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野小神医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肾脏之伤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肾脏之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乡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肾脏之伤

    “我累了,你,你来……”过了一会儿,阴气失去的太多,莫寒居然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了,所以就吩咐另外一个女人代替她给张振东做人工呼吸。

    “好。”那个女人抱着救人的心态,所以也没多想,就继续给张振东人工呼吸。

    “小爷我继续吸,要是没有这些阴气,我至少要躺半年,胳膊腿儿全都碎了,腰椎也断了,惨,好一个惨啊……”张振东心情憋屈的享受着另一个女人的冰凉嘴唇。

    “他为什么会这样?呼吸一会儿恢复,一会儿消失。”终于,十分钟后,等第三个人帮张振东人工呼吸的时候,莫寒着急了。

    “他的肺有轻微的损伤,没力气自行呼吸,这很正常。”刘振国很随意的解释道。

    “那好吧,你们就好好照顾他,我去看看里面。”莫寒说完,就起身去挖龚晓平。

    “龚晓平怎么样了?啊,她的生命气息好虚弱,情况很危险啊……”听到莫寒提及龚晓平,张振东心神一颤,立刻打起精神,吃力的去感应龚晓平的情况。

    这一感应,他的泪腺就不受控制,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闭着的眼角滑落了出来。——都怪我,都是我把她连累成这样的!

    “他怎么哭了?”正在帮张振东呼吸的女人,立刻抬起头来,给张振东擦眼泪,可是越擦越多。

    “可能他意识清醒了,但受伤太重,无法睁眼,所以想到这个遭遇,就伤心了吧。”另一个女人说道。

    “现在他的情况很糟糕,心力虚弱,肺部受伤,勉强保持着活着的状态。我们还是要早作打算……”刘振国严肃的沉吟道,然后对着作战终端,命令直升机开过来。

    “挖出来了,她还活着!不过,情况也不乐观……”里面传来莫寒的声音。

    “我知道不乐观,但要是救治及时,还是能保住命的。”张振东心里酸痛的暗忖着,龚晓平完全是被自己连累的。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关键时候,没能保护好她。

    好在龚晓平的情况,比他的还要好一些,救治及时,就能活下去。

    “立刻抢救。你们照顾张振东,你们几个跟我来。”刘振国一挥手,就带着几个女人走进窑洞里面。

    “少校,你应该先出去,龚晓平毕竟是女人。”莫寒说。

    “那好,我这就出去。”刘振国又回到张振东的身边。

    然后,直升机来了。张振东、龚晓平、苗慈这三人被带走,被送去了最好的医院。

    当然了,在去医院之前,刘振国还是给妹妹刘月竹打了电话,把张振东的情况,告诉了她。

    听到张振东受伤如此严重,刘月竹顿时就有了种天大地陷的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可她依然咬疼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她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张振东的四肢既然已经多处粉碎,那么正常的手术就是截肢!

    “这怎么行?坚决不能截肢,他的四肢只是多处粉碎,而不是全部的粉碎!并且他是异能者,骨头碎了还连着筋呢,只要把碎骨接好,就一定能恢复如初!”

    冒出这个想法,刘月竹立刻把张振东的情况告诉管小彤和李星果,让她们乘坐停留在县城庄园的,属于公孙明雪的直升机,立刻前往汉中去拯救张振东。

    听到张振东受那么重的伤,两个小姑娘都哭的稀里哗啦的,都巴不得立刻去救人。

    可是桃花村医院也离不开人,管小彤和李星果都走了,尤小米和李莞她们难撑大局。所以经过简单的商量,李星果让管小彤去救张振东。

    不是她不想去,而是她知道管小彤的灵气比自己的灵气强大,管小彤去比自己去更有用。

    目睹管小彤坐飞机离开了,刘月竹依然不放心,就赶快给哥哥打了个电话。让他坚决阻拦医院给张振东截肢。

    而此时,刘振国也刚刚收到骨科大夫的消息,说张振东必须要截肢。

    “小竹啊,不是哥不听你的,而是那大夫说了,张振东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要尽快截肢,才能保住命。”刘振国无奈的道。

    “无论如何,你就是不能让他截肢!”刘月竹一边落泪,一边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小竹,咱不任性行吗?”刘振国心疼且冷静的道:“大夫说了,张振东的左腿和左胳膊伤的太重,必须要截掉啊。”

    “我也说了,张振东身上的任何部位,都不能拿掉。我已经让他的徒弟过去了。”刘月竹严肃的强调道:“你要是不听我的,我这辈子都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一辈子都不认我?你可真是外向!”刘振国郁闷的瘪瘪嘴,然后尴尬的看了眼旁边的莫寒,“就算是他的徒弟来了又如何?骨科大夫已经说了,他的那条腿和胳膊没救了。”

