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28章 当红马主是非多

第28章 当红马主是非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乌尔坎红了!

    现在的乌尔坎已经成了五月份肯塔基德比的大热马,如果说第一场比赛是小试牛刀的话,那么这一场比赛乌尔坎就是一朝成名天下知。

    人红是非多,马红也是同样如此,只是这些是非不用乌尔坎烦要宿山这个马主承担。

    早上宿山起床,给自己弄了点牛奶泡麦片,趴在地上的豆丹则是羊奶配快要过期的干面包,一主一宠就准备这么填饱肚子。

    “特奶奶滴!”

    宿山这边正翻着报纸,突然间在第二面最显眼的位置发现了一条关于自己的新闻:乌尔坎旧马主起诉新马主诈骗,并称是他从自己的手中偷走了乌尔坎!

    看到这样的新闻,你说宿山是不是得要骂人?

    这标题算是好的了,现在整个美国都对种族主义有点过敏,要是搁十来年前,这报纸上估计得这么写:亚裔小偷偷走老白人的纯血赛马!

    但是现在一般只要不缺脑子的报纸不会这么写了,你看连宿山的族裔都没有提到。

    不过就算是这样,宿山也不爽啊,自己这边正儿八经的从马主手里买来的马,什么文件都缺,报纸上的报道看着公正,其实暗含的意思就是宿山这匹乌尔坎得来的有问题。

    媒体嘛都是这操性,唯恐天下不乱说的就是这帮子人,到处扇风点火,加油添醋,最后还能摆出一副正义的面孔来,宿山一向对于媒体都没什么好感,哪怕是一些所谓大报纸公正的报纸。

    媒体做不到公正,因为它们本身就带着立场的,或是金钱或是权力,但从来不是会是老百姓这一点是可以放心的。宿山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放下了报纸,宿山开始在自己一堆末拆的信中找了起来,果然没有多久就发现了法院发给自己的信函。

    拆开来一看,果不其然是那老家伙起诉自己的文件,上面有法庭择定的日期。

    “狗东西!”

    宿山骂了一句,坐下来把信看完,然后给贾胖子拨了个电话,官司自然要打了,宿山这边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虽说没有问题,还是得请个好律师,要不然你的官司能输的让你目瞪口呆。

    现在无论如何宿山都得抱着十二分的小心,乌尔坎可是他的翻身老本,谁想把乌尔坎从宿山的身边抢走,宿山都得准备奋起一搏!

    好在是乌尔坎给主人赢下来的奖金现在也到账了,二十几万美元肯定够和老家伙打官司的了。

    “喂!”

    “老贾,我这边有个官司,想问问你这附近有什么好的律师没有?……”宿山听到那胖贾胖了的声音便说道。

    贾胖子哈哈笑了两声:“我已经知道了,刚看到报纸了,你别慌咱们正正当当过户买来的,这官司咱们不光要打,还得打的老头子赔钱!我帮你介绍一个,我们这边用的律所,挺牛币的……”

    “老东西抽的哪门子疯啊”宿山有点懊恼的说道。

    贾胖子那头笑了笑:“不和你打官司,谁知道老家伙是谁?”

    “嗯?”宿山一听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内幕?

    贾胖子那头说道:“你不是做生意的不知道,现在名气就是钱别管是不是好名声,只要是出名就能转换成经济利益,依我看哪,老家伙这次打官司是假,宣传自己是真!你不是混我们这圈的,不知道现在人心坏了吖。你怕是不知道两周前生下乌尔坎的那匹母马一匹驹子要卖多少钱吧?”

    “多少钱?”宿山有点好奇了。

    “现在老家伙手上的那匹半岁的驹子有人出到了四十万,老头没有松口,乌尔坎没有赢之前你知道老头挂那匹半岁驹子才多少钱?十二万刀,你要知道去年光是配种费老东西就花六万美刀了……“贾胖子说道。

    在赛马圈这种事情太正常了,开始是子凭父贵,子凭母贵,但是当子马的成绩非常出色的时候,直接就会影响到亲马的价格,那就是父凭子贵,母凭子贵。

    现在乌尔坎就算是没有赢下三冠赛的任何一场,但是以它现在的成绩,他的母亲还有父亲的配种费那肯定是要上升的。至于它的亲弟弟那价格肯定不会是像乌尔坎一样,卖十来万要被人拿出来嘲笑的,现在是二十来万也会有一群人上赶着去抢才对。

    赛马圈就是这么现实!

