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王爷不太冷 > 第82章 认真,管家的问题

第82章 认真,管家的问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这个王爷不太冷最新章节!

    第82章  认真,管家的问题

    其实刚一说完的时候莫清浅就后悔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她也只能硬撑着,跟慕琅夜对视。

    如果是以前,如果换个人,恐怕现在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看着莫清浅那强装淡定的眼神,慕琅夜只会觉得……可爱。

    原本还不是很顺的那口气,竟然被她这撩人的小模样硬生生的给平复了下去。

    如果莫清浅知道慕琅夜的心里是这么想的话,估计一定会立马变身成为咆哮帝。

    王爷,你那是什么眼神?谁撩人了?自恋是病,得治!

    可惜,莫清浅不知道,慕琅夜也不知道。

    “你是蕲王妃,在蕲王府里也会被人欺负,你也是够可以的了。”

    蕲王妃怎么了?蕲王妃就不被人欺负了?蕲王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蕲王妃就可以……

    慢着,莫清浅觉得自己好像理解错了什么。看着慕琅夜的眼神有些奇怪……

    “王爷,你的意思是,在蕲王府,我是蕲王妃,如果有人欺负我,我可以随意处置?”

    真的是这样么?她没理解错吧?

    “就算不是在蕲王府,就凭蕲王妃三个字,你也足够在东启国横着走!”

    天啊,她听到了什么?要不要这么霸气?当今皇上恐怕都不敢这么跟自己的皇后说吧?

    莫清浅一时之间有点看不明白慕琅夜了。

    她好想问一句,如果欺负她的不是别人,就是他,那该怎么办?

    想了又想,莫清浅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心情好了?好了就给我更衣!”

    好个屁,自己不会脱么,一定要她给脱?

    再说,管家跟于天洋都在这里,谁脱都比她方便吧。她到现在都从来没用谁更过衣,还得给他更……

    心里虽然在疯狂的吐槽,手上还是没出息的开始按照慕琅夜说的去做。

    看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被剥落,慕琅夜的眉毛也皱的越来越严重。

    “哼,你对脱男人的衣服倒是很熟悉。”

    是不是经常脱所以脱习惯了?

    他倒不是怀疑莫清浅的清白,而是莫清浅会医术,是不是因为给病人看病,所以经常脱?

    处在爱情中的人,智商经常会变成负数,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

    哪怕慕琅夜这种神一样的人物,也会因为吃醋,而忘了他曾经让人调查过莫清浅这件事。

    也忘了莫清浅在嫁到蕲王府之前,一直都是废物。又怎么可能给人看过病?

    “在我嫁过来当天,柳儿就抓着我学习脱男人衣服,学了半天。”

    当时她不想学都不行,柳儿就怕她惹慕琅夜不高兴,丢了性命。

    而空间的事,柳儿并不知道,自然也不会知道,就算慕琅夜想要杀她,也做不到。

    听到这样的回答,慕琅夜的脸色微微好转。

    上衣都脱掉之后,莫清浅扶着慕琅夜从轮椅上挪到了床边,然后躺下。

    于天洋跟管家互相看了看,都有些无语。

    为什么他们在这里会有一种多余的感觉?

    管家趁着出去拿药的时候,把在慎虚道长那里得来的香粉倒进了香炉。

    一股清香飘了出来,莫清浅微微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王爷,药煎好了,可以喝了。”

    看着管家把慕琅夜扶起来,在看看那碗浓稠的药,莫清浅就想到了那让人难忘的苦。

    不过,她对慎虚道长还是无法放心。

    似乎看出了莫清浅的担心,慕琅夜直接把药递到了莫清浅的眼前。

    “呃……有勺子么?”

    按照慕琅夜这龟毛的性格,莫清浅可不敢直接就这么喝。说不定一碗药就毁在了她这一小口上了。

    “不用,就这么尝吧。”

    为什么这两天慕琅夜说的话总是这么让人意外?

    不过,能少麻烦当然是好事。既然慕琅夜都不在意了,莫清浅也不扭捏,接过药,掀起面纱的一角,抿了一口。

    还是一如既往的苦啊……

    不过,药的材料没变,没有问题。

    把碗递回去,看着慕琅夜接下,还没等把手收回来,就感觉到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

    莫清浅低头一看,竟然是蜜饯……

    低下头,看着慕琅夜面无表情的把药喝了下去,莫清浅的心里有些微暖。

    闻到屋子里逐渐浓郁起来的香味,又把那股暖流压了下去,眉毛皱的更紧了。

    慕琅夜虽然看到了莫清浅皱眉的样子,不过也没多想,只当她的心情还没调整好。

    甚至还在想着,要不要一会儿针灸结束,让人调查一下,到底是谁惹他的王妃不高兴了。

    虽然可能是一件小事,他有很多大事要处理,可是看到莫清浅这个样子,他就是心里不舒服。

    莫清浅拿出自己带来的银针,让出地方,来让于天洋能够看的更加清楚。

    每一针,莫清浅都下的非常认真,哪怕只是一个在于天洋看来绝对不可能下错地方的一针,莫清浅也丝毫没有马虎。

    于天洋心里暗暗的感激着莫清浅,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可以拜莫清浅为师。

    这一次的穴位扎的比昨天要多一些,每一次,都足以让于天洋看清楚她是怎么下针,捻动几下。

    管家觉得似乎是差不多了,看着莫清浅似乎专注的已经注意不到任何外界的东西。

    他知道,每次针灸都会停下一段时间,或许,趁着那个机会,他就可以问问了。

    这也是他今天一定要拉着于天洋在这的原因。

    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于天洋起码还可以应应急,不至于手忙脚乱。

    果然,莫清浅把所有的针下好,又都捻动一遍,就不在动了。管家这才试探着开口。

    “王妃,是不是可以暂停一段时间了?”

    “嗯。”

    莫清浅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整个人都定在那里了,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管家的戒心渐渐的放了下来。

    “王妃的医术这么厉害,是跟谁学的呢?”

    “我娘。”

    仍旧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可是,管家似乎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冷漠。

    在看看莫清浅,仍然没有任何动作,疑惑的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