    “你相信我,管小彤他一定可以救张振东!她是张振东最优秀的徒弟之一。”刘月竹苦涩的道。有关张振东的很多秘密,她真的没法和刘振国多说,哪怕这是她的亲哥哥。

    “那好,我们就等着管小彤来。”刘振国也知道自家妹子的个性,一旦自己让张振东截肢的话,这个妹妹怕是真会说的出做得到,一辈子都不认自己这个哥哥了。

    “谢谢你,谢谢你哥……”刘月竹长松了一口气。

    “管小彤她什么时候能来?张振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刘振国又严肃的问。

    刘月竹看了眼手表,“应该一个小时后,就能抵达你那个地方了。”

    “嗯,那就等一个小时吧。”刘振国挂了电话,又看向莫寒。

    莫寒皱眉想了想,便摇摇头道:“虽然我没听清楚你和刘月竹全部的通话,但我也知道张振东的伤情,他徒弟,真的能救他吗?”

    “张振东的医术,隐藏着很多各国元首都动心的秘密……如果他的徒弟得到了他的真传,那么让她救张振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刘振国用不确定的语气沉吟道。

    “我再去看看他。”莫寒忽脸庞一冷,就要进病房。

    “你还是去休息吧。现在有医生和护士在照顾他呢。”刘振国喊道。

    “不,我先去看看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振国感觉莫寒这句话有咬牙切齿的意思。

    莫寒的确是脸庞冰冷,眼神蕴藏着煞气。

    因为就刚才,她和刘振国聊着聊着,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之前张振东多次咬自己的嘴唇,似乎不对劲。自己也似乎是被这小子给戏弄了,给糟蹋了。

    当时她关心张振东和苗慈的伤情,所以才没有多想。

    现在一想,她越来越觉得张振东该死,张振东是个混蛋,自己很悲催……

    然而不顾阻拦的莫寒一闯进病房,她整个人就呆住了,如遭雷劈,霎时脸庞血红,眼神抽-搐!因为此时的张振东,已经是身无片缕了,超过三名护士,还有个骨科大夫在他身上进行清理、止血。

    这个时候莫寒就站在张振东的脚边,所以她一进来,就什么都看到了。

    一个护士和一个骨科大夫还在给张振东检查那儿……

    因为张振东的“那儿”血淋淋的,大夫担心他会断子绝孙,所以小心翼翼的查看着。

    “啊……”过了许久,莫寒才后知后觉的发出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包含着她很多种情绪:震惊、羞怒、还有面对张振东的惨状而再一次产生的那种震撼感。

    “这位女士,病人正在做护理呢,请赶快出去!”

    骨科大夫就只是扫了莫寒一眼,便嫌弃的冷哼道。

    “死女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要不是为了救苗慈那个白眼狼,小娘们儿,爷我用得着这么惨吗?”张振东虽然无法睁眼,但却把眼下的情况感受的十分清晰。

    “哦,我,我这就出去。”莫寒猛然低头,收回停留在张振东身上的目光,转身就逃。

    “这女人是谁啊?一直板着个脸,还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一个护士并不知道莫寒的底细,但对于她的冷艳,却是印象深刻。

    “不知道,看样子应该是张振东的朋友吧。”骨科大夫语气严肃的道。

    “不是吧?她刚才闯进来的时候,看张振东的眼神似乎要杀人!”又一个护士,不忿的冷哼道:“他都伤成这样了,这女人还那么对他。”

    “我知道你们都挺崇拜张振东,但张振东这次的伤情很诡异,他涉及的事情也可能很严重,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特别是刚才那个男人,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出身不简单。”骨科大夫严肃的告诫道。

    “这分明是被砸伤、烧伤、甚至是撕裂损伤的。”一个护士充满同情的给张振东用酒精清洗身子。

    “可能是爆破受伤。”又一个护士沉吟道。

    骨科大夫知道这些女人的猎奇心思,闻名遐迩的张振东忽然受伤,又来到这个医院,引起了她们的好奇,点燃了她们八卦的神经。所以他也知道想要阻止这些女人多嘴,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也就懒得多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帮助张振东进行各种急救。

    “叔叔,他怎么样了?会,会变成太 监吗?”一个小护士,同情的看着张振东。

    “他这里看起来没有受伤,但是肾被震伤了,以后会怎么样,可说不准。”骨科大夫无奈的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