    最能体现赛马圈的交易是零六年一匹名叫绿猴的马卖出了一千六百万美元,它的血统那就不用说了,无论是父母还是祖父母都无可挑剔。

    而在两年后,这匹一千六百万美刀的绿猴在为他的主人创造了一万美刀利润之后,便光荣退休了。

    买赛马看的是运气,玩的就是钱,这玩意儿比赌石可刺激多了,赌完了赛道上的成绩,还可以赌配种,好家伙!不看别的看看三冠王马,正义与加州法佬吧,那简直就特么的印钞机。

    当然了你不能只看到赚钱的,你也得看到被坑了钱的,总的来说这就像是买彩票,赢的有多赚,那亏的就有多少倍的赔。

    现在乌尔坎的成绩出来了,那么它的老娘老爹自然价格就要往上涨了。乌尔坎同胞兄弟的价格涨那是肯定的,长的最大的可能是它老子的配种费,就算是一次配种涨一万,一匹种马一年下来两百多次那也是两百多万。

    这赚头吸引的宿山都快流口水了,恨不得立刻让乌尔坎退役玩马姑娘去。不过现在肯定不是乌尔坎退役的好时候,还得有拿的出手的成绩,也就是尽可能多的G1冠军,当然了要是能像是正义一样,来个大满贯,五岁退役给宿山当个座下的印钞童子,那自然是最好啦。

    “喂,喂,老宿,老宿!”

    宿山从自己的遐想中被贾胖子的声音给拽了回来。

    “嗯,我在呢,我在呢!”

    “你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你帮我请律师,不管老头什么想法,咱们得当成一件大事来办,不到赢下官司就得打起精神”宿山说道。

    贾胖子道:“那是自然,你放心吧,这么出风头的案子律师肯定抢着打的。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一位客人十来天后想见见你“。

    “又是买马的?我说了,乌尔坎不卖”宿山说道。

    现在宿山最头疼的就是这帮子想来买乌尔坎的,你说要是正常人宿山应酬一下也就是应应酬一下了,但是其中很多傻币就让宿山无法忍受了。

    不说别的,就说三天前吧,一个所谓的经纪人带着一个家伙约了宿山见面,那位直接张口就要用两百万美元买下乌尔坎。

    你说你买也就罢了,这位到好,还说宿山是几万快买来的,自己这边出两百万,让宿山赚了快三十倍的利润已经很好,那意思是宿山该知足了。

    当时宿山都快被气乐了,站起来给他一根手指,骂他一句比奇养的之后转头就走了。

    这特么的老子几万块凭本事买的,就要两百多万卖给你啊,现在乌尔坎正常的价就是四百万,上了赛道也别提别的,成绩就是一切!一匹三冠王大热马四百万,你买到就是赚到。

    也就是说这四百万还是估价,真正成交这价格再涨个百分之五十也不是不可能。

    关健是有价无市,在两千米上跑出整两分,两次都这成绩的马,怎么可能有人现在卖,宿山脑子里又没有进水。

    宿山都快被气乐了,心道:你特么又不是老子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比市价亏两百多万卖你?

    没人知道宿山这些日子遇到过多少这样的傻币了,这帮人似乎都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别人都是自己一说就得按着自己办的傻子一样。

    其实话说回来,主要是因为宿山这人没什么权势,有些人就抱着一种心态,那就是有鱼没鱼洒上一网,一但宿山是个傻币呢,他们不就赚了么?如果真的是王子大亨一类的,这些人才不敢问呢。欺负的就是宿山这个新人。

    所以现在宿山一听到说是见什么人脑壳都大一圈。

    贾胖子道:“兄弟,这人你一定要见一下,这位是我客户的朋友,就算是忍你也看在哥哥的面上忍一忍,我知道你见的想吐,但是要是能拒绝,哥哥我一定不让你为难!”

    “好了,我见就是了,不过话说回来了,乌尔坎我是不会卖的!”

    “那是自然!你就应付一下,乌尔坎现在谁卖谁傻币!”贾胖子在电话那头开心的说道。

    事情解决了,哥俩也就挂了电话。

    宿山放下电话,吃完了早餐,带着豆丹一起出门工作,今天公司安排了两家修水管子,宿山安排早上一家,下午一家。

    从干上这工作开始,家庭主妇宿山到是遇到不少,不过那些不正经片子里的情节,宿山一个也没有遇到,净眼巴巴的盼着呢,但是愣是没有一个主妇媚眼迷茫需要老宿同志安慰的。你说让人失望不失望。

    打官司这件事情,宿山只需掏钱,连法庭也不用去,自然就有律师出头。所以除了银子减少之处,并没有太影响到宿山的心情。

    美国这边你要是怕打官司那可不行,你得有将官司打到死的心态,这样才能挡住一些屑小,当然了死不要脸打官司也可能是你成为一个伟大企业家的前提,比如说比某某和某马扎这类人,你看他们打官司很少有要脸的时候,不是想抢人的专利就是想抢人的公司。

    要脸?要脸你还怎么出人头地?怎么混进上流社会?

    而事实也就像贾胖子说的那样,官司那是搞的风里雾里的,最后私下和解,还不是宿山这边提出来的,而是老头那边的律师提出来的,也如同贾胖子猜的,老头子就是想宣传一播,让大家都知道乌尔坎的母亲还在他家的马厩里,而且最主要是,老头准备让乌尔坎的父母今年再续前缘。

    宿山也不知道说什么,明知被老头涮了一拨,但是还发不了火,因为老头连律师费都赔了,你让宿山总不能让老头赔初次打官司的破C费吧?

    无奈,无奈呀!