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野小神医 >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夜归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夜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乡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然后张振东就开始对安文馨的右腿,进行最后的调理了。

    他双手在那些银针上撵着,不断的把五行罡气,通过银针,注入穴位,对穴位下面的电磁场,进行最后的滋养。

    又十分钟过去,趴在那里,左腿已经麻木,且快要睡着的安文馨,顿时就发起抖来。

    因为她感受到了右腿上的疼痛。

    那些疼痛的位置,自然是银针所扎的位置。

    并且就在这一会儿,浑身带着汗珠的她,便出了更多冷汗了。

    汗水甚至汇聚成了溪流,沿着背脊,途径腰际,最后顺着腿,不断的流下。

    “是不是知道疼了?”在此女疼了三分钟之后,张振东也完成了最后一个穴位的撵针和挑刺,那个穴位,就在安文馨的尾椎骨、神经颇为密集的地方。

    张振东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挑刺那个穴位的时候,安文馨疼的身子都绷直了。

    其皮肤也寸寸的抖动着,痛楚着!

    不过对张振东来说,这个表现是好事。

    这证明安文馨的右腿,已经恢复了知觉啊。

    不然她知道个卵的疼?

    “啊,很疼啊!”听到张振东的问题,安文馨蓄力了三秒钟,才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痛是好事啊,你哭的这么惨干嘛?以前你想自己的右腿疼,都无法做到吧?”张振东欣慰的笑着,然后也慢悠悠的收针。    “是啊,这是好事啊?我知道疼!我的右腿有感觉了!不过这真的很疼啊,就仿佛有人想要硬生生的把我的腿骨拿出来,然后骨肉分离,浸透心灵的感觉,实在是太难

    受了。”听到张振东的笑声,那安文馨一愣,然后便回过神来。顿时就心中大喜。    并且当张振东把她腿上的银针全部撤掉了,然后再拿着她的右脚腕,不断的拍打。一直打到尾椎骨的位置,此女就渐渐的不疼了。这不仅让她大喜,还让她开心的嚎啕

    大哭起来。

    然后张振东就果断的放下了她的右腿。

    此女立刻转身,也懒得管自己的裤子不在身上,就当作张振东的面,尝试迈出右腿。

    然后她瞬间就成功了迈出了一步。

    惊喜的抬头看着张振东,傻笑了一会儿,此女便再次低头,迈腿。

    然后她就熟练的在这屋子里走起来。

    正坐在那里休息的张振东,则满脸欣慰的看着她。

    帮助别人,真的会让张振东其乐无穷。

    关键是,那安文馨被这个结果冲昏了理智,开心过了头,终都没有想起把裤子捡起来套上。快步来到张振东面前,距离张振东不到两尺远的时候,她还在搓手傻笑。

    “李大老板,我该给你多少钱啊?”傻笑之余,安文馨又现出了寒酸的,沮丧的表情了。

    “你有钱吗?”张振东眼睛都不眨的欣赏着安文馨那傻乎乎的样子,同时慢吞吞的喝着黄美玲给自己倒的白开水。

    安文馨依然没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很不妥,而是沮丧的对张振东摇头。

    然后傻笑变成了苦笑。

    “你没钱还跟我提钱?”张振东没好气的撇撇嘴。

    “那我要怎么报答你啊?”安文馨充满感恩之情,继续保持着苦笑。

    “你真的很想报答我吗?”张振东脸庞微红的问道。

    “嗯。我当然要报答你。你可是完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愿望。那就是,重新站起来!”安文馨张开双臂,充满慷慨的叫道。

    “你要报答我,就先把裤子弄好吧。我快受不了你这样子了。”张振东咳嗽了一声,低头喝水。

    “啊?”这个时候,安文馨才发现自己很不妥。

    可是崩溃了还不到五秒钟,此女就脑子糊里糊涂的,来到了张振东的面前,膝盖也挨到了张振东的膝盖。

    张振东心里一抽,紧张的抬头问道:“安文馨,你要干嘛?怎么还不去……”

    “如果你喜欢看我,就认真的看吧。只要可以报答你,怎么都行。”安文馨低着头,表情混乱,理智丧失,很是冲动的说道。    “看来你现在是开心过头了,等事后想想你这表现,你丫的一定会后悔。冲动,你丫的太冲动了!”张振东没有把心里的这番话说出来。而是扶着安文馨的腰,迫使她转

    身。然后张振东也转身,去到墙边,盯着墙壁发呆起来。

    “李大老板,我好了。”几分钟过去,安文馨在后面拍拍张振东的肩膀。

    张振东转身一看,就见此女的确是彻底冷静了下来。

    并且衣冠整齐的站在那里。

    “李大老板是好人,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你的。”安文馨微笑着,充满感激的仰视着张振东。

    “你还这么冲动?”张振东一愣,苦笑起来。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安文馨摇摇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可以挣很多钱给你。也可以去秋水村给你工作。不管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你的工钱,只要有吃有喝

    就可以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张振东暗暗松了口气,淡淡一笑。“随你了。”

    然后张振东看向那盯着自己发呆的黄美玲,又淡淡一笑。“黄美玲,可以跟我回去了吧?”

