得会被吸引。

    有时候忍不住摸几下,慕琅夜也不吭声,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占了便宜一样。只是每次耳根都有些红……

    今天因为有于天洋在,莫清浅也不好意思在耍流氓,安安静静的给慕琅夜脱好衣服,扶着他趴在床上,直接脱鞋上去,跨坐在慕琅夜的腰上。

    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一看就是做惯了的。

    于天洋在旁边只觉得老脸一红,想要扭过头不看,可是又想知道莫清浅按的是哪些穴位……

    “于大夫,你仔细看着,我按完一遍你来试试。”

    慕琅夜跟于天洋的身体同时一僵……

    让他试试?难道他也要骑在王爷的身上?不不不……他还没活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