    “好啊。”黄美玲起身,不过她又伤心的叹息起来。“真舍不得我女儿呢。”    “过不了多久,秋水村就会有更好的小学,以及崭新的医院了,你把女儿接过去就是。”看着那黄美玲皮肤嫣红,眼带春光,身藏烈焰的样子,张振东这才发现,自己之

    前只是在关注安文馨和王氏英子的状态,却是忽略了黄美玲的表现。

    面对十分开心的安文馨和王氏英子,这孤独又贫苦的黄美玲也是比较触动的。

    不过这黄美玲倒是很强壮,很健康,张振东也懒得给她调理了。

    何况天快黑了,张振东也没时间给她调理。

    “是吗?秋水村还会有医院和学校?”黄美玲此时一愣,反应慢了半拍。

    “当然,那都是给你们六千个员工舍利的。”张振东淡然回答。

    “真好啊,以后欢欢可以跟我在一起了。”黄美玲看张振东的眼神不仅崇拜,还痴了。

    “我再留下一些钱给王氏英子,让那些被她照顾的人,吃的更好就是了。不过现在我身上没钱,等回到秋水村,你来找我拿吧。”想了想,张振东又做出了如此决定。

    这是善举。

    他打算随便拿个几万块钱,分给这村里的人,使得他们暂时有得吃。

    等那些女人在自己的药材基地里赚了钱,她们也就不需要张振东的救济了。

    况且几万十几万,对张振东来说都不算什么。

    毕竟他一出手,帮富豪年轻十年,往往都能赚五千万,甚至是数亿!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就没有任何担心了。谢谢你,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听到张振东的这些决定,单纯质朴的显得有些愚昧的黄美玲,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对张振东的感觉。但她心里,似乎有岩浆在肆虐,感动温暖到了极致!

    所以她便本能的拿住了张振东的手,表情混乱,非常用力的把张振东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仿佛要让张振东感受到她那如同岩浆一般的感动之情。    “好了好了,不用说这么多,我知道你很感激我。因为被龚蔷招募到手的那一刻开始,你这可悲的命运,就被我给改变了。以后只要有我在,你们母女就会生活的很轻

    松。”张振东正色的揉了揉这愚昧女人的肩膀,然后把手抽了回去。

    又然后,张振东叫醒还在昏迷的王氏英子,交代她好好照顾那些女人委托给她的亲人,还说不日后黄美玲会带一笔钱回来,改善所有村民的生活。

    然后在王氏英子和安文馨感动落泪,依依不舍的相送下,张振东和黄美玲便低调的,没有惊动任何人而离开。

    当他们进入林间小路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

    又加上的阴天,道路坎坷不平,路边树影婆娑,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所以走在这样的夜路上,张振东的心里有些凄然。

    因为他想到了杜可欣。

    至于黄美玲则走的非常艰难,几乎每过一两分钟,都要摔一跤。

    这个时候,在黑暗中,黄美玲第十九次摔倒了。

    并且这一次,从左边朝张振东倒过来的时候,她一通乱抓,结果就抓着了她不该抓的。

    这使得心事重重,毫无提防的张振东,直接就疼的眼冒金星,嘶嘶吸气。    “摔了这么多次,还在摔啊,你怎么这么笨?”想到杜可欣的处境,张振东心情原本就变差了,显得非常压抑。所以被这黄美玲弄疼之后,张振东直接发了一个小小的脾

    气。

    “对不起,我是不小心的,并且我看不见啊。”那黄美玲语气惶恐的解释道,依然拿着张振东那要命的东西而不撒手。

    一直到她站了起来。

    可这愚昧呆笨的女人,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也不知道温文尔雅的张振东,为何冲自己发脾气。

    她只是本能的拿着那救命稻草。    所以面对这样的愚笨女人,张振东也没法继续生气了。而是忍痛爆发罡气,照